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令秋毫无悲悯之心地将她两条腿重新分到最开,女孩子的粉穴因为被胡萝卜撑了一会儿已经没法完全合成一条缝,能看
    见里面水光潋滟的殷红嫩肉。
    “受着。”
    他总算伸出手握住了那团被白毛拢住的乳,却发现这内衣里还有玄机。
    外面那一团白色绒毛确实很具有欺骗性,文令秋看着以为那就是整体的一团,但其实不是,这件内衣只有下半部分的托
    儿,上面直至乳尖儿的部分都是空的,只有一团白毛作为遮挡物。
    那一小团绒毛几乎轻软到没有触感,文令秋一握,女孩子紧绷的乳尖儿就顶在了他的掌心,像一颗被烧红发烫的小石子磨
    蹭过去。
    男人眸色一沉,手上还捏着她的乳,单手解了皮带,皮带的金属扣顺着舒岑的腰线擦过去,凉得让她一下起了一胳膊的鸡
    皮疙瘩。
    “文先生……”
    舒岑下意识瑟缩了一下,穴儿也跟着小小地抽了抽,她明明高潮了两次腰已经很酸了,刚才把胡萝卜挤出去的时候心里也
    是松了一口气的,可是现在却又空虚起来了。
    她的穴儿就像是一个填不饱的洞,无论被塞进去什么东西,好像也只有填满的瞬间是满足的,只要空下来就又会难耐起
    来。
    “嗯?”
    文令秋不紧不慢地抽出胯间肉刃,龟头在女孩子的穴口轻轻一碾,就感觉身下的小兔子一个哆嗦。
    “想要……想要文先生……”
    “想要什么?”
    今天一天都没有安排其他事,文令秋有的是时间慢慢吃这只小淫兔。
    “想要文先生的……”舒岑果然当时还是被胡萝卜按摩棒逼急了,现在冷却了一点又不敢说了,双唇张合嗫啜了好一会儿才
    发出声音:“想要文先生的胡萝卜……”
    这说法确实是过于可爱了,就连文令秋听着都有点舍不得再为难她,直接把滚烫粗壮的胡萝卜送进了她柔软的小洞里。
    “呜……”一声轻弱的哭腔却恰好表示了舒岑此刻的心满意足,男人粗壮的性器与刚才毫无生气的塑料制品的差距是巨大
    的,圆硕的龟头直接将她腿间肉穴中所有的皱褶都推挤开来,刺激着敏感的神经,几乎让舒岑一下整个脊背都发了麻,“好
    大……文先生……轻一点……”
    这种严丝合缝的饱胀感才一下点燃舒岑浑身上下的实感,她被白丝包裹着的脚趾都忍不住蜷缩了起来。
    “太、太胀了……”她不知是自己今天的肉壁格外敏感还是怎么回事儿,感觉文令秋的阴茎格外粗壮,现在才刚插进来还没
    怎么动她就感觉花芯一片酸麻,“好酸……”禦書ωц禦宅ωц導魧詀:ЯοцSんцωц。乄yz
    小白兔眯着眼儿,眉头拧着享受得不行,一双手悄然地抓上了文令秋的衬衣,文令秋往外稍退又轻撞了回去。
    舒岑脸上两团酡红像是枝头刚刚成熟的蜜桃,文令秋把她那两只手从自己身上摘下,然后压在床上从她的指缝间滑入。
    “今天有什么事想跟我说?一直欲言又止。”
    文令秋不是不好奇,不是不想问,只是觉得想要舒岑这样的女孩子老实开口,还是需要找一个最为合适恰当的机会。
    毕竟他不喜欢一直追问同一个问题。
    “嗯……哈啊……”舒岑虽然也感觉自己早上有点太刻意去表现了,可却也没想到文先生竟然在那点时间里就已经看出了她
    心里有事,“文、文先生……”
    “慢慢说,说清楚。”
    女孩子头顶雪白的两只兔耳朵伴随着他的抽插而小幅度晃动着,文令秋的手重新翻入她胸口那团绒毛下握住那团浑圆乳
    肉,语气倒还算柔和。
    舒岑咬着唇又哼唧呜鸣了几声,才软软糯糯开口:“我……我今天带钱来了……”
    文令秋一顶到底,手上的动作却微微一顿。
    他知道这个案子被查清楚之后那笔款最后会还回给舒岑家,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第一时间把钱还给他。
    她的反常和突如其来的殷勤似乎都有了很好的解释,那不是突如其来的一时兴起,只是这个小丫头在用自己的方式准备向
    他告别而已。
    =
    好了,你们期待了这么多天的,终于来了。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