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天阳有所决定,艾尔霍因那些俘虏几乎都朝他看了过来,视线集中他这个年轻,身形甚至看上去有些单薄的男子身上。
    天阳语气稳定几乎不见波澜地说:“首先是为艾尔霍因服务的人员,你们必须继续留在庄园里为我服务,至少三年。三年之后,你们可以自由选择去留,在为我服务期间,我会支付你们应得的报酬。”
    “现在,这部分人可以先离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他已经决定征用艾尔霍斯的庄园,让汐桐和红袖他们搬过来,艾尔霍因铲除了之后,这里反而要比拾荒城安全。
    并且接下来,考虑到他要在拾荒城大展拳脚,家眷转移到这边会方便许多。
    再怎么说这里是堡垒,他不在的时候,有堡垒保护庄园,再加上他东陆枢机院圣银骑士的身份,总院这边也需要给予一定的照顾,哪怕是表面上的。
    听到天阳这个决定,那些仆人,司机,花匠等人都松了口气。至于为天阳服务,他们没有太多的心理障碍,何况天阳还会支付他们报酬,这样的好事上哪里找去。
    在雷丁等人的检查下,一个个下人陆续接受检查,验明正身之后,才得以释放,回归自己的岗位。这些人将由花楹这个新管家负责管理,为了分担花楹的压力,天阳决定稍后再给她分配两个管家,一个负责仆人管理,一个负责杂务,但这些是今天以后的事情了。
    等下人们离开之后,剩下的,就是艾尔霍因的家族成员了。
    维克多的儿子保罗第一个站起来道:“我们不会接受任何妥协,有本事就杀了我们!”
    “别别别。”之前求饶那个男人跳起来叫道,“保罗,你要死自己去死后了,别拉上我们垫背。”
    这个男人露出谄笑:“天阳大人,我对艾尔霍因的财务状况很清楚,我可以帮助你平缓地过渡。”
    “理查,你这个叛徒!”保罗冲了过去,给那个叫理查的男人一腿,踢得他连滚了好几下。
    砰!
    枪声响起。
    那个理查还想争论什么的时候,突然顿了顿,缓缓低头,却见胸口有个茶杯大小的洞。
    他愕然地看向天阳,看到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枪,不由问道:“为什么...”
    “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打断我。”
    天阳将从旁边战士手中拿来的步枪还回去,淡然道:“至于艾尔霍因的家族成员,无论男女,不管身份地位,年纪大小,一律处死,即刻执行。”
    说罢,他转过身对吕安轻轻点头:“吕秘书,我想见见城主,谈一谈艾尔霍因产业的事。”
    吕安没想到他居然处死所有艾尔霍因,而且下达命令来得如此干脆,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不由怔了两秒。此刻听到天阳的话,他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
    “请跟我来,天阳先生。”
    他们离开了别墅,坐上了堡垒的战车,驶出艾尔霍因庄园。
    别墅大厅里,艾尔霍因们仍没从天阳的命令里反应过来,倒是保罗哈哈大笑起来:“这就对了,老子宁愿死,也不会去当黑奴!”
    那些稍微年长的艾尔霍因,听到保罗的话,虽脸色苍白,却也纷纷点头。他们怎么说也是曾经拥有过身份地位的人物,要他们去当矿工,他们怎么吃得了那份苦。并且还要承受旁人的污辱,那样的话倒不如现在死了干脆。
    可那些年轻人却不这么想,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女孩,盖尔的第二个女儿贝丽卡甚至扑向龚智宾,抱着他的裤管叫道:“先生,大人!救救我吧,我愿意服侍你,我会让你很快乐的!”
    胖子舔了舔嘴唇,朝阿道夫看了眼,干笑一声,正要说什么,却听阿道夫呵呵笑道。
    “胖子,你要是敢跟天阳议员打马虎眼的话,最好掂量下自己的份量。”
    说完,阿道夫朝大厅一角看去。
    龚智宾顺着他视线看去,正好看到了‘公正者’,王凌君面带春风般朝他一笑。
    却笑得胖子如坠冰窟,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接着大力一脚,将贝丽卡踢开:“滚一边去,贱货,差点让你害死!”
    阿道夫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上前一步,寒着脸道:“全部带到空地上去,所有人塞住嘴巴,处决之后立刻掩埋。”
    “记住,要尊重死者,让我发现谁敢私自偷盗尸体上的财物,我会让你们死得很难看!”
