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是谁,这是云苏苏现在最想知道的,胸前的手突然用力,掐的好痛,奶头快被捏肿了,她发出闷哼,抓住胸前骨骼分明的大手。
    “痛,轻点啊。”
    他的力气果然放松,吸着鼻子闷声道,“苏苏,我不操你,就这么让我抱着,让我抱一抱。”
    “你到底是谁!”她实在忍无可忍,隔着衣服掐住他为非作歹的手,试图回头看他,他却怎么也不肯让她回头,摁着她的脑袋。
    云苏苏抬起脚,用五厘米的鞋跟踩了上去,听到他疼痛的倒吸冷气,这么细的高跟可不是闹着玩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撞,掐着他的衣领转过头。
    男人头发凌乱,显然之前还是整齐的头发,现在已经被揉塌成了刚睡醒的样子,头顶还有卷毛翘起。
    眼睛下深沉的黑眼圈,他戴着金丝眼镜,依然是那张脸,虽然已经成熟了很多,下巴还残留着胡渣,疲倦的眼中翻滚着泪水,鼻尖通红,双唇一抖,眼泪掉了下来。
    他的手慢慢缩了回来,令她这么打量着自己,内心突然恐慌。
    云苏苏更没办法对他礼貌微笑,看他西装剪裁衣装得体,应该事业有成。
    “好久不见,谭岚。”
    听到她再次叫他的名字。男人很没志气的哭了出来,抱着她瘦弱的肩膀,趴在她肩头开始啜泣,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怀抱比以前更加结实了。
    “我好想你……太想你了,如果不是发现你在这个学校,我可能就永远找不见你了,呜苏苏,你想没想我啊,说你想我好不好,说你想我。”
    她用力推着他的肩膀,猛地把他挣脱开。
    “我问你,是不是你给我写骚扰信?”
    他哭红了眼睛,摘下沾满泪水的眼镜望她,“什么骚扰信?我昨天才知道你在这个学校,我跟这个大学有名企合作,看了毕业名单上的照片发现你,一夜都没睡,坐飞机急忙赶过来找你。”
    云苏苏皱起了眉。
    不是他,那会是谁?
    不是吧,一个两个都找到她了,完了。
    “苏苏……”谭岚拉住她的手,却被甩开了。
    “别碰我!”
    她极其不耐烦,“都分开这么长时间了,还找我做什么?我讨厌你们所有人,别给脸不要脸,留点最后的体面,别让我彻底恶心死你。”
    谭岚无措的伸出双手,堵住了她的出路,把她圈在自己怀中间,泪水眨眼间便落下,流到下巴往下滴。
    “怎么做才能原谅我?我不动你,我已经这么长时间没见过你了,求求你,给我一次追你的机会好吗?苏苏,我可以重新追求你,你想让我怎么做,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这副样子真是可以去演戏了,眼泪说来就来。
    “你够了吧,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你以为你操过我身子,就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了?哪有这么好的事,你谭岚比任何人都清楚,当初你们是怎么对我的。”
    她就要夺门而出,往他大腿上踢,谭岚受着由她胡来,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她走,瞧着她那副着急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狠狠瞪着他,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以前,那副熟悉的模样。
    感动的眼泪又一次冒了出来,温柔轻声的叫着她的名字。
    “苏苏。”
    拉扯住她的头发,捏着下巴抬起,对准她的唇亲吻上去。
    她厌恶的想要躲开,舌头伸了进来,猖狂的将她嘴巴撬开,湿润的口水粘腻交缠在一起,两人生涩的吻技,在他的带动下,变得越来越熟练。
    窒息的亲吻,她逐渐红了脸喘不上气,推着他的胸膛粗喘,谭岚抬起她的下巴,过分的将口水过渡进去,让她吞下。
    他的,他的,都是他的。
    “苏苏,我好爱你,太爱你了,你怎么这么漂亮,我好爱你。”
    她咬着牙不想被他打动,更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主动出击,咬住了他的下唇,用力的把它要破皮,看见那副痛苦的表情。
    “喜欢吗苏苏?喜欢再多咬点,咬掉也没关系。”他流着眼泪,含情脉脉的说道。
    “变态!”
    “我变不变态你还不清楚吗?”
    她实在没什么心情,跟他在这里瞎折腾,特别是卫生间这种地方,拉住他的衣领道。
    “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好好谈谈,这里乌烟瘴气的,不觉得熏眼睛吗?”
