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的舒岑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完全只能靠文启抱着才能勉强撑在他怀里,文启被文斐然的怒声一提醒才反应过来,垂眸看向舒岑的时候眼底已经浮现些许愧疚。
    “抱歉,没忍住。”
    文斐然深吸一口气才勉强稳住情绪,没有直接骂文启厚颜无耻。
    “希望你有空不要只学习射击和搏击,也稍微顺带学一点生理知识。”他刺了文启一下,然后才俯下身去查看平躺在床上的舒岑的状况。
    “斐然……”
    舒岑还没忘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虽然文斐然垂眸的时候眼神中并不带多少情欲色彩,但却还是让她下意识地想要找点什么遮一下。
    尤其是她的穴儿还正在往外吐着文启的精液。
    文启读懂她的意思,正准备拉起棉被的一角,就被文斐然不耐地打断:“不用遮,我不是没看过,更何况我现在是医生,不要讳疾忌医。”
    这话信息量就很大了,文启动作顿了一下,看着文斐然的眼神也随之一凉。
    文斐然才懒得去管文启的想法,他从医药箱里掏出听诊器往自己脖子上一挂,又丢出一包消毒湿巾给文启。
    “帮她把你留下的体液清理一下,脏死了。”
    话音未落,文斐然垂下头和舒岑说话的语气已是判若两人。
    “现在有什么感觉?”
    文启听着三叔和风细雨的声调,语塞了两秒才开始掰开舒岑的腿给她擦拭精液。
    舒岑一张小脸儿涨得通红,毕竟刚刚才得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满足,所以那种不适感暂且被压下了很多,可她也不知道是自己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儿,总感觉身体里的火没有灭,只是变得小了一些,随时都有可能重新再烧起来。
    “没、没什么感觉了……”
    可她怎么好意思跟文斐然说这样的事情,明明刚刚才被他看着在文启的怀里高潮出来,现在再说这种话……实在太淫荡了。
    文斐然一看她那个躲闪的眼神就知道她没说实话,眼神从她依旧紧绷的乳尖儿上扫过,也不着急问,先拿起听诊器贴在了她的胸口。
    金属的部件触碰到舒岑滚烫的皮肤,让她呼吸情不自禁地微微一顿。
    文斐然听了一会儿眉头又皱起看向文启:“擦干净了吗?”
    “嗯。”
    文启刚转身把手边的湿巾扔进垃圾桶,就看见文斐然绕到了他刚才站的位置,带着手套的手指直接插进了女孩子腿间的肉缝中。
    “呜……不要……斐然……”夲伩渞橃于ROυ╅SHЦ╅Щυ(肉書箼).χ╅ㄚ╅z 佉棹╅號
    巨大的羞耻感让舒岑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文启正准备出声阻止,就看见文斐然抽出了手。
    只见文斐然把沾上淫水的手套慢条斯理地摘下,目光瞥了他一眼:“你过来一下。”
    文启看文斐然面色一直紧绷着,也没多问就直接跟在他身后进了浴室。舒岑不知道他们两个要说点什么,疲惫地在床上翻了个身,也小小地皱起了脸。
    她能感觉到那股火苗有席卷重来的趋势。
    那种感觉来得很快,像是突然凝聚在一起的积雨云,好像就在舒岑一个晃神之间便堆积了起来,沉在那里,明明很热,却给人感觉阴阴测测的,让人不安极了。
    浴室里,文斐然瞥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文启:“关门。”
    文启把浴室门关上的瞬间就已经迫不及待:“她到底怎么了?”
    “还不好说,要带回去做一下全面检查。”文斐然说着面容也浮现出几分忧色:“不过刚才我听了她的心跳,不正常的快,而且她的阴道还是很敏感,我稍微用手指拨弄两下就受不了。”
    回想起女孩子软穴的触感,比往日更快的出水速度,文斐然心中的忧虑也开始扩大:“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她没有被用白水的话……”
    也许这件事就会更难办了。
    “什么意思?”
    文启的问题让文斐然回过神来,他沉吟片刻后开口:“在一切都不确定的情况下现在只能先按照白水的处理方式去处理。我之前特地了解了一下白水,其中有一个关于白水的试验,试验者为了缩短白水的作用时间尝试了各种方法,其中只有更高强度的性交最为有效。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她会一直保持现在这种状况,我们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轮流上,做到她身体里的反应平息下来,要么……”
    他抬眸,直直地看向文启的双眼。
    “一起上,缩短她的发作时间。”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