她的内衣裤都在洗澡的时候脱了下去,文令秋的掌心在女孩子的背后摩挲着的同时也能感觉
    到她细微的颤抖。
    毕竟是和基本上可以说是初次见面的人上床,文令秋不是不能理解她这种状态,他也只能耐
    着性子用前戏去引导她进入状态。
    他握住舒岑的圆乳,柔软的乳团隔着一层细滑的缎布也能轻微感受到那小小凸起的乳尖儿的
    存在,他用拇指去刮蹭搓磨,女孩子身子一颤,手更加用力地抓住了他的肩膀。
    “不要怕。”
    文令秋自从舒岑进这门开始就总有一种自己很恐怖的感觉,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总是不苟言笑
    算不上亲和,但到这个地步的认知还真是头一回。
    男人的嗓音不自觉地沙哑,听着好像比之前要稍微柔和那么一点点,舒岑耳朵里还嗡嗡的,
    她感觉文令秋的掌心好烫,也没太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只懵懵地张着嘴呼吸。
    女孩子喘息间舌尖都忘了收回去,文令秋一垂眸正好瞥见那唇间如同从洞里探出脑袋的一抹
    粉红,又低头缠了上去。
    绵长缠吻间,文令秋把小丫头压上了床,手直接顺着她裙摆的边摸了上去。
    裙摆被文令秋的手臂一路往上推,女孩子一双鲜白细直的腿就像是被剥开果壳的果肉一般被
    天花板冷色的顶灯照出一股冰肌玉骨的味道来。
    舒岑的表现出乎意料得笨拙,到了这一步腿也只是傻愣愣地保持着刚才被推上床来时的姿
    势,文令秋没有耐心去教导她,索性就直接用手握着她的小腿把那莹白的软藤引着缠上了自己
    的腰。
    她出水并不快,文令秋用手稍微碰了一下就发现那暖乎乎的小细口只有薄薄一层水,他只得
    改弦易辙又用拇指去碰她腿间的小嫩蒂。
    “唔……嗯……”♂嗳看圕蹴上ΗǎǐㄒǎйGSΗυщυ(塰棠圕屋)って0M
    那细微的电流蹿得极快,舒岑不断下意识地躲,就听男人略不耐地开口:“别躲。”
    然后女孩子又咬着下唇老老实实地受着。
    她的脸红得极快,不知是不是因为被他压着,影子往下一笼,显得比刚才还要涨红两分。他
    一垂眸,就看见舒岑眼前都蒙上了一层水雾,红着鼻尖儿给他一种下一秒就会把人欺负哭的感
    觉。
    然后舒岑只见文令秋双眸中泛起了让她危机感顿生的暗色,下一秒男人粗壮的性器就直接整
    根贯穿了进来。
    硕大的肉刃直插到底,被不合尺寸的柔软肉壁绞动紧箍得让人头皮发紧,文令秋稍喘口气的
    功夫才意识到什么。
    她竟然是第一次。
    女孩子因为疼痛而轻微痉挛起来的内壁不规则地啮咬着文令秋的龟头,让他额角也凝出一层
    薄汗。
    他本以为能那样干脆答应为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女孩子哪怕看起来再纯情也不过就是看起来而
    已,但很显然身下这个女孩子比他估计的还要傻一点。
    舒岑咬着下唇,看神情是很想点头的,但那两道眉拧着拧着,又含着泪摇了摇头。
    文令秋不知道舒岑脑子里经过了怎样一番天人交战才选择摇头,但看女孩子眼眸中盈盈泪
    波,沉默了一会儿才徐徐叹了口气。
    “没找过男朋友?”
    舒岑不知道文令秋怎么突然这么问,死死咬着下唇摇了摇头,然后眼眶里满满的泪就顺着她
    的眼角滑下去,然后迅速隐没进后脑的发隙间。
    “疼就哭出来。”其实如果他进入得不那么蛮横的话应该是不至于这么疼的,文令秋一瞬间
    心情有些复杂,他低下头顺着女孩子的泪迹吻了吻她的眼角。
    舒岑这个时候其实如果没那么疼的话就能听出文令秋也是在隐忍着的,可她实在太疼了,更
    何况文令秋的性器哪怕现在一动不动,小穴被庞然巨物强行撑展开的不适感也足以让她心惊肉
    跳。
    过了两秒,文令秋才听见女孩子小声地啜泣了起来:“确实有一点点疼……”
    就像是不想让文令秋自责一般,女孩子的措辞已经委婉小心到极限了,用带着哭腔的软糯声
    线说出来让文令秋又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
    舒岑疼得舌尖都微微发僵,文令秋也耐着性子一点点将她紧绷的身体抚平,等到舒岑的小穴
    重新开始弥漫起湿意的时候,文令秋稍一抬头,额头上硕大的汗珠就顺着男人的鼻梁滑了下
    去。
    =
    其实我觉得这样起标题蛮好的…
    方便快捷,重点明确。
    绝对不是我偷懒,真的!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