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了。”莱米勒脚步声刚去,阿斯塔就在薇拉耳边说道。她终于可以放开自己捂着唇的手,大声呻吟起来。
    阿斯塔站着,薇拉转过来被他抱着按在门上。两个人纠缠亲吻无比契合。
    等她适应了那怪异的东西,她就热情似火的裹起来,尽情享受它带来的快活。
    薇拉还自告奋勇兴致勃勃的要骑阿斯塔,男人的肉棒被她自己掌控着戳到自己最满意的地方。阿斯塔被吊的有些不上不下,想要再推倒薇拉的时候,学院休息的钟声响了起来。
    薇拉听到钟声吓了一跳,她想起来现在到库修斯派人来接她的时间了。学院的钟有强大的魔法加持,可以使人清明有活力,在特殊时期甚至可以破解迷咒。
    薇拉的酒彻底醒了。
    被酒精和欲望冲的昏沉的情绪终于清晰起来。她朝前趴伏撑在阿斯塔的胸膛上,叹了一口气。好一阵子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一种宿醉的颓废感和迷茫感袭来。
    她略显茫然地看看阿斯塔又看看天花板,再看看四周。才觉得不太好,但她还是斟酌着开口说:“阿斯塔老师……”她注意了一下用词:“这是酒后的问题,我觉得我们都有责任。”
    躺在她身下的阿斯塔还双眼暗暗发红的看她,她爽过了,现在正在休息。即使他的肉棒还插在她体内,女人双颊泛红一吸一缩的裹着他说:“我觉得……就当这是个意外好不好?”
    阿斯塔老师一向识大体,明事理,性格好,绝不纠缠,体贴入微。
    也许会不满她打扰了他平静的生活,但应该不会为难她。
    于是他说:“不好。”
    薇拉“唔”了一声,然后又“唔?”了一声。
    “是你强迫我的。”阿斯塔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再开口控诉,发现她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努力回想的表情。
    “是吗”她有些心虚。
    不是也得是。阿斯塔想,他感觉到她
    的思维清明过来,有点记忆,最早也是他插进去后。大概去了两次的时候。
    她水真的好多。阿斯塔这么想着,肉棒又在她体内跳动了两下。
    “毕竟我没有魔力。”阿斯塔先发制人,“所以我好心带您回来,您却二话不说先将我禁锢,又坐上来强迫我舔您。”
    啊……被说得像个女淫魔。薇拉臊眉搭眼的,她真的十分羞愧。
    阿斯塔老师明显想要平静的生活,三番五次躲她,结果却被她恩将仇报。他甚至已经拒绝过她一次了,薇拉有些尴尬的想。
    “最后要我插你。”阿斯塔边说边咽了咽口水,其实他这时候应该表演的更委屈一些,一动不动将更有说服力一点。
    但他忍不了了,他翻身把女人再次按在了地上。在她清醒状态下,开始理直气壮的继续进出抽插:“而且你还说我丑。”阿斯塔显得很怅然,“我身为戴洼的混种,有些地方有异化的缺陷。”
    他语气冷静,但是腰臀却毫不收力,他耸动臀部,把薇拉干得水津津的。
    “我一直藏着我异化的特征,很自卑。”阿斯塔面无愧色,“您却非要把它拿出来笑两声。”
    薇拉没法反驳,一部分是因为快感,一部分是她觉得自己真的能做出这种事。
    说来在她的人生中,薇薇安对她那么讨厌也不只是单方面的原因。小公主刚进入社交场不久时,参加过精灵的舞会,她一如既往的把自己打扮成了粉红色的蛋糕。
    在她入场时,精灵们明显愣了一下,他们矜持又沉默的注视着人类话事人的妹妹。不知道该不该违心的赞美她的品味。
    就在那时,薇拉毫不留情地嗤笑了一声,她还记恨薇薇安烧掉她裙子的事。随着这一声笑,全场仿佛被默认传染了一样,意味不明的笑此起彼伏,尤其是一位黑暗精灵男仆。
    公主殿下再迟钝也知道这是在嘲笑她。
    于是公主殿下在宴席上,又脆弱的哭泣起来。精灵的笑声戛然而止,王子亲自出面安慰了她。
    ……很快薇拉心胸狭窄,带着精灵嘲笑天真的妹妹这件事就被四处传播了起来。
    “我是真的想笑,没忍住。”薇拉向库修斯告罪时还很强硬,“我才不要道歉,你妹妹讨厌的很。”
    库修斯无奈:“你怎么这么倔?”
