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时间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没被动过。然后飞速下了床和床上那个干净漂亮的少年拉开距离。
    “你、你是谁?”
    少年歪了歪脑袋,似乎对她的问题感到非常莫名:“我是酥酥呀。”
    舒岑傻了。
    不是说好建国以后不能成精的吗?
    “酥酥?”舒岑回想了一下,确实自己刚才是在沙发上抱着酥酥睡着的,“那、那我怎么到卧室里来了?”
    “因为王阿姨说你这样睡肯定会感冒的,所以我就等她走了之后就把你抱到你的窝里来了呀。”
    酥酥说话的时候还皱着眉头,一脸委屈的样子:“你果然不喜欢我了对不对……明明刚刚在沙发上的时候还摸我亲我的……”
    不是,你讲点道理……
    舒岑头都胀了,她感觉就酥酥现在这个样子,明天等那群男人们回来了,她可真就是死期到了。
    “酥酥啊,你告诉妈妈……你是怎么变成个人的啊……”舒岑说着又小心地坐回床上,手指拨开少年蓬松的软发,就看见一双毛茸茸的白耳朵从少年的黑发间弹跳着冒了出来,吓得她赶紧收回了手。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着我好委屈,好想跟你说清楚就变成这样了。”酥酥嘟了嘟嘴看着舒岑吓坏了的动作两只眼睛写满了无精打采,“姐姐,我现在很丑很吓人吗?”
    舒岑赶紧摇摇头,不光不丑,其实还很漂亮,唇红齿白,就是现在拧着一张小脸儿也和丑字一点搭不上边。
    “那你为什么要怕我?”少年话音未落,原本蜷在被子里的尾巴也翘了出来,毛茸茸的一条在空中甩了一下就快速地垂下,足见酥酥此刻有多失落,“那个画不是我弄坏的,是爸爸塞到我的窝里来的,爸爸说你如果发现了的话一个月都不会理他了……”
    “……”
    罪魁祸首找到了。
    可酥酥现在已经成了这样,舒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坐在床上想了想,还是先从衣柜里把文星阑的衣服翻了一身出来。
    酥酥穿衣服的时候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姐姐,我不想穿衣服,穿衣服好难受……”
    舒岑也知道让狗穿衣服那确实是强狗所难,可要酥酥就这么赤身裸体地在家里走来走去她更难受。
    好不容易把衣服给酥酥套上,舒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凌晨两点了,估摸着那边文星阑也应该下了飞机,就先给这个罪魁祸首播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那边文星阑正好下了飞机,正因为未来七天见不到小狐狸精的工作而心烦着,就看见舒岑的视频电话来了。
    他还以为舒岑睡了,惊了一大喜,忙不迭把视频电话给接通,就看见小狐狸精阴沉沉的表情。
    “怎么了宝宝,你怎么这幅表情啊?”文星阑心一虚,想着该不会是手稿的事情露馅儿了,又觉得应该不至于。
    “文星阑,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并且嫁祸给了别人!”
    文星阑一听这话,只能感叹一句纸包不住火,也来不及去想是怎么露馅儿的,立刻低三下四地开始给舒岑撒娇:“宝宝,我下次真的绝对不会在书桌上要你了,真的,我发誓,你别生气了,我这次回去给你带好多好多礼物,然后你再踢我两脚解解气好不好!”
    这边文星阑脑子里还在绞尽脑汁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让小狐狸精原谅他,结果下一秒就看见屏幕那头,从舒岑的肩膀头上,如同旭日东升般冒出来一个脑袋瓜。
    男人的脑袋瓜!而且头上还带了个兽耳头箍!太恶心了!
    “操!那是谁!”
    文星阑差点直接从车里跳起来,又看见手机那头的漂亮少年一看见他立刻笑得无比开心,简直是挑衅啊!
    “舒岑你现在本事见长啊!你有我们四个你都不够你还要再发展一个!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
    他立刻给司机丢下一句回头,又死死地瞪着屏幕那头的漂亮少年:“你他妈谁啊,你最好别走,我回去之后你完了,你等着!”
    舒岑也没想到酥酥就直接这么凑上来了,吓得手一抖把视频电话挂了,又听酥酥万分委屈:“爸爸为什么看见我这么生气?因为我没有给他保守秘密吗?”
    舒岑觉得要让酥酥理解这来龙去脉还是太困难了些,只能摸了摸他的脑袋瓜:“是他的错,不是酥酥的错。”
    之后舒岑一边想着要怎么办一边下楼热了热晚饭吃了,也不敢再给其他人打电话,毕竟这么大一男孩子往这一站,谁能相信是狗变的。
    直到她一抬头就看见酥酥躲在餐厅门外,眼巴巴地看着她吃饭。
    这、这倒确实还和酥酥一模一样……
    给酥酥用骨头汤泡了点饭,又放了几块带肉的大骨头进去,舒岑也不知道这样吃行不行,反正看酥酥吃得无比欢欣的样子,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大问题。┌;海棠書屋壹麯書斎儘在ΡO-18點COM`
    酥酥吃饱喝足之后又重新黏了上来,一双大眼睛盛满了一种名叫可爱的渴望:“姐姐你摸摸我,就像之前一样好不好……”
    不知为何,一旦接受了这大男孩就是酥酥的设定之后,舒岑反倒是不害怕了,她伸出手摸了摸大男孩毛茸茸的脑袋:“好了酥酥,我们该睡觉
    了。”
    酥酥乖得不行,立刻点头就跟着舒岑往外走,经过客厅的时候舒岑看了一眼酥酥的小狗窝,还是把他带上了二楼。
    “我可以和姐姐一起睡吗。”酥酥的双眸中盛满希望,尾巴摇来晃去无比兴奋:“姐姐不要抛下我好不好……”
    就看着他那双黑宝石般的眼睛,舒岑一颗心都快化了,可她想想明天等文星阑回来要是看见她和酥酥躺一张床上估计就真爆炸了,还是趁酥酥在床上睡着之后溜到文令秋的卧室去睡了。
    清晨,舒岑是被怀里毛茸茸的小家伙拱醒的。
    她一睁眼是熟悉的天花板,唤了一声酥酥,身旁的大毛球就又往她颈窝拱了拱。
    “呜…”
    舒岑定睛一看身旁盘着的正是一脸无辜的酥酥,看见舒岑睁了眼睛立刻上下摇了几下尾巴。
    是梦啊……昨夜的一切超现实突然有了一个完美的解释,舒岑长长地松了口气,伸出手抱紧了身旁的酥酥。
    “还好还好,你没有真的变成人……”
    酥酥又似懂非懂地呜了一声,在舒岑一连串的抚摸中舒适地眯上了眼。
    然而舒岑并不知道,一夜没睡怒气当头坐在车里如同一尊黑面神一样的文星阑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至于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谁知道呢。
    也许这不过就是愚人节的一个毫无营养的玩笑罢了。
    =
    好了愚人节番外完结!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