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奚又梦到了小时候的事。
    那时候妈妈刚刚带她搬到老街这一区来,她不大适应,也交不到朋友。
    大概小孩子的天性就是既天真又残忍的吧。
    他们时常把她围起来,用石头砸她,讥笑她是没有爸爸的野种。
    什么是野种?
    她回家扯着妈妈的裙子,傻傻的问,鼻血流出来,滴在她漂亮的高跟鞋上。
    “谁说你是野种的!”
    妈妈十分的不高兴,不过更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她弄脏了她的鞋子。
    “他们…别的小朋友…”
    “那你别和他们玩就行了。”
    高奚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她还是不知道什么是野种。
    不知道也没什么,比起求知欲得不到满足,饿肚子的感觉更让她难受。
    “妈妈,我饿了。”
    “行了行了,我给你买了饼干。别烦我,我要出去工作了。”
    “好……那你早点回来。”
    年幼的小女孩期盼能得到一个拥抱,可只等来大门反锁的声音。
    她自己擦干净鼻血,把弄脏了的衣服脱下来换掉。
    妈妈给她买了小熊饼干。
    她很开心。
    第一天妈妈没有回来,她却舍不得吃一块,她想和妈妈一起吃。
    第二天实在饿得受不了了,拿出几块小熊饼干,就着一大杯白开水吃了,这是她填肚子的小窍门,这样吃东西就很久很久都不会饿了。
    第叁天……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她饿得头昏眼花,不得已,又吃了好几块饼干,然后她着急的发现,只剩下叁块了。
    小姑娘急得直哭,这样下去,妈妈就吃不到了。
    咚咚——
    有人在敲窗户。
    高奚抬起被泪水模糊的眼睛,一张白嫩的小脸满是泪痕,十分的惹人怜爱。
    妈妈有钥匙……可不是妈妈的话,会是谁呢?
    她慢慢走到窗户边,然后爬上凳子,怯生生的往外面看去。
    却见是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
    他扬起灿烂的笑容和她打招呼:“你好啊!我叫齐越,今天刚刚搬到你家隔壁哦。”
    “你好…我叫高奚。”
    “你一个人在屋子里做什么呢?和我一起出去玩怎么样?”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找她出去玩呢。
    高奚有些开心,却很快又沮丧起来:“和我一起玩的话,你也会被讨厌的。”
    “为什么啊?”齐越不明白她的话,其实刚刚他是听见了哭声才会过来敲窗户的。
    没想到是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嘛!他还以为之前姑姑和他说过的红衣小女鬼的故事是真的……
    他眼前的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皮肤很白,像个洋娃娃。
    小齐越有些脸红,为了遮盖这一事实,他只好转移话题,邀请她一起出来玩。
    天气那么好,为什么要关在家里?
    “他们说我是野种……小哥哥,你想知道什么是野种吗?”
    小姑娘略显疑惑着天真的问他。
    野种啊……
    齐越当然知道,因为没有妈妈,他也被骂了无数次野种。
    她和自己一样吗原来。
    “就是,与众不同的意思。”
    这也不算说谎吧?
    “那他们为什么要打我……”
    齐越怒了,捏紧他的小拳头,“谁打的你,带我去找他,我让他重新认识你是谁!”
    高奚被他这幅样子逗笑了,破涕为笑的她看着更加的可爱,小酒窝里面仿佛装了蜜糖一样。
    好像一只姑姑带他去看过的波斯猫,好漂亮。
    齐越的脸更红了。
    可惜高奚出不来,低落的说道:“妈妈出去工作了,让我不要出门,把门反锁掉了。”
    “这样啊……”男孩看了一眼有钢条封住的窗户,显然让她爬出来和他一起去玩也是不现实的。
    他突然跑走了,高奚的眸子里写满了失落。
    又只有她一个人了。
    可过了没多久,他又回来了,还拿着两张草稿纸。
    在她面前扬了扬,爽朗的笑道:“看,之前在幼儿园,老师教我怎么折纸飞机,我们一起来玩!”
    高奚的小脸红扑扑的,显然很期待,“可…可是我不会。”
    “我教你啊。”
    这是一个宁静的午后,阳光投射在屋顶,挡住了一半的热烈,齐越站在明处,高奚融身在暗里。
    她看着阳光洒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忽闪出一种细碎的光芒。小男孩认真的迭着,拥有洁白羽翼纸飞机慢慢在他手里成型。高奚觉得自己从未这么渴望的想到外面去。
    “学会了吗?”男孩举起迭好的飞机,在她面前晃了晃。
    小姑娘点点头,“会了。”然后学着他刚才的步骤,迭了一个同样的纸飞机出来。
    “你真聪明,看一遍就会了。”
    高奚被夸奖得有些脸红。
    她没有去上幼儿园,妈妈也不教她做小手工,从来没有人夸过她聪明。
    只有偶尔她和小朋友们玩的时候才会听到他们互相炫耀,今天谁谁又被夸奖了。
    “那我数一二叁,我们一起扔出去啊。”
    她不解:“为什么要扔出去?”