    ……
    薇拉想到这儿,垂眸叹气:“您想怎么样呢?”
    “起码,”阿斯塔说,“先让我射出来。”
    “呜……”薇拉想了想,“那您射进来吧。”她伸出腿缠上男人,阿斯塔一点不客气,他压着她大开大合的操了好几下,让女巫又从嗓子眼发出舒服的哼唧声。
    薇拉感觉到他阴茎跳动,敏锐的感觉到他要射,缠得他更紧。然后他拔了出去,薇拉没想到,有些失落:“射进去没关系的。”
    “我怕你怀孕。”阿斯塔把肉刃放在她肚皮上,她亲眼看见那东西的前端鳞片分开,露出马眼,才吐出浓稠的精液,打在她的小腹上。
    “我不会怀孕的。”她说。阿斯塔射过后,又变成了温和的模样,闻言笑笑没说话。
    真的有点丑,已经高潮过好几次的薇拉目光落在肉刃上,颇有些冷酷的想。
    阿斯塔仿佛看懂了她的表情一样,附身又笑了一下:“您刚才可喜欢了,一直扭腰。”
    薇拉这才被他说得有些羞耻,她看阿斯塔,之前只当他是大哥哥一样的朋友,哪儿有被大哥哥操的扭腰的。现在是做不成朋友了,她说:“这件事是我不对。您可以好好想想,要什么补偿?我不会再打扰你,也会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这说的什么话?阿斯塔眉头一跳,觉得自己像是被放在了姘头这个位置。不……倒不如说就是,他是她的奸夫了。
    原先觉得不在意,现在却不满了起来。
    此时薇拉推了他一下,从他身上借力起开。她收拾了一下。然后平整呼吸,用魔法清理了自己和房间,让自己看着像个一丝不苟的女教师,她甚至盘起了头发。
    “再见。”她匆匆丢下这句话,然后走了出去。
    他听见薇拉和人交谈。
    “葛蒂瓦夫人,您喝了酒?”
    “一个人聊以解忧而已。”她的声音十分冷淡,“没必要问那么多。”
    ……
    她还贴心的掩上了门,看来真的很忧心被人发现啊。阿斯塔把前额的头发往后背过去,露出一个和气质不符合的张狂笑意来:“寻常人现在也看不到我,偷情也要会偷,不然就只能叫人赶走了。”
    他穿了裤子,没有穿上衣。他随手拿着衣服,裸着上身出了薇拉书房的门。
    在那条长廊里,来往的人都和看不到他一样。师生自由自在的交谈,只除了一个人,莱米勒从某个拐角转出来,神色复杂的看向阿斯塔的背影。
    他的裤子隆起一个弧度,他看起来也很热,额头上满是汗水。
    他本来想回宿舍,但脑海里一直想着薇拉,想得自己越来越硬,甚至有隐约的快感堆积,他几乎要在路上射在裤子里。鬼使神差的,他又折了回来。
    他觉得自己很奇怪。还想弄清楚薇拉的办公室为什么会走出半裸的深渊课老师……沉默了好一会儿,莱米勒想起自己在她的办公室钟偷偷扔过一只附魔的纸鹤。
    那只纸鹤能储存画面,做他的眼睛。
    記駐導魧網站:pO-(佌處為弌横)18點℃OΜ
    --

章节目录

灰烬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江淮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淮远并收藏灰烬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