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不舒服,休息一天。修改错别字会再看。
    过了一天,罗志豪去了曲家。
    他打听好曲林雁父亲没去朝廷,穿着正式,带着礼物,过年送年礼,多好的借口。
    曲梁彬接待了他,对于罗家小将军,他听说过,不熟,以前见过几回,小将军十五六和哪个勋贵子弟打架,闹到宫里,他偶尔见到,和皇上长得像。
    听说就是因为这个,皇上才和长公主相认。
    对于建丰长公主和罗家付家的渊源,曲梁彬是同情。曲家一个大家族经历了战乱,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全没了,他十五六带着妹妹在忠仆的互送下投奔姑母岑家。那长公主带着罗家婆婆和幼子如何存活?
    什么从一而终,什么规矩,人活着才能去讲规矩,没有生命,何谈其他?
    罗家长子大了后从军,并无恶迹斑斑,少年时打个架,哪个少年郎不曾如此?又没害人性命,听说打了架的反而成为好友。
    贪玩而已。
    后来小将军平叛前朝叛军,抓了二皇子,曲梁彬对他刮目相看,在朝廷上多注意。
    虎父无犬子,又有他舅的风格,有点……歪。
    对于能干的人,哪怕是年轻人,曲梁彬是尊重的,招待了罗志豪,互相客气,曲梁彬客气的说道:“小将军不嫌弃的话,留下来吃午饭。”
    罗志豪有梯子哪里会不上,马上回答道:“好呀,小侄巴不得能和叔父共进午餐,叔父不嫌弃的话,就喝我带来的秋露白,不瞒叔父,是我自家产业,五六年前我捣鼓着玩的,没想到还成,能赚点钱。”
    他可不谦虚,有啥说啥,在未来老丈人面前得表现。
    曲梁彬意外,秋露白他也经常喝,也会给妹夫送过去,没想到是罗小将军的产业。
    看他有点洋洋得意,等着夸奖的表情,这幅模样,真像他舅。
    “不错,少年有为。”
    “不敢当不敢当,我敬佩叔父,我舅父说叔父叔父不愧是曲家人,能当一面,以后要靠叔父为朝廷出力。”
    曲梁彬一笑,明显的现编的词,皇上没事和他说这话?说的乱七八糟。
    罗志豪眼神不敢乱瞅,瞅也没用,曲林雁也不在前院会客厅。
    吃饭时,曲枝枫作陪,罗志豪看到他,又仔细打量,觉得和付原河有点像,但不可能是双胞胎。
    他夸奖了几句,拿出一个玉环当见面礼,曲枝枫接了谢过。
    罗志豪给他倒了杯酒,曲梁彬阻止道:“小儿不必了,这个酒烈,他喝不得。”
    放下酒壶,罗志豪说道:“那就喝果酒,该过年,喝点酒庆祝庆祝,下回我带着果酒过来。”
    曲梁彬……
    还下回?
    这回反应过来,这小子不怀好意,为了林雁来的。
    又重新打量罗志豪,是个人才,家世……也算不错,就是在哪传言他……
    再好的家世,是那种坚决不行。
    罗志豪献殷勤,不停的给曲梁彬倒酒,见他喝了不醉,使劲夸奖。
    曲梁彬哭笑不得,能喝几杯酒就是大丈夫了?他要是见了岑家妹夫,还不惊为天人?
    妹夫千杯不醉,酒对他来说只是加了东西的水。
    罗志豪见曲梁彬吃的米饭和他的不同,不懂就问,曲梁彬说他喜欢吃硬米饭,放了过夜的米饭更好。
    “太凉了伤胃,”罗志豪欢心说道。
    “热一下软了不好吃。”
    罗志豪心动,表现机会来了,养父付翰林也是如此,所以喜欢他做的蛋炒饭。
    他很真诚的说道:“叔父,要是方便我给叔父做一个炒饭,米不会软又是热的,用过夜饭做最好。我养父和叔父一个口味,小时候都是我给养父炒米饭。”
    说完站起来,让下人带他去厨房。
    曲梁彬还没见过这么不见外的人,不过挺他说给养父付翰林做饭,还是动容。
    亲自带他去厨房,见他要了过夜米饭和鸡蛋,熟练动作,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人。
    好奇并感兴趣。
    罗志豪遗憾曲家只有大锅,不然他现场来个蛋炒饭表扬,绝对亮瞎未来岳父双眼。
    做好后亲自端着回到前院,曲梁彬尝了尝,点头道:“不错,我也炒过,不加水太硬,加点水黏糊。”
    罗志豪追你,哎呀,岳父下厨?那就更好了,有共同话题。
    他把怎么炒好蛋炒饭要领一顿讲,讲的中间加上他做饭心得。
    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现机会。
    果然岳父对做饭有兴趣,饭桌上俩人一顿交流。
    最后,曲梁彬说道:“谁要是嫁了呢倒是有口福了。”
    罗志豪那个美,咧嘴道:“那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曲梁彬问道:“那么小将军为何不成亲哪?”
