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换回来有几天了,温火除了开始两天有些反常,走神,发呆,看起来跟丢了魂儿一样,后面都还好。主要导师给她打了几次电话,聊物理相关她总是会好受一些。
    尽管如此,阮里红还是担心她,就想着,实在不行回加拿大,换个环境生活,或许一切都会不同。于是私下给她联系了triumf,托关系给她申请面试。
    这是温火兴趣所在,她既然要走科研这条路,那以后就是扎根实验室了,阮里红无条件支持她。
    阮里红这些事儿没藏着掖着,温火都知道,但没拒绝,就是说她不反对想回加拿大。
    温新元听说阮里红又要带温火走,没什么反应。
    温冰不同意。
    温冰的面瘫还没治好,他不会对温火笑了,不过也好,温火看不到他难过的表情,心就不会疼。
    一家四口在阮里红回国多月后,终于安排吃了一顿饭,却吃的并不愉快。温新元和阮里红在饭桌上逞口舌之快,什么尖酸刻薄说什么,丝毫不顾忌温火和温冰的感受。
    他们也没什么感受,习惯了。
    温冰不想温火走,他舍不得她。
    温火告诉他:“我以后会回来的,哥你结婚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温冰摇头,指指自己的后脑勺:“他们会打我的。”
    温火心被刺了一下,挪近他一些,拉着他的手到自己后脑勺,给他摸到自己脑袋后面的疤,说:“不会,他们已经打在我头上了,不会再对你动手了。”
    温冰死抓着她:“他们会的!”
    以前温冰的玩伴在他傻了之后,让他做人肉轿子,驮着他们在胡同子里串。有一回,一个被驮的胆儿小,害怕,就一直踢腿,温冰被踢疼了松了手,他人掉下来了,脑门上摔了一个包。他们就非要惩罚温冰,让他去一号线的隐秘车站探险。一号线终点站是苹果园,但它并不是真正的终点站。
    北京地铁车站都有编号,苹果园站的编号是103,也就是说前边还有101和102,具体什么原因没有答案,众说纷纭,但一直有闹鬼的传闻。
    他们让温冰半夜去探险,温冰以为自己做错了事,就想着接受惩罚,没想到他们是要吓唬他。
    那时候温新元出差了,阮里红还在精神病院,家里就奶奶一个人。她岁数大了,行动不方便,所以温火得到消息后就没告诉她,自己赶了过去。她到那废弃车站时已经是晚上一点多了,温冰被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发抖,还尿了裤子,脸上更是有不明物弄的小伤口,流了满脸的血。
    她气炸了,要去找警察,但他们把温冰摁住了,还拿碎酒瓶子在他脸上比划着。
    温冰害怕,又哭又叫。
    温火不敢动了,接受他们的指挥,自己打自己嘴巴,然后任他们在她脸上吐口水,在她身上撒尿,他们欺负完她还要跟温冰说:你妹妹是个婊子。
    温冰急了,反抗起来,但脑袋坏了反应怎么能快呢?眼看就要挨一板砖,温火冲过去替他挡了。
    沉闷的一声在废弃车站回响,温火的后脑勺被开了,当下血流下来,浸湿了衣裳,啪嗒啪嗒滴在地上。那帮人一看玩儿脱了,撒丫子全跑了,手电筒和削尖的木头楔子被他们扔了一地。
    温火脑袋上的疤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从此温冰留下阴影,老觉得有人要给他开瓢,他自己不怕,他怕温火再给他挡,温火小脑袋那么一点,再打不就打坏了吗?
    他现在提到这件事,是不想温火走,他好不容易把妹妹盼回来了,他不想跟她分开。
    温火跟他说:“那我答应你,如果他们还要欺负你,我就回来,可以吗?”
    温冰不要:“妹你看别人都有哥哥,你不能没有哥哥的,他们都会欺负你的,哥哥要保护你。”
    温火拉着他的手,让他摸到自己的头顶:“火火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
    温冰还要说什么,温新元没让他说:“她走你就让她走!她跟着她妈吃喝不愁,比咱们爷俩过得舒坦,你给她操什么心?”