    说罢,他拍了下手掌,议员的战士便涌上去,将艾尔霍因们用绳索绑住双手,把布团塞进他们的嘴巴里,或拖或推,将他们赶出了大厅。
    片刻之后,外面就陆续响起了枪声。等阿道夫几人走出别墅的时候,尸体已经开始装袋运走,送往墓地安葬了。
    龚智宾看着那一车尸体,特别是那些女孩,连连摇头:“浪费啊,浪费啊。男的杀了就算的,天阳议员干嘛连女孩也杀死嘛。”
    阿道夫看了他一眼,沉声道:“胖子,如果你还想活得久点,从今天开始,最后管住你的嘴。”
    “从今天开始,天阳议员就不再是议员那么简单了....”
    胖子愣了下,接着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城主府。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霍寒山正在看一份报告,然后便听见自己秘书的声音:“城主,天阳议员和吕秘书来了。”
    “请。”霍寒山放下了手上的报告,微笑说道。
    很快,天阳和吕安就出现在办公室里。
    看到天阳,霍寒山竖起了大拇指:“天阳议员,你办事真是太有效率了,真没想到,才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解决了艾尔霍因。”
    “介意跟我说说,庄园里剩下的艾尔霍因,你都怎么处理了吗?”
    天阳淡淡笑了下,并做了个抹喉的动作。
    霍寒山似乎不觉意外,点头道:“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天阳议员,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艾尔霍因这个家族,从根到树叶,都沾满了鲜血。”
    “哪怕是那些看上去无辜的女孩,如果没有底下沉淀的鲜血和尸体,她们也无法享受那样的生活。”
    天阳平静地说道:“我没事,当我决定铲除艾尔霍因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了。”
    “我也知道,不能让自己暴露任何弱点。因为在我身后,有需要保护的人。”
    霍寒山含笑点头:“很好,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那么接下来,我会让吕秘书协助你清理艾尔霍因的产业,并将它们全数转移到你的名下。”
    天阳微笑道:“我正是为这件事而来。”
    “霍城主,我的精力有限,人手也有限,如果接手艾尔霍因全部产业的话,我觉得可能应付不来。”
    “所以我想请你答应,我只接手昨日谈判,艾尔霍因签名的转移给我的产业既可,这些产业转移已经有老琼思签名,手续到位,办理起来应该比较容易。”
    “至于艾尔霍因的其它产业,现在这个家族既然已经不复存在了,那它们就是无主之物。无主之物,理应由堡垒回收,霍城主以为如何?”
    霍寒山一怔,接着哈哈大笑起来:“天阳议员,我看到过太多嫌自己赚的钱不够多的,但像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天阳没有丝毫犹豫地说:“我确定。”
    霍寒山点头道:“行,那我也不跟你客气。不过,我听说昨天谈判,艾尔霍因拿回了他们的‘金玫瑰’赌场,这样好了,这家赌场还是由你来打理,如何?”
    天阳没有推让,点头同意。
    霍寒山又道:“艾尔霍因的庄园你应该准备接收吧?”
    “没错,我打算让拾荒城的家眷搬过来。”天阳坦然说道。
    霍寒山干脆地说:“这个决定很明智,你在战神堡的家人,堡垒会负责他们的安全。如果他们出了问题,你尽管来找我霍寒山算帐好了。”
    “另外,以后你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只要你说一声,我们都会全力支持你。”
    天阳沉声道:“我想成为拾荒城的城主,拾荒城以后将成为战神堡的附属城市,我们会向堡垒交纳税金。”
    霍寒山一怔,他虽然已经隐约猜到天阳接下来的动作,可没想到,他居然对自己坦诚相告。
    当下,霍寒山正色道:“天阳议员,难得你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我一定支持。你放心去干吧,需要什么样的支持,跟吕安说一声就行。”
    “吕安,从今天开始,你除了安全部秘书外,还要再兼一份差事。我要你负责和天阳议员沟通联系,一切和天阳议员有关的事务,你可以直接来找我,不必通过任何人,稍后我会把这一决定发布下去。”
    吕安满脸通红,兴奋地说道:“遵命。”
    他隐约觉得,这份差事,将会让自己的前途变得更加远大和光明。
    接下来又商讨了一些艾尔霍因的产业交接细节,天阳便告辞离去,霍寒山则召开了一场高层会议,将自己打算全力支持天阳的信号释放出去。
    坐在返回庄园的车上,天阳看向窗外,看着战神堡的街道,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知道霍寒山愿意全力支持,除了他展现出来的能力外,更在于他在艾尔霍因产业上表现出来的克制,这赢得了霍寒山的好感。
    毕竟,没有谁愿意跟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合作。
    人可以有野心,但不能太贪心!
    “接下来,我应该给庄园重新改个名字,叫什么好呢...”天阳陷入了另一种苦恼当中。
    

章节目录

黑雾之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辰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辰燃并收藏黑雾之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