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叁十五章
    墨瑾对卡洛菲唯一满意的地方就是他可以用各种手段拖住道格拉斯,使得她最近睡眠质量十分好。而且没有道格拉斯明着暗着的骚扰,还可以偶尔观赏一下他们两人各种囧囧有神的对话,墨瑾的心情简直不能太好有木有!
    说是唯一满意,是因为卡洛菲的行为。在第N次在小花园撞破别人的好事了之后,墨瑾从最开始的各种尴尬不适应转变为第N+1次的木然。没办法,卡洛菲脸皮太厚,完全没有所谓的羞耻感,有时候还会饶有兴趣地问她要不要加入……真想呵呵他一脸。
    好在墨瑾适应力还是很强大的,不适应也要逼着自己适应过来。大不了眼不见为净。所以她都是很识趣地要么呆在房间,要么跑到后山去,来了兴致便写生,没有兴致就发呆,日子倒是悠闲自在。
    突如其来的意外在平静的日子里悄然来临,打了墨瑾一个措手不及。
    “你再说一遍。”
    墨瑾抬手挡住自树缝间漏出来的日光,感觉一点寒意慢慢从心底里升起。但她的语气依旧平静无波,像一滩死水。
    唔,为什么感觉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呢?不是快要入秋了么?
    “姚修在我的手上,想见她,来那个我们暂住的酒店山上。千万不要有什么其他心思哦,否则,我不保证你下一次看到她会是在停尸房。我亲爱的姐姐。”
    “好,你等着。”
    是这几天太过舒服了吧,因为需要一段时间来整理一下她已经迷茫的思绪,所以才没有太过关注事态的发展,结果这一切事情在朝着一个她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发展。阮薇薇是怎么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连姚修她都没有告诉。
    也好,说不定是一个解决的契机。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有一个了结了吧,虽然比她想的时间要短了点,但无所谓,这条命是她捡回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被收回去了,趁着她还活着……
    ………………
    向前突出的山壁上意外的平坦,甚至还有点点绿草,山下吹上来的风有点大,墨瑾散着的头发四处飞舞着。她目光沉静,看着站在悬崖边一身红裙的阮薇薇,目光略过一旁被绑住了手脚,不知生死的姚修,“我们之间的事,为什么要牵扯到姚修?”
    “不是这样,姐姐怎么回来呢?”阮薇薇轻笑,清纯的脸上再也没有那种单纯的笑容,像突然卸下面具的假面人,让墨瑾一时有些不习惯。“放心吧,她只是昏迷了而已。说起来,姐姐和姚修感情真好呢,我都有些嫉妒了。”
    “谁告诉你的?”听到姚修没事,墨瑾提着的心放下了一些。
    “你不用知道。”阮薇薇昂起下巴,表情倨傲,“你怎么会没有死呢,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呢,姐姐。自从我来到阮家,姐姐就没有做过一件让我开心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有一次让我满意呢?”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墨瑾轻声说道,又忽的一笑,“我以为,我没有什么让你那么仇恨的。”
    “呵,你害得我名声尽毁,像一只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还要在监狱里度过我的下半生,你告诉我,我们之间没有那么大仇恨?!你……”
    “阮薇薇。”墨瑾忽然冷冷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让她怨愤的神情就这么僵在脸上,“你信佛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阮薇薇还没想到怎么回答,墨瑾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知道你不信,所以你不知道这世间还有一种叫做因果的东西。我害得你名声尽毁,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在监狱里度过你的下半生?那一次车祸是我自己制造的,栽赃到你头上?阮薇薇,你说这些话会不会有一点羞耻呢?”
    “那是你自己犯蠢,愚蠢的人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的。当我在孤儿院里受尽欺凌的时候,你被捧在手心呵护着;当我在养父母家卑微生活的时候,你和容逸情意绵绵。这何其不公平,就算我们不是同一对父母,凭什么有些人生来就可以当做珍宝,有的人生来却要被当做尘泥碾压。你守护不好你自己的东西,怪得了我把它们夺走?”阮薇薇声音吼得有些嘶哑,不甘的话语散在了风里。
    “什么叫不是同一对父母?”墨瑾敏感地抓住了这句话。
    阮薇薇嘲讽地冷哼了一声,“你别装了!要不是你把东西全部送到爸妈那里,他们怎么会舍弃我?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随你怎么想,”   墨瑾也沉了脸色,“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话的?”
    阮薇薇突然跪了下来,艳红的裙摆在空中扬起一道亮丽的弧度,“姐姐,我求你,你去和爸妈说好不好?让他们放过我吧。我才二十啊,怎么可以在监狱里待够大半生呢?”
    墨瑾往旁边走了几步,“我说过,我已经死了。现在,你还会认为我会帮你?”