    阮里红冷笑:“厚颜无耻!女儿是你不要的,你现在说她跟我吃喝不愁?我带着她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上的时候你的抚养费就是打不过来,我们娘俩要寄人篱下,我要让人占便宜才能让火火睡回沙发。后来碰上同胞我们才能有个地方住。你现在看我们吃喝不愁了,你也有脸说这句话?”
    温新元就不怕翻旧账,“要不是你练法轮功摔儿子,我在机关的工作能丢?你被送到安定医院,是我按月交钱,你才有药吃。你出院时妈中风,家里钱都拿去给她扎针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拿什么给你?卖血卖肾给你?如果不是你坚持离婚,日子捱捱还能过,你非要出国寄人篱下,你赖谁?”
    阮里红跟他扯不清,他从来不关心她死活,她当时就是因为压力大,得不到释放才轻易被人洗了脑,但凡他把心思放在她、放在家里一点,也不至于落得那般结果。
    两个人都拢着各自的理,谁也不原谅谁。
    温火又想起她对沉诚说过的一句话,真是每一扇门里都是一个世界。北京人,大院儿出身,也不都是沉家那种身家地位。
    哪怕是皇城根儿下,贫贱夫妻百事哀的道理也没有一点点变质。
    这顿饭最后怎么散的温火忘了,但阮里红和温新元这辈子都不打算再见了。阮里红给温冰打了钱,跟他说她随叫随到。温新元没对温火说点什么,但温火上车时,他还是抬起了手。
    温火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但没有回头。
    温冰从温火上车就在哭,妹妹是他最重要的人,她走了,他觉得自己再不会好了。
    (唻源網詀:Uρo㈠㈧.coM)
    后天是沉家的赌石拍卖会,阮里红既然打算带温火回加拿大,就不准备参加了。但之前一直接洽的合作方不同意,并以违反合约为由强制她到场。
    阮里红什么脾气?她能被人威胁?违约就违约,她又不是赔不起。
    合作方看她不吃硬的,慌了,又开始跟她说软话,重要的是还会投其所好。她正好缺靠谱的心理科医生,他就给她找了一堆,她推辞不了,就决定去露个面。
    她没告诉温火,打算到那边打个卯就回来,谁知道温火早知道了。
    (唻源網詀:Uρo㈠㈧.coM)
    温火去学校跟导师聊了一下,导师当然是希望她留下来,按部就班考高能所的博士,然后再考虑去国外一些实验室积累经验,最后回国上清华、北大当教授。
    到他这份儿上的导师培养一个学生不容易,他本身是不想放过的,可要是她坚持,他也没办法。
    温火加拿大籍,当时只有清华招收外籍研究生,那时她没考虑她会在北京待多久,满脑子物理。
    后来失眠越来越严重,她开始治病,然后跟韩白露合作,勾引沉诚,跟沉诚做爱……
    再后来发现治不好,她打算回加拿大,去粟敌以前的实验室,接着她的物理人生。
    兜兜转转,还是要回加拿大,结果没什么不同,只是过程发生了一些变化——她除了失眠还添了心痛的毛病,不过能忍,忍不了就疼着,疼又不可怕。
    温火从学校离开,找了程措一趟,最近发生了太多事,他们好久没聊过了。
    程措看温火的状态越来越差,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温火跟他说:“我过段时间就回加拿大了,以后咱俩微信联系吧。”
    程措皱眉:“这么突然?”
    “早有这个打算。”
    “那你的失眠呢?不治了吗?”
    “不治了。”
    程措跟她说认真的:“温火,我表哥真的不行吗?”
    温火用假笑掩饰自己听到‘沉诚’这两个字时的不自然:“不行,我喜欢不上他,我现在不想跟不喜欢的人睡觉了。”
    “你干嘛骗你自己。”
    “我没有。”
    “我是心理医生。”
    “你是个庸医,你没治好我的病。”
    程措哑口,他无法反驳。
    温火说:“我真不喜欢,别乱点鸳鸯谱了。”
    程措看她心意已决,理智是不想再劝,但他知道真相后觉得,他们不该就这样。
    一个蓄意勾引,一个将计就计,确实都很没品,可沉诚并没有结婚,而且只有他能治温火的失眠,他们又都对物理情有独钟……
    这都不叫缘分了,这是天生一对,如果这样还要错过,那爱情两个字真是讽刺。
    他跟她说:“过两天沉家的赌石拍卖会,你不去看看吗?”
