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舒岑和米圆到了Alva,上次的HR正在忙,是另一个圆脸的小姑娘接待的她们俩。
    “我们Alva的福利真的特别好,特别看重设计师的,像这次的中秋套盒都是给设计师准备了最高规格的……”
    女孩子看起来比舒岑也大不了两岁,非常热情活泼,自俩人进来之后嘴上就没停过,好在米圆和她倒是很投缘,俩人聊得热火朝天,从月饼聊到护肤品,再到美妆时尚,几乎没有俩人聊不起来的话题。
    “其实我之前和舒舒还以为这里是什么诈骗团伙呢,毕竟这个条件也太好了……”
    米圆正说着话,HR就进来了,圆脸女孩背对着门口的方向没注意到还被米圆逗得哈哈笑:“怎么可能呢,我们虽然是刚成立的,但是母公司可是路氏呢,虽然现在路氏换了大股东已经更名为——”
    “小刘。”
    圆脸女孩话还没说完,就被HR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回过头去。
    “舒小姐……”HR朝舒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是我们新来的人,不太懂事,胡言乱语您不要介意。”
    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舒岑当然知道路氏,同样也知道路氏现在在谁的手里。
    Alva的热情一下有了很好的解释,她愣了一下,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了那个礼盒之后带着米圆离开了Alva的办公室。
    舒岑没有了逛街的心情,准备在附近吃了晚饭就回学校。到了餐厅坐下后,舒岑把地址发给了文启,然后米圆打开礼盒看了一眼,‘哇’地一声把嵌在礼盒中间的东西拿了出来。
    “这个香水我记得多少钱来着……Alva也太大手笔了吧。”米圆手里拿着一个玻璃小瓶子,里面淡金色的液体在餐厅的顶灯下就像是一块流动的琥珀。
    确实是文星阑的作风,对手底下的人不遗余力的好。
    但是舒岑更想知道的是,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几分,如果不是文星阑的橄榄枝,她到底能不能再次顺利找到兼职。
    正想着,舒岑就看见不远处的服务员抱着一捧花走过来,满脸姨母笑:“小姐,这是您的花。”
    舒岑满头问号正想问是不是送错了,就看见被藏在花束中间的小卡片。
    她抽出来看了一眼,就看见上面是矫若惊龙的钢笔字:我错了。
    “是谁送的花呀?”对面的米圆也是满头问号。
    能说这句话的人还能有谁呢。
    舒岑手上拿着卡片左右看了看,除了食客之外却没看见那个熟悉的人,她把卡片重新放回花束中,朝米圆摇摇头:“送错了。”
    结果她刚把第一束花放好,第二束花就又来了。
    这次依然附带一张手写小卡片:我想你。
    两束花不算大,都是小巧精致的捧花,看得出很新鲜,花瓣上还沾着未干的露水,用少量的缎带和白纱固定,看起来清新素雅。
    这都接连两束花了,舒岑也有点坐不住,从包里拿出手机给文星阑发了个微信:你别送了。
    微信里这句话上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上次文星阑突袭而来的前一夜,是文星阑最后那句心不甘情不愿的晚安,舒岑不敢再继续往上翻,又多说了两句话想把聊天记录顶上去。
    舒岑:你在哪里?
    舒岑:别送花了,有事出来说吧。
    关于Alva和那一纸合约,舒岑也确实有很多疑问想要当面让文星阑给她解答清楚。
    如果文星阑真的只是出于想赔礼道歉所以给她这一份工作,也得见到人才能提解约的事情。
    文星阑这头微信没回,那头花束就又来了:想你。
    米圆似乎已经看出来了,也不再发问就低头吃菜,舒岑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会儿,果然第四捧花束就到了:想我的小狐狸精QAQ
    后面还一颜文字,Q代表眼泪的尾巴被特意拉长,显得可可怜了。
    舒岑抿了抿唇,刚把卡片塞回去,第五捧花束又来了:小狐狸精我已经检讨过了。
    然后第六捧花里就是一封手写的检讨书,里面把自己上次的罪行从头到尾批判了一遍,最后还画了一个跪地求饶的小人儿,虽然画的真不怎么样,歪七扭八的,可还是让舒岑嘴角一下没绷住。
    她觉得文星阑肯定就在附近,和米圆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四处找找看。舒岑走的脚步很快,路过包厢区的时候看见其中一扇门虚掩着,拉住了一旁的服务员准备问问里面是不是有客人,那包厢门就被从里一下打开。
    文星阑扯着她的手腕一把搂住舒岑的腰,把人往包厢里一带然后压在门上,动作一气呵成,舒岑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就被抵在了门上,下一秒文星阑滚烫的吻就落了下来。
    =
    我发现你们已经,看透我了是不是!
    你们说想谁,谁立刻出来!
    真不是我现码的,我是提前码好的存稿啊!绝了!
    ┌;海棠書屋壹麯書斎儘在ΡO-18點COM`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