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舒岑好像从文令秋这短短两个字里听出几分温柔的味道,让她心里原本还死压着的小委屈一下都爆发出来了。
    这段时间她真的好累,明明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去过明白每一天了,可还是好像没有让任何人满意。
    “对不起……”
    女孩子哭得身子都颤颤巍巍的,一双纤瘦的肩头一直上下瑟缩着抖个不停,整个身子都像是在雨水中被拍打得几乎抬不起来只能无助颤动的梨花花苞。
    “怎么哭成这样了。”文令秋皱了皱眉,从桌上抽了一张纸给女孩子擦了擦眼泪,“刚才打疼了?”
    舒岑摇摇头,身子又被文令秋拉了起来半跪着坐进了他怀里,然后男人的大掌覆上了她的臀瓣,掌心的温度与臀瓣上的温度重叠,以一种很巧妙的感觉交融在一起。
    “我没怎么用力。”
    文令秋用手在女孩子的臀瓣上缓慢地揉了起来,一下就抚慰住了那股已经隐隐转化成痒的酥麻感。
    “我知道……其实不疼的……”舒岑在文令秋手上的安抚性极强的动作下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她看着还没来得及被擦掉的眼泪掉在文令秋的衬衣上,洇开几滴圆形的水渍,才后知后觉地涌上一股臊,觉得自己刚才哭得那么惨好丢人,“对不起……文先生……”
    “又道什么歉?”
    文令秋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歉意,每次见面就是对不起长对不起短的,甚至到现在对他还用‘您’。
    “刚才我又说胡话了……”女孩子刚哭完,声音沙沙糯糯的,就跟刚出笼的豆沙包似的,说完她自己又意识到了什么,又不敢相信,犹豫了一会儿才试探性地开口:“您是不是还在生气……”
    “以后不要对我用您了。”文令秋不回答她的问题,“我不是你的长辈。”
    舒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文先生可能好像至少是消了点气了,上一秒还哭哭啼啼的吸鼻子呢,下一秒又忍不住想笑。
    文令秋听那声音不大对劲,身子往后一仰,果然小丫头脸上还挂着泪,嘴角已经弯起来了:“笑什么?”
    “不、不是在笑……你。”您字被舒岑硬是临时咬掉后鼻音,“就只是想笑而已。”
    “屁股不疼了?”
    “不疼了……本来也不是很疼的……”
    文令秋收回在她臀瓣上的手,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那跪上去。”
    舒岑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光着呢,脸儿一下就红了,期待却又觉得难以置信:“您……你还要我吗?”
    刚才只不过打了个屁股她就已经湿成这样了,坐在他腿上的时候两片湿漉漉的花唇磨着,没一会儿就浸透了他的西装裤。
    那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反倒是更激起了他不常有的念头。
    舒岑从文令秋腿上挪开,一双膝盖跪在软皮沙发上,眼眶还红着只不过泪已经不流了。
    “屁股翘起来。”
    看着文令秋从沙发上站起身在她身后站定,舒岑顿时感觉脸颊又开始火烧火燎了起来。
    她缓缓低下身,手撑在沙发靠背上,紧张地听着身后皮革摩擦金属带扣的声音。
    男人的龟头碰上了她的穴口,烫得舒岑下意识想躲,却被快一步握住了胯。
    粗壮的龟头顶开穴口的软肉,那湿软的肉立刻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般紧紧包裹了上来,他往里顶的时候就察觉到肉壁今天格外湿润。
    这种湿润让他稍稍调整了一下力道就缓缓地顶到了深处,舒岑的身子跟着小小地抖了一下,那是她宫口被碰到时的惯性动作。
    “喜欢被打屁股?”
    是问句,可文令秋的语气是肯定的。他的手掌重新覆上了舒岑另一侧的雪臀,那一侧刚才还没被打过,衬得另一边更是鲜红欲滴。
    “我、没有……”舒岑也不知道自己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也不知道文先生想让她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没有很喜欢……”
    “那就多试试。”文令秋话音未落,抬掌又对准女孩子高耸的臀打了下去。
    还是那个力道,不轻不重,维持在疼与痒的中间,恰到好处。
    巴掌打下去,舒岑的穴儿立刻跟着一哆嗦,文令秋有心理准备,顺势往里深捣进去。
    “呜……”
    舒岑可怜巴巴地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自知理亏,就连求饶也没敢,一副我为鱼肉任君宰割的小绵羊样子。
    禦書ωц禦宅ωц導魧詀:ЯοцSんцωц。乄yz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