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岑确实是累到了极点,一觉睡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被文斐然叫醒吃饭,她浑身都酸疼得不行,尤其是两条腿,感觉好像每走一步都快要散架了似的。
    文斐然看着舒岑颤颤巍巍的样子就忍不住低头笑,然后揽着她的腰把人抱上了餐桌。
    “抱歉,我昨天好像太用力了一点。”他弯起眼又在女孩子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我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
    舒岑小小地别开头:“斐然,我待会儿一定要回家了……”
    “好。”文斐然看出舒岑的躲闪也不继续逼近,而是拉开距离坐回旁边的位置上,“待会我送你回去。”
    吃完饭,文斐然按照舒岑的意思把她送到路口,看着小姑娘进了小区才转身离开,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现在应该在文令秋来之前把证据拿到手了。
    暑假已经过了大半,舒岑上楼的时候还有几个小孩一边下楼梯一边吼叫着打闹追逐了下去,舒岑想着本想着李巧云会不会又在训阮小北不写作业光想着玩,可等舒岑用钥匙开了门走了进去,就发现家里意外的安静,阮小北和阮成林都不在家,李巧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在看手机,只是眼神有些呆滞地看着前方。
    “妈,我回来了。”舒岑走进玄关换上了拖鞋,“我昨天晚上在奶奶家睡的,因为太累了所以忘记和你打电话了……”
    “你昨晚在奶奶家睡的?”李巧云侧过头看向进了家门的舒岑,“我今早去了一趟奶奶家,怎么没看见你?”
    舒岑脚步一顿,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那种谎言被戳破的心虚感一下让她心脏犹如被鞭挞般疯狂跳动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这么会撒谎的?我今早去奶奶家遇到你于晴阿姨了,要不是你于晴阿姨,我到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你爸爸死的时候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李巧云说到这里语调开始上扬,看着舒岑的眼神也开始涌现出悲伤,“我就说你奶奶为什么突然搬了家,她还跟着你一起瞒我!”
    “妈,我……”
    提起这件事,舒岑也是委屈的。
    去年阮小北正好准备要上小学,阮成林也是东挪西借才买到现在这套三居室的学区房,虽然李巧云从来没和舒岑叫过苦,可她早就知道妈妈这边也紧巴巴的了。
    李巧云是个重情义的女人,舒岑知道要是她知道了债务的事情一定会先考虑卖掉这套学区房,她不想让妈妈为了爸爸的债和阮成林之间生出嫌隙,所以哪怕当时债已经逼到了头上她也没有和李巧云提起过一个字。
    “三百万,三百万啊!”李巧云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你从哪里来的那么多钱,啊?”
    “我……”
    舒岑在李巧云的逼问下很快红了眼眶,她低下头狼狈地拿手背擦了擦眼泪,李巧云已经走到了她面前,压低了声音:“你是不是把自己卖了,啊?”
    舒岑低着头,眼泪像是雨点一样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面对妈妈的责问,舒岑一句话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而女儿沉默的每一秒对李巧云来说也是天大的折磨,她看着从小到大一直乖巧没让她操心的女儿低着头一个劲地掉眼泪,也忍不住红着眼咬住了下唇。
    “到底怎么回事!”
    李巧云忍着泪,拿出自己最严厉的语气。
    “你今天一定要给我说清楚!”
    那头,于晴从老人家里离开,撑着阳伞神色得意。
    她本来是疑心舒卫家这边对他们家起了疑,今早特地提着东西来老人这边打探一下口风,谁知道竟然碰上了李巧云。
    当年范文就疑心过那笔钱的来源,因为以舒卫家的家境要掏那三百万也确实困难了一些,当时范文提过好几次要么就算了,舒卫都死了他还拿舒家的钱实在是说不过去,被她恶狠狠地驳回去了。
    谁知道后来那笔钱还真被筹到了,而且还是由一个闻所未闻的公司账户打过来的,后来她请陈岩查过,也一无所获。
    范文很担心,担心舒家背后还有别的他不知道的人,当时她还嗤笑他胆子太小,毕竟很多借贷公司都是这么一个空壳,背后的人藏得都深着呢,并不稀奇。
    但今天从李巧云的反应来看是真不知道那笔钱,那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要在短时间内搞到那么多钱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看起来乖巧清纯得跟个白兔似的,果然指不定骨子里怎么骚浪贱呢。
    于晴嘴角勾起一个鄙夷的弧度,撑着阳伞随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坐了进去,正因为这车内满是烟臭味而感到不满,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范雯雯的公司打来的,于晴接起电话迅速调整了一下语气:“喂,您好。”
    “您好,是于晴女士吗?”电话那头的人措辞也很礼貌,“范雯雯今天不小心从公司的楼梯上摔下去了,现在送到了市第一医院,您抽空过来一趟吧。”
    于晴挂了电话赶忙和司机改了目的地,到了第一医院就直奔刚才电话里说的那个病房。禦書ωц禦宅ωц導魧詀:ЯοцSんцωц。乄yz
    范雯雯已经醒了,可腿上却缠上了石膏被绷带高高吊起,手也被夹板固定得严严实实,看得出摔得很厉害。
    “雯雯,怎么回事儿啊!”于晴还是心疼女儿的,谢过一旁范雯雯的同事就坐到床边仔细地检查着范雯雯身上的伤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呐!”
    范雯雯笑着挥别了离开的同事之后和母亲独处才一下红了眼眶:“妈,我跟你说,今天东成的电梯出了点故障,结果我下班的时候在楼梯间看见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他站在楼梯间里看见我就朝我走过来,跟个杀人犯一样……我当时看着心里一害怕只想赶紧跑就没注意脚下……”
    回想起那个人,范雯雯都还觉得一阵后怕,那种眼神绝对不像是善类的眼神,就好像下一秒就要杀了她一样。
    “杀人犯!?”于晴闻言立刻扬起了声调,“这群东成的保安是干什么吃的!?”
    东成的安保虽然谈不上密不透风,可如果有陌生人进出都是需要签字落实目的的。要说是内部的人干的,范雯雯和陈岩交往的事情在东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啊?
    范雯雯含着泪摸了摸额头的伤,小声地啜泣了起来:“刚才、刚才我同事都说我摔得特别严重,他们说楼梯上摔下去是可能会摔死人的……”
    “没事雯雯,你先在医院好好呆着,妈妈去东成帮你查监控!”于晴说着立刻站起身,“我就不信这世界上还没有王法了!”
    “妈,查过了……”范雯雯抓住于晴的手,逐渐哭开了,“监控没拍到……说是、说是临时故障在检修……”
    于晴动作顿在原地,刚才上了头的怒火在范雯雯两句话之后立刻变成了一股微妙的寒意。
    东成一向是陈岩说了算,范雯雯说看见一个像杀人犯的男人,可不光门禁那边放了男人进来,就连监控也不翼而飞。
    现在范文死了,对于陈岩父子来说最大的威胁已经除了,那么接下来……
    是不是就要轮到她们了?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