    阮薇薇膝行了几步,抬头泪眼涟涟地望着墨瑾,眼中恨意一闪,从袖子里露出了一把匕首就向她划去。
    墨瑾一躲,脚下差点踩到姚修,顿了一下。这一下的时间阮薇薇已经站了起来又继续向她砍来,步步紧逼至悬崖边。墨瑾在躲闪的过程中不小心被划到了手臂,捂住伤口的她咬了咬下唇,在她扑过来的时候用一块小石子踢到了她的踝骨,在她踉跄地过来时,躲到了旁边,露出了身后不可见底的山崖。
    “啊!”
    一声惨叫,墨瑾冷冷地看了悬崖一眼,转身想回去解开姚修的绳子,脚踝却被狠狠地拽住,只用匕首插入山崖中支撑自己的阮薇薇冲她狰狞一笑,“我要死了,姐姐你也别想活。”
    匕首或许能够一时间撑住一个人的重量,但两个人明显不行。事情发生得太快,墨瑾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拽了下去。条件反射之下只好抓住了崖边,脚上还拽着一个人,只感觉用来攀着的手臂快断了。
    “阮薇薇,其实,我曾经想当过一个好姐姐的。”
    墨瑾低头,对着阮薇薇温和一笑,在她表情迷茫的时候,另一只脚狠狠往她的手臂踹去,看着她下落的身影敛了笑容,“真的。可惜,你没有珍惜。”
    似乎,支撑不住了。墨瑾脑子里闪过了这个念头,紧紧扣着崖边的手无力地松开,却又立刻被抓住。她抬头就看到了一脸狂喜的姚修,“还好赶上了,阿瑾,你再坚持一下,我把你拉上来。”
    墨瑾看到她手上捆绑的印记,和一些撞到划到尖锐物体的小伤口,再听到她的称呼,心下便明白了她应该早就醒了,“阿修,你没事就好。”
    “我肯定没事,”姚修说着,身子却不由自主地下滑了一些距离,脸色瞬间苍白,额头也冒出了点点虚汗,“阿瑾,你等着,我一定救你上来。”
    说话间,她的身子又下滑了一些,已经是半个身子都悬空了。   墨瑾一看,便立刻明白了过来,恐怕迷药的药劲还没有过,“阿修,快放手!”
    “我不放!”姚修低吼了一声,“阿瑾我告诉你我他妈还没原谅你呢!你知道我因为你的死有多自责,有多伤心吗?你活过来了居然不告诉我一声,在我身边不告诉我一声,看着我犯傻你很开心是吗?混蛋!”
    “对不起……”墨瑾表情软了下来,“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够苟活多久,我怕,告诉了你,有一天我又突然消失了怎么办?其实本来没有打算去打扰你的,可是,还是想看着你幸福,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不原谅你!”姚修用尽全力把墨瑾拉上来了一点,却又滑下去更多,手上的青筋都露了出来,却还在支撑,“再等等,再等等就好。”
    墨瑾皱了一下眉,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阿修,换一只手好不好,我这只手的肩膀受伤了,很痛。”
    姚修定神看去,果然看到墨瑾肩膀上那一处显眼到恐怖的血迹,伤口被拉扯着,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出血液来。
    “好。”
    换手的过程有些困难,姚修先要把墨瑾的两只手一起握住,才能把重心放到另一只手上。可是当她拉着墨瑾的两只手时,墨瑾却突然抬头冲她狡黠地笑了一下,“阿修,你知道吧,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舍不得的人了。没有看着你幸福我都不甘心呢。”
    姚修在眼眶里憋了很久的泪水终于落下了几滴,“说什么煽情的话呢,上来了再说。”
    “我只是怕现在不说会没时间啊,你记得幸福就好,不要老是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内疚而折磨自己了,你老是这样我都不放心。”
    墨瑾叹了口气,在姚修放开她那只受伤的手的时候,突然使力挣开了另一只,整个过程快得姚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混蛋!”
    姚修死死扣着地面,目眦欲裂,却似乎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了一个黑影也跳了下去,发丝划出一道绚丽的银光。
    “啧,真是老了,打不过人家也就算了,居然连跑都跑不过。嘶……不就拦了一下他吗,下手居然这么狠,好心没好报啊……”
    姚修抬头看去,朦胧的泪眼中看到了一个双手插兜个子很高的人,金黄色的长发在风中飘散着,比最灿烂的阳光还要夺目。
    想到刚刚跳下去的的黑影,姚修爬起来抹了抹眼泪,“小姐,刚刚那个……”
    卡洛菲望着崖底无限忧伤的表情僵了一下,笑眯眯地转过头,“你叫我什么?”
    华丽的声线的确蛮好听的,可是怎么好像一个男的?
    “唉,算了,中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生丽质难自弃?我一个长辈就不和你们这些无知的晚辈计较了。你放心吧,你的朋友没事的。”
    且不说她还有一半吸血鬼的血液,单是刚刚跳下去那个都不会让她有事的好伐?
    卡洛菲又开始望着崖底装深沉。
    没跳过崖,更没救过人,就这样了。(好想把墨瑾和姚修凑一对()啦啦啦)
    --

章节目录

血色爱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子衿悠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衿悠悠并收藏血色爱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