    小男孩语塞了一下,“因为它是飞机,使命就是要飞出去的啦。”
    “飞到哪里去?”
    “嗯……天上、地上、树梢上、水塘里、跟着风,哪里都能去。”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拥有翅膀的纸飞机,内心有些羡慕,她也想做一只自由自在的纸飞机呢。
    齐越见她像是不舍的样子,安慰道:“没事啊,这只飞走了,我们再折下一只。”
    高奚可爱的笑起来,“好。”
    齐越觉得只要她一笑,自己连带着心情都会变得很好。
    他想,以后要多逗她笑才行。
    “那你准备好了吗?一、二、叁!——飞喽!”
    高奚看着他们两的纸飞机摇摇晃晃的飞起来,越过窗户,翻过围栏,往更广阔的地方去了,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里。
    “好玩吗?”
    高奚用力的点点头,“嗯!”
    齐越突然有些别扭起来,结巴道:“那、那我们,现在算是…朋友了吧?”
    “……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
    “当然了!我在这里也没有朋友,那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谢谢你。”高奚从铁杆窗户伸出小手,握了握他的手掌。
    “不、不客气。”他话音刚落,肚子就发出一声咕噜噜的响来。
    男孩的脸色爆红。
    在好朋友的面前发出这种声音,这实在太丢人了。
    高奚抿着唇,小声道:“你等我一下。”
    她跳下凳子,去拿了小熊饼干,留下了自己和妈妈的那块,准备拿最后一块给他。
    可转头她又顿住了,还是伸手把自己那块也拿上了。
    她再次回到窗户边上,把两块饼干都给了他,“给你吃。”
    齐越其实也一天没吃东西了,闻着饼干的香气咽了咽口水,“都给我吗?”
    高奚认真的点点头:“都给你。”
    她只留下妈妈的那块就好了。
    “谢谢!”齐越拿过饼干,一把塞进嘴里,差点感动哭了,他好久没吃过饼干了。
    “咳咳……”可因为吃得太急,不幸被噎住。
    小高奚也适时递过来一杯水,缓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咳咳咳……谢谢……”他红着脸道谢,这一整天他算是什么人都丢没了。
    “明天,你还来找我玩吗?”
    “当然了!你要是出不来呢,我就每天来找你,等你能出来了,我带你去放风筝!”
    小高奚的眼睛亮了起来,唇角翘起好看的弧度,期待极了,“真的吗?你真的会带我去放风筝吗?”
    他拍着胸脯保证:“当然了!我们是好朋友,我怎么会骗你呢。”
    短短的几个小时,他们就已经从陌生人变成朋友再变成好朋友了。
    他和她相遇的这一年夏天,和醺的风吹拂过他们的笑颜,连蝉鸣都变得不再扰人。
    ΝρΘ1⑧.℃Θm
    高奚从梦中悠悠醒来,一时间有些茫然。
    她回想睡前的画面,月光下的俊朗少年朝她笑着。
    “齐越!”她猛的坐起来,心如擂鼓。
    “在呢。”
    他拖着腮,坐在床边看她,“你的生物钟还真可怕,才五点呢。”
    明明昨天醉得那么厉害。
    “你…你没事了吗?”
    “还行吧。”
    齐越打了个哈切,怎么说呢,他现在不算有事,但也没有太轻松,他能感觉到那女鬼不停的想拖他回去。
    只要一睡着,恐怕就完了。
    不过昨晚看了她整整一晚,也不是太难熬就是了。
    又想起昨晚那段肉欲高涨的情事,他突然有些脸红,“你……昨晚的事你还记得吗?”
    高奚还在担心他的脸色不太好,听他突然这么问便有些迷茫,“什么事?”
    果然不记得了……
    齐越不知自己是遗憾还是庆幸。
    他颇郁闷的看了她一眼,闷声道:“快起床吧,去吃早点,该上学了。”
    高奚纳闷的同时仍旧很忧虑,拉住了他的手腕,“你不然还是回曲爷爷那吧,再多休息两天。”
    齐越笑着回握她的手,“没事,我跟着你可能更安全。”
    “什么意思?”
    “先出门再说,路上告诉你。”
    --

章节目录

我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Gigi007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Gigi007并收藏我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