    无论她说什么,在他眼中都是那么妖娆地微笑着,谭岚彻底对她迷失了自我,傻傻的点头,“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云苏苏食指勾着他的领结,打开了卫生间的隔间门,拉着他走出了大堂后门。
    “苏苏,你想带我去哪?”
    她放开他,整理着衣服,把背后的拉链拉上,抬起脚突然将高跟鞋脱下,扔在了地上。
    “脱鞋做什么?”
    “穿着不舒服。”
    白玉的脚趾让人心生向往,他甚至想诚恳的跪下来托起那双小脚,这么漂亮的脚丫,怎么舍得踩在地上。
    谭岚单膝朝她跪了下来,捏住她的脚踝,“慢点,地上有石子,划伤了怎么办。”
    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膝盖上,云苏苏看着他诚恳的模样,挑了挑眉。
    怎么感觉他有些受虐?
    “谭岚,你又玩的什么新套路?我可不会再被你哄骗了。”
    他怜爱的抚摸着那只脚背,甚至想要托起来亲吻,可怕她站不稳。
    抬起头,眼镜下那副斯文败类的模样,仰望于她,“没有套路,我只想让你跟我多待一秒,我好想你,今天可不可以留在我身边。”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云苏苏微微一笑,红唇荡漾着妖艳,伸出脚趾在他胸膛上下滑动,突然猛地一踹。
    “额……”
    谭岚重心不稳到在地上,看见她拔腿就往停车场跑,没穿鞋子的小脚,跑得飞快,他知道被耍了。
    试图想站起来,疲倦的身子虚弱的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她跑远。
    “呵,跑掉了。”语气中免不了的失望。
    单膝弯下腰,捡起了地上两只白色的高跟鞋,放在嘴边亲吻轻嗅,痴迷的眯着眼睛。
    “别着急,有了这双鞋,还怕找不到你吗?我的公主。”
    我会奸尸
    云苏苏开车狂奔回家,完美的与来接她的桃藤错过了。
    得知她已经回家,桃藤气的不行,他好不容易下班早了一次,竟然放他鸽子。
    回家上楼找人,她坐在床头看着什么东西,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急忙将东西塞进了抽屉里,回头看着他。
    “你在看什么?”桃藤感觉不对劲,飞快的走了过去,云苏苏连忙道,“我我什么也没看。”
    “那你刚刚这么慌张把什么东西塞进去了?”
    说着,他就要拉开抽屉去看,云苏苏抓住他的胳膊阻拦,“不准看!不准看!”
    桃藤已经确定很有问题了,他坐在床边抱臂,深思熟虑的皱着眉头,最后得出了一个结果。
    “有人给你写情书了?”
    “……”云苏苏想了片刻,拼命点头,“是,是有一个。”
    桃藤拿出了当家的气势,唉唉叹气,“你都已经大学毕业了,还没交过男朋友,我是不会管你私生活,但是交男朋友也得带回来让我看看品行!”
    她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你都喜欢男的,我要是把男人带回家,说不定第一个先上他的人是你呢。”
    “……你是就这么认为我的?太过分了吧苏苏!我像是挖墙脚的那种人吗?”
    “哎呀好了好了,真没别的事,你先出去,我换个衣服。”
    他骂骂咧咧的往外走,一边说自己也是有底线的。
    见他出去后,云苏苏飞快的反锁上了门,继续拿出来刚才发现的信封,又有人塞进她的车里了,在下车的时候她才发现的,这次总归排除谭岚。
    那既然不是他又会是谁,这种字体她已经忘记了是他们谁写的,不能再重蹈覆辙。
    如果他们真的又再次联手,把她抓走,她又要回到四年前那种痛不欲生的生活了。
    桃藤在做饭,身后的小东西突然冒出来,吓得他叉子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云苏苏笑嘻嘻的帮忙捡起来,“桃哥哥~”
    他撇着嘴,忍着嘴角想笑的冲动,硬生生把那股兴奋压了下去。
    “说吧,又想求我什么事。”
    “嘿嘿,桃哥哥真懂我,你看我都要毕业了,你工作的地方离这里也挺远的,我们换个地方住好不好,把这里卖出去。”
    清洗叉子的手一顿,回头看着她,那副样子说是在笑,但却很认真,又带着担心。
    云苏苏又急忙道,“如果不行的话,我自己搬走,反正我也毕业了,可以去找工作。”
    “我没说不行,但你得告诉我原因,你想搬家这种事应该不会是一时兴起,发生什么了?”
