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俯下身一下把小狐狸精抱进怀里,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尊破烂的武士玩偶,身上那些盔甲都七零八落地掉了一地,露出盔甲里所有棉花团一般的软弱。
    “谢谢……谢谢你。”
    谢谢你能来找我,谢谢你还在担心我。
    文星阑抱着舒岑的时候恍惚间有一种抱着整片海洋中唯一的一根浮木的错觉,他贪婪而用力地吮吸着女孩子身上的气味,那种普通牛奶沐浴乳的味道在此刻好像成为了一种治愈伤痛的良药。
    “不用谢呀……”女孩子因为困倦,声音比平时更要轻弱,却更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温柔,“你不要难过好不好,要不然酥酥看见你难过,它会一直哭的……”
    这是什么温柔又可爱的安慰人的方式啊。
    文星阑的头就那么死死地埋在女孩子的颈窝,他闭着眼睛,好像能感觉到女孩子的温柔变成了一种温热的气息,一点一点填满他心里所有裂缝,弥合了所有的伤口。
    “你怎么这么好,你为什么这么好啊……”
    舒岑闻言,露出一个有一点苦涩的笑容摸了摸文星阑毛茸茸的头。
    “我没觉得我哪里好,我反而觉得我这样做是一种坏……对不起啊星阑……”
    女孩子困得都有点口齿不清了,说出来的话却让文星阑的鼻子越来越酸。
    “你对不起什么啊,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只有我对不起你没有你对不起我,以后不许再说对不起了……”
    文星阑抱着她的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舒岑的回答,然后仔细一看才发现她已经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
    她似乎又瘦了,抱起来又比上次轻了不少,文星阑心疼得不行,却总算感觉自己的手里好像又握住了点别的什么。
    一股名为舒岑的力量又重新支撑住了他的身体,让他重新找到了方向。
    他把女孩子抱回自己的房间,将她安稳地安置在了自己的床上,再闭上眼在她的嘴唇上万分虔诚地吻下。
    “晚安。”
    深夜,舒岑又被熟悉的燥热感从睡梦拉扯回到现实。
    她睁开眼,还没来得及去判断现状,只觉得环在她身上的一双手臂实在是太过于有力了,她没有力气去判断这双手臂属于谁,只能用尽全力地挣扎,想要摆脱掉身旁这个巨大的热源。
    文星阑很快转醒,睡意在察觉到舒岑体温不正常的瞬间立刻消散,他立刻打开床头灯,就看见舒岑双颊通红,双眸中就像是起了一片迷离的雾。
    “小狐狸精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烫!”
    文星阑几乎是一下就慌了,他立刻探出手去摸舒岑的额头,却意外地摸到了一掌心的汗,他心急如焚,也顾不上别的,把舒岑一下打横抱起就往外走。
    “文斐然,文斐然!”
    刚才他出房间之前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了,可文斐然似乎又是一整夜没回来,整座大宅不管他怎么呼喊文斐然的名字都没有任何回应。
    “怎么了?”HаitаnɡSHùщù(海棠書楃).CоM
    反倒是文启和文令秋听见了文星阑的声音很快从房间走了出来,文启一看见舒岑的状态立刻明白了过来:“我去找文斐然,你带她回房间。”
    说完,文启又看向一旁的文令秋:“二叔,她现在的状态会和我白水发作的时候一样,你多照顾点。”
    文令秋闻言,又深深地看了文启一眼,点点头。
    “快去快回。”
    而文星阑也是直到此刻总算明白舒岑这让文启不知如何开口的病的症状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怀里的女孩子因为痛苦不断地扭动着,他只得快步地将舒岑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星阑……呜……”
    舒岑的手牢牢地抓着文星阑的睡衣,用力得指尖都在发抖,掌心的汗气无比潮湿而滚烫。
    “你不要管我……我没事……你待会把房间门反锁起来,让文先生……让文先生也千万别进来……”
    文星阑听她因为痛苦就连声音都是颤抖的,整个心窝都纠在了一块儿。
    “你胡说什么,我怎么能不管你!”他又生气又心疼,“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舒岑眼泪都快出来了,她往床里缩的时候还在一个劲地摇头:“不要让文先生进来……我不想……我不想被文先生看见现在这个样子……”
    她淫乱的,像一只牲畜一样在男人胯下辗转承欢的样子——
    “求你了……”
    不想被文先生看见。
    --

章节目录

一网打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Aoi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oiiii并收藏一网打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