    罗志豪一下清醒,糟糕,我这个年龄不结婚,别说外人,几年前亲爹都以为他身子有毛病,亲舅以为他和冯小国舅一样,更别提外人了。
    上次和冯小国舅来往几次,就有人说他俩是同好者。
    罗志豪诚恳说道:“我给我娘说过,我要找到我妹子才成亲,付家兄弟和我一样想法。不满叔父,我以前东奔西跑也是为了找我妹子,今年终于找到。叔父或许听说,我妹子被人收养,嫁了人,那个六六顺大酒楼是我给妹子的。我一点毛病没有,也没恶习。我娘一直催我成亲,我说过,我娶媳妇,必娶心爱之人,夫妻恩爱,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二人携手同心到白发。”
    曲梁彬动容,一是小将军兄妹之情,他家人只剩兄妹二人,护着妹子长大,背着她出嫁,可是妹子却失子后郁郁而终。
    这份兄妹感情,只有他懂。
    再一个小将军说的夫妻恩爱,不纳妾,当父亲的最希望女儿能和女婿能如此。
    罗志豪说完站起来对着曲梁彬行礼道:“我罗志豪爱慕曲家女,求娶曲家贵女。”
    曲梁彬……
    这么直接?媒人都省了?
    “我女儿婚事,得她应允,我不会替她做主。”
    罗志豪道:“明白,曲妹妹不愿意我不会强求,当我妹子一样,到时我添嫁妆。妹子要是同意,我让我娘找媒人上门提亲。在此之前,我不会对外说一个字。”
    曲梁彬对他的爽快也好感,男子汉大丈夫成就成,不成就不成,没必要磨磨唧唧。
    过了一天,罗志豪去了曲家。
    他打听好曲林雁父亲没去朝廷,穿着正式,带着礼物,过年送年礼,多好的借口。
    曲梁彬接待了他,对于罗家小将军,他听说过,不熟,以前见过几回,小将军十五六和哪个勋贵子弟打架,闹到宫里,他偶尔见到,和皇上长得像。
    听说就是因为这个,皇上才和长公主相认。
    对于建丰长公主和罗家付家的渊源,曲梁彬是同情。曲家一个大家族经历了战乱,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全没了,他十五六带着妹妹在忠仆的互送下投奔姑母岑家。那长公主带着罗家婆婆和幼子如何存活?
    什么从一而终,什么规矩,人活着才能去讲规矩,没有生命,何谈其他?
    罗家长子大了后从军,并无恶迹斑斑,少年时打个架,哪个少年郎不曾如此?又没害人性命,听说打了架的反而成为好友。
    贪玩而已。
    后来小将军平叛前朝叛军,抓了二皇子,曲梁彬对他刮目相看,在朝廷上多注意。
    虎父无犬子,又有他舅的风格,有点……歪。
    对于能干的人,哪怕是年轻人,曲梁彬是尊重的,招待了罗志豪,互相客气,曲梁彬客气的说道:“小将军不嫌弃的话,留下来吃午饭。”
    罗志豪有梯子哪里会不上,马上回答道:“好呀,小侄巴不得能和叔父共进午餐,叔父不嫌弃的话,就喝我带来的秋露白,不瞒叔父,是我自家产业,五六年前我捣鼓着玩的,没想到还成,能赚点钱。”
    他可不谦虚,有啥说啥,在未来老丈人面前得表现。
    曲梁彬意外,秋露白他也经常喝,也会给妹夫送过去,没想到是罗小将军的产业。
    看他有点洋洋得意,等着夸奖的表情,这幅模样,真像他舅。
    “不错,少年有为。”
    “不敢当不敢当,我敬佩叔父,我舅父说叔父叔父不愧是曲家人,能当一面,以后要靠叔父为朝廷出力。”
    曲梁彬一笑,明显的现编的词,皇上没事和他说这话?说的乱七八糟。
    罗志豪眼神不敢乱瞅,瞅也没用,曲林雁也不在前院会客厅。
    吃饭时,曲枝枫作陪,罗志豪看到他,又仔细打量,觉得和付原河有点像,但不可能是双胞胎。
    他夸奖了几句,拿出一个玉环当见面礼,曲枝枫接了谢过。
    罗志豪给他倒了杯酒,曲梁彬阻止道:“小儿不必了,这个酒烈,他喝不得。”
    放下酒壶,罗志豪说道:“那就喝果酒,该过年,喝点酒庆祝庆祝,下回我带着果酒过来。”
    曲梁彬……
    还下回?