    “没什么~”
    “不说实话可就不搬了。”
    她咬着下唇,可怜兮兮的低着头,桃藤不吃这一套,把华夫饼放入盘子中说道,“等你组织好语言了再告诉我,如果你不给我一个理由,我们可不搬。”
    他拿着盘子去了客厅,“先过来吃饭。”
    云苏苏不敢出门,也不敢去看信箱,在家待着快要一个星期了,桃藤不闻不问,只是她在家的时候,他也一定在家,办公都挪到了书房,给了她不少的安全感。
    这天他需要早早的出门参加一个公司会议,这么早的时间她还没醒,便没有告诉她。
    云苏苏被楼下的门铃声吵醒,用被子蒙着头,觉得桃藤一会儿听见就能去开门了。
    可等了很久,非但没人去开门,那铃声还越来越响,甚至伴随着敲门和踹门的声音。
    她忍无可忍的起床,套上一件宽大的白T。
    透过电子猫眼去看,门外站着一个长发男生,是上次在毕业晚会上碰到的桃藤以前小情人,估计是来找他的。
    她打开了门,失望的告诉他,“桃藤现在不在家,你可以晚会儿再来。”
    他却双手合掌,对她做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Felicia,我真的是被强迫的,我只是路过这里,对不起了。”
    她还在疑惑,突然门的一侧出现一个男人的手,她低头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谁的手,男人扑上来,竟然在她头上盖了个黑色的塑料袋,扛起来抱走。
    “谁啊!你放我下来,滚啊!”
    不知道那人是谁,她用法语不断骂着,被放进了车里,耳朵被湿润的东西咬了一口。
    “听不懂呢,我的公主,说中文。”
    “谭岚!”
    “嗯哼。”
    “你滚啊,放我下去!”她轻而易举的撕扯开头顶着黑色塑料袋,恼怒的目光瞪着他。
    男人笑的灿烂极了,依然是那副凌乱的样子,头发卷乱不像话,戴着斯文的眼镜,嘴角翘高,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不给她这个机会,锁上了车门,踩下油门就往前冲。
    云苏苏慌了,“你想带我去哪,我不要回去,我不回去!”
    “苏苏这么激动做什么?我带你去一个没人的地方,只有我们,在那里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怎么样?我期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他语气中都是难以遮掩的兴奋,从口袋内侧中拿出烟盒,兴奋到手都在抖动,抽出一根放入嘴中,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云苏苏看着他便觉得他疯了,可怕的笑容那么陌生,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苏苏,我好想你,想你的身体,每日每夜都在思念你,知道我看见你的那一刻有多兴奋吗?”
    他低下头,摁下打火机,烟草点燃的味道不好闻,云苏苏屏住了呼吸,蜷缩在副驾驶座上。
    谭岚扔下火机,舒服的喘息一口,烟雾缭绕,将油门几乎踩到了底,“真想赶紧把你吃进肚子里啊!”
    云苏苏去抓着车门,用力的掰开车锁,想要直接跳下去。
    谭岚发现了她的目的,急忙将车子停下在路边,抓过她的胳膊,用力把她拉过来,不知是兴奋还是生气,他目光严肃的令人害怕,嘴角抽搐着,似乎是想笑又笑不出来,瞪大了眼睛。
    “苏苏,你别逼我,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心情,你把我逼急了,到最后换来的会是奸尸,懂吗?”
    胳膊快要被他掐断,这幅模样已经要把她给吓哭了,她被宠了这么多年,哪还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情。
    两人在僵持,丝毫没有注意从后面冲过来的车子,硬生生的撞在了他们的车尾上。
    云苏苏没系安全带,眼看要被甩上挡风玻璃,谭岚眼疾手快,紧紧将她抱在怀里,脑袋咚的一声撞击在了车窗上。
    她呆滞不已,屏住呼吸,耳边是汽车发出的紧急鸣笛声,看着车窗外怒气腾腾跑过来的桃藤,刹那间眼泪掉了出来,在他的怀中,被抱得那么紧。
    3W点n屁哦壹捌点cοм
    --

章节目录

五原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魏承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承泽并收藏五原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