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启的话不让人触动是不可能的,可讽刺的是舒岑的眼眶往外掉着泪的同时,身体的另一处小口也在不住地流着水,将女孩子的大腿根糊了一片荧光透亮,像极了她布满泪水的脸庞。
    “可是……可是……”
    舒岑脑袋里好像想到了什么要和文启说的话,但却被脑海中突然猛烈的火舌吞噬殆尽,她眼神中闪过瞬间的怔忪,然后泪珠子就直直地掉出去了。
    “没有可是。”文斐然不知何时站在了舒岑的身后,手拥住她腰肢的同时微凉的双唇在她肩头啄了一下,“也不能有可是,一切想说的话都留到你神志清醒之后再来说。”
    文斐然掌心的温度都比不上舒岑皮肤的温度,恰到好处的凉意让她眉头微微舒展开来,迅速对这种舒适产生了一种贪恋。
    “斐然……你再……再多摸摸我……”
    女孩子扭过身子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去抱文斐然的脖颈,语气娇软妩媚,“再多摸摸我好不好……你的手好凉,我好热……我好难受……”
    “好。”文斐然自然地把舒岑接过来抱在怀里,低头在她唇瓣上亲了一下,“你要平时也有这么主动多好。”
    嘴上虽然是在和舒岑说话,可文斐然却不自觉地将目光投向了文启,两个男人迅速冷却下来的目光犹如两根无形的冰柱般在空气中碰撞碎裂,然后文斐然再看向舒岑的时候眼底又浮现出了她最熟悉的柔和温度。
    虽然明面上看似是达成了非常不稳固的合作关系,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反倒是好像比一开始还要恶劣。文斐然把舒岑从文启身上抱起,扫了一眼他裤子上洇开的水渍一眼,“麻烦你趁现在也去收拾一下自己,谢谢。”
    文斐然还是有一些洁癖的,尤其是他此刻对文启还格外没有耐心。
    文启也没说什么,站起身就径直进了浴室。浴室里那股湿热的水汽散得极慢,文启推门进来的时候最开始的那点热气还没蒸发掉,闷得让人喘不上气来。
    “呜……斐然……”
    外面的文斐然也在小小的双人床上找了个相对来说干净一点的地方把小姑娘压了上去,早已涨得紫红一片的阴茎几乎是腰上往里稍一发力就挤了进去。
    小小的穴道每一寸细小的褶儿里都藏着润滑的水,导致被异物侵入下意识绞紧的推拒变成了一种致命的迎合,将男人的硬物不断地往里吸吮。
    “对,我是斐然。”文斐然看着女孩子似痛苦似享受的纠结表情,眉眼完全温和了下去,“不许叫错名字,不然我会生气的。”
    “呜啊……”
    男人圆硕的头顶到深处,舒岑既满足又难耐,两条腿儿被文斐然捏着关节窝,悬在空中的脚趾可怜巴巴地拧在了一起。
    “好涨……”
    她面颊绯红泪眼汪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手已经像是感知到了即将到来的危机一般捏住了身下的床单。
    文斐然腰上稍微用力往里撞了几下,就感觉自己的龟头好像泡在滚烫的淫水里了,而舒岑也确实敏感得让他不敢太用力去撞,一腔软嫩的穴肉稍微被碰一下就会禁不住哆嗦。
    “斐然、斐然你再轻一点好不好……”女孩子的身体已经敏感到了极点,“对不起……我知道……我知道你已经很轻了……”
    她一边哭着一边还说着体贴的话的样子让文斐然整颗心都拧在了一起,虽然阴茎被她一腔湿热的软肉绞得后腰直发麻,文斐然还是耐着性子躬下身去吻她,下半身的动作也是一轻再轻。
    这还只是容纳他一个人,文斐然就已经很担心之后即将发生的事情了。
    浴室里,文启打开花洒,却没能影响外面女孩子从门缝中飘然而入的淫媚呻吟,反倒是像增加了一种听力的阻碍让他更加将注意力放在了浴室外面。
    他的衣服裤子已经确实脏得没眼看了,文启脱了裤子之后也确实解放了在裤裆里以一种憋屈姿态憋着的性器。
    对于文启来说洗澡的过程是很快的,尤其是被外面舒岑的呻吟不断催促,他就连洗完之后擦拭身上水珠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
    又轻又薄的木门被他一推径直撞到了背后的墙,门把手发出一声钝响,文启腰上裹着一条浴巾简单地遮挡了一下重点部位,每往外走一步身上的水珠都顺着他的肌肉线条迅速滑落。
    “我好了。”
    夲伩渞橃于ROυ╅SHЦ╅Щυ(肉書箼).χ╅ㄚ╅z 佉棹╅號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