    这回反应过来,这小子不怀好意,为了林雁来的。
    又重新打量罗志豪,是个人才,家世……也算不错,就是在哪传言他……
    再好的家世,是那种坚决不行。
    罗志豪献殷勤,不停的给曲梁彬倒酒,见他喝了不醉,使劲夸奖。
    曲梁彬哭笑不得,能喝几杯酒就是大丈夫了?他要是见了岑家妹夫,还不惊为天人?
    妹夫千杯不醉,酒对他来说只是加了东西的水。
    罗志豪见曲梁彬吃的米饭和他的不同,不懂就问,曲梁彬说他喜欢吃硬米饭,放了过夜的米饭更好。
    “太凉了伤胃,”罗志豪欢心说道。
    “热一下软了不好吃。”
    罗志豪心动,表现机会来了,养父付翰林也是如此,所以喜欢他做的蛋炒饭。
    他很真诚的说道:“叔父,要是方便我给叔父做一个炒饭,米不会软又是热的,用过夜饭做最好。我养父和叔父一个口味,小时候都是我给养父炒米饭。”
    说完站起来,让下人带他去厨房。
    曲梁彬还没见过这么不见外的人,不过挺他说给养父付翰林做饭,还是动容。
    亲自带他去厨房,见他要了过夜米饭和鸡蛋,熟练动作,一看就是经常下厨的人。
    好奇并感兴趣。
    罗志豪遗憾曲家只有大锅,不然他现场来个蛋炒饭表扬,绝对亮瞎未来岳父双眼。
    做好后亲自端着回到前院,曲梁彬尝了尝,点头道:“不错,我也炒过,不加水太硬,加点水黏糊。”
    罗志豪追你,哎呀,岳父下厨?那就更好了,有共同话题。
    他把怎么炒好蛋炒饭要领一顿讲,讲的中间加上他做饭心得。
    不放过任何一个表现机会。
    果然岳父对做饭有兴趣,饭桌上俩人一顿交流。
    最后,曲梁彬说道:“谁要是嫁了呢倒是有口福了。”
    罗志豪那个美,咧嘴道:“那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曲梁彬问道:“那么小将军为何不成亲哪?”
    罗志豪一下清醒,糟糕,我这个年龄不结婚,别说外人,几年前亲爹都以为他身子有毛病,亲舅以为他和冯小国舅一样,更别提外人了。
    上次和冯小国舅来往几次,就有人说他俩是同好者。
    罗志豪诚恳说道:“我给我娘说过,我要找到我妹子才成亲,付家兄弟和我一样想法。不满叔父,我以前东奔西跑也是为了找我妹子,今年终于找到。叔父或许听说,我妹子被人收养,嫁了人,那个六六顺大酒楼是我给妹子的。我一点毛病没有,也没恶习。我娘一直催我成亲,我说过,我娶媳妇,必娶心爱之人,夫妻恩爱,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二人携手同心到白发。”
    曲梁彬动容,一是小将军兄妹之情,他家人只剩兄妹二人,护着妹子长大,背着她出嫁,可是妹子却失子后郁郁而终。
    这份兄妹感情,只有他懂。
    再一个小将军说的夫妻恩爱,不纳妾,当父亲的最希望女儿能和女婿能如此。
    罗志豪说完站起来对着曲梁彬行礼道:“我罗志豪爱慕曲家女,求娶曲家贵女。”
    曲梁彬……
    这么直接?媒人都省了?
    “我女儿婚事,得她应允,我不会替她做主。”
    罗志豪道:“明白,曲妹妹不愿意我不会强求,当我妹子一样,到时我添嫁妆。妹子要是同意,我让我娘找媒人上门提亲。在此之前,我不会对外说一个字。”

章节目录

豆家媳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谢其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谢其零并收藏豆家媳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