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启逆光而立,俊朗坚毅的五官蒙上一层让人看不真切的暗色。面对其他几个男人的一拥而上也毫无惧色,直接扯过身后突袭过来的一只手来了个
    过肩摔的同时还抽空丢给舒岑一句:“躲远点。”
    舒岑赶紧拖着米圆站到了五米开外的地方,一回头就看见文启已经撂倒了最后一个,满地哀嚎蠕动的男人看起来恶心又壮观。
    “没事吧?”
    文启三两步跨到舒岑面前,瞥了一眼她刚才被抓过的肩膀头。
    “没事,只是被抓了一下而已,已经不疼了。”路灯下,舒岑看着文启明显比之前黝黑了两分的皮肤,感觉他似乎比之前要瘦了些,却更显得精壮
    了,“不过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之前听文先生说……你不是去横昌了吗?”
    文先生三个字又让舒岑口舌不自觉一顿,她赶紧阻止自己的走神把注意力拉了回来:“那件事是不是解决了?”
    文启想了想,点点头:“快了。”
    快了?舒岑似懂非懂,也不敢瞎猜:“那你今天在这里是执行任务吗?”
    见文启又点头,舒岑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刚才自己和米圆的状态让人担心了,赶忙摆摆手:“我们没事的,我们这就打车回去了。”
    “现在很晚了。”文启说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让文先生来接你吧。”
    舒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文启这句话,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我现在不方便让文先生帮我了,但是没关系,我自己也
    可以的……”
    文启看着女孩子有些尴尬的表情,似乎是明白了。他收起手机:“我送你。”
    然后直接抓住米圆另一侧的手臂径直往前走。
    “啊?”舒岑跟着走出去几步才反应过来,“可是,你不是还在执行任务吗?”
    “没事。”
    他的车就在附近,按下车钥匙车头灯就闪了两下,是一辆深灰色的越野车。文启把烂醉的女孩扶进后座,然后直接绕回驾驶座带上车门。
    “文启你回来律海多久了啊?”米圆靠在她身上已经睡着了,舒岑问问题的声音都压得低低的。
    “一周。”
    “身体还好吗?”
    “还好。”
    男人的回答是一如既往的极简风格,舒岑连着问了几个问题就词穷地摸了摸鼻子,也沉默了下来。
    时间已晚,越野车在空旷的城市街道穿行,很快到了律海大学附近。舒岑透过车窗远远地看见已经陷入黑暗的学校,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才知道已经
    过了熄灯时间半小时了。
    文启还是把车开到了学校大门前才回过头:“熄灯了?”
    “嗯……”舒岑一时之间也有点无措,回头看了一眼学校附近的宾馆。
    然后文启载着舒岑一路把学校附近的宾馆都问了个遍,最后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车里。
    “都没房间了……”
    女孩子隐隐想起这件事好像已经不是头一回了,坐在车后座都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前座的文启片刻沉默后就发动了车引擎,舒岑愣了一下:“文启?”
    “去我那吧。”
    男人的手重新扶上方向盘,越野车很快调转方向。
    “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其实我们临时去市里的宾馆住一晚上也可以……”
    “没事。”
    越野车重新穿行回到城市,然后在一个居民区门前停了下来。
    舒岑本来还在想要怎么把睡死的米圆背上去,文启就已经探进身来很轻易地把娇小的女孩扛在了肩上。
    虽然那个动作有点像扛了个米袋,确实不太美观,可也算是顺利地把人扛上了楼。
    推开门,文启摸到门边的开关打开灯,舒岑简单地打量了一下这简陋的客厅,里面摆着一张旧沙发一张茶几,十分简陋。只有茶几的角落垒着的几
    盒方便面给这个房子稍微增添了一点生活气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文启直接把米圆放进了卧室,舒岑跟进去先把朋友安置好,然后跟着文启出了卧室感谢道:“文启,谢谢你。”
    “浴室在那。”文启给女孩子指了个方位就转身走开了,舒岑想了想这一天走下来也确实出了不少汗,正在犹豫要不要洗的时候就看见文启又走了
    回来,把手里自己的换洗衣物塞进了她手里。
    舒岑脸上有点发热,又小声地给文启道了个谢就进了浴室。
    这浴室很小,里面摆着文启的洗漱用品,舒岑本来就打算简单地拿水冲洗一下,可刚打开莲蓬头,温热的水洒下来的时候,她却又不自觉地走神
    了。
    舒岑最近经常走神,这种走神不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而是突然脑袋就放空了,有东西飘过也抓不住,空了一会儿鼻子就开始发酸,眼眶也跟着发
    热。
    一个澡洗了格外久,舒岑穿着文启的T恤运动裤走出去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文启本来站在阳台和谁打电话,舒岑出来正好结束,他一回头正好撞
    见女孩子红红的眼眶,动作一顿。
    他不会安慰人,这种时候就连应该说点什么也想不到,在原地愣了大约三秒,才走过去打开冰箱门想给舒岑拿点喝的,然而冰箱里除了他一周前买
    的两罐啤酒什么也没有,文启想了想还是把两罐啤酒一起拎出来递给了舒岑。
    这就是钢铁直男最粗糙的安慰方式。
    舒岑愣了一下双手接过其中一罐:“谢谢。”
    俩人在沙发上并肩坐下,舒岑打开啤酒易拉罐喝了一口,冰凉的气泡刺激着喉咙爽得让她小小地皱起脸,等到吞咽下去之后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吵架了?”
    文启其实不太能想象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上次自己去文令秋办公室向他坦白前一夜里发生的一切时,文令秋当时脸色是他从未见过的
    阴沉。
    不像是不在意她的样子。
    舒岑又喝了一大口冰啤酒,然后垂着头,好一会儿才轻轻地摇摇头。
    “不是,是我的问题……”
    她不是一个喜欢倾诉的人,很多时候宁可把事情藏在心里也不想说出来,可是在文启面前,舒岑总是会有一种好像说几句也没关系的感觉。
    有的时候,沉默也代表着一种包容。
    这种包容在文启身上,格外让舒岑感到信赖。
    ┌;海棠書屋壹麯書斎儘在ΡO-18點COM`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