    “以什么身份?沉诚的前二奶吗?”
    “我表哥出差了,拍卖会那天他赶不回来,我邀请你去是想好好跟你道个别,我就那天有时间。”程措说。
    温火问他:“你确定吗?”
    程措举起手来:“我确定,他真的出差了。”
    温火想到阮里红也要去,那到时候一起吧。
    程措看她没说话,以为她是怕跟金歌见面尴尬,说:“我表姑是就事论事,她对你没意见的,你不用有压力,她是很好的人。”
    温火没压力:“我知道。”
    程措来了电话,他看一眼来电,接通,“要回来了?”
    这四个字叫温火抬起头。
    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程措笑了笑:“你这如愿以偿了,回来得请我吃饭。我可是见证你这段暗恋历史的男人,必须值一顿程府宴。”
    接着程措看了温火一眼,到一旁又说:“出个差能把我表哥这样的男人拿下,你很能啊楚楚。”
    表哥,楚楚。
    程措很小声了,可温火还是听见了。
    沉诚和楚添吗?原来是一起出差了。
    她突然想到他前一段时间的表白,也许那根本不是表白吧?表白怎么连个‘我喜欢你’都没说呢?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待不下去了,说都没跟程措说一声,站起身来,扭头就走。
    程措听到门响,回身温火已经走了,他赶紧挂了电话,追出去,喊住她:“你等下!”
    温火没停下。
    程措追上她,拦住:“你干嘛啊?”
    温火不干嘛:“我该走了。”
    程措也不傻:“怎么了?怎么突然生气了?我说错话了?”
    温火没生气,她有什么可生气的,生沉诚的气吗?呵,他配吗?深情款款跟她说些个有的没的,还把她骗去家里睡觉,自己扭头去跟别人出差了啊,真他妈牛逼。
    程措看温火要吃了他似的,有点发怵:“不是,你怎么了啊?”
    温火也没给他好态度:“你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我忙,没空跟你浪费时间。”
    程措懵了。
    温火走出六七米,又折回来,跟程措说:“你表哥真牛逼!是个人物!真会演戏!我差点就被他骗了,我以后不会了!我他妈擦亮眼!”
    程措看着温火离开,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沉诚又得罪她了?”
    温火上了车气都没消。她知道自己没答应沉诚就没资格干涉他跟谁在一块儿,那太婊了。自己不跟人好,还不让别人跟他好吗?但她控制不住,程措电话里讲的那些太能左右她情绪了。
    她有一百个不跟沉诚在一起的理由,每一个都让人挑不出毛病,就说一个他对韩白露做的那些事,她真的能确保自己将来不会是韩白露二号吗?
    难道她要犯女人通病,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她要用自我感觉良好去跟薄情的男人赌?
    她当然会拒绝,正常的女人都会,她是失眠症,不是犯贱症。明知道危险,只是看起来是好看,内里全是陷阱,她还要一脚迈进去吗?
    她不知道沉诚私下做了什么,但就明面上这些,她无法接受,她拒绝,她不认为她错了。
    但理性拒绝跟感性愤怒并不冲突。
    她听到沉诚和楚添出差她就是生气了,就是不开心了,就是不爽了。她是个正常人,能消化所有消化不了的事,却没办法不带任何情绪的消化。
    这才几天?可以,棒,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不,是沉诚的嘴,就没句实话。
    他就会骗她,就会演戏,她差点忘了,他是个影帝啊!她不生气,她一点都不生气,值得吗?完全不值得!她才不生气!
    谁还没个备胎了?反正活都不想活了,那就多玩儿几个男人。
    沉家拍卖会是吗?肯定都是二代,她就在他沉诚的地盘找男人,她找一窝!这不能输给他啊!她要穿得特别骚,她还要挽着他们的胳膊,跟他们出双入对!
    --

章节目录

盲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苏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他并收藏盲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