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忱年想说这就不关他的事,可是对上小姑娘亮晶晶的眸子,到嘴边的话一转。
    男生微微抬手,指尖点在她胸口上,“干净又黑暗的地方。”
    灵琼愣了下,“你要我杀人?”
    景忱年收回手,“小公主不是已经杀过人了,怎么现在害怕了?”
    灵琼:“……”
    怕倒是不是怕。
    不过是在副本的副本里杀个npc,完全没什么心理负担。
    只是……
    这个要求是崽子提出来的,就有点震惊。
    灵琼抿下唇,问他:“没有找到时间会怎样?”
    景忱年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指尖从虚空,缓缓划过女孩儿漂亮的脸蛋,轻喃的声音犹如来自黑暗里的低语,“鬼怪会喜欢你的。”
    灵琼迎着他的目光,“那你也会喜欢我吗?”
    景忱年收回手,靠在一旁,“你怎么就跟我过不去呢?”
    灵琼哼哼唧唧:“谁让我喜欢你。”
    景忱年:“小公主,脑子有病的话,出去看看病。”
    灵琼捂着胸口,矫揉做作,“喜欢是你病的话,那让我病入膏肓吧。”
    景忱年:“……”
    都哪儿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
    “啊——”
    那边打架的玩家,被等待已久的鬼怪攻击,直接拖进黑暗的角落,没了生息。
    一群人顿时停止内讧,警惕地看着四周。
    街上明明有路灯,可此时依然觉得阴森,不知哪里来的阴风,吹进了骨头缝里了,冷得刺骨。
    “啊!”
    又是一声惨叫。
    大家扭头去看,只看见同伴被什么东西拖上旁边的高楼,消失在破损的窗户里。
    灵琼去看景忱年,后者微微偏头看着那边,面容温润,但眼底都是凉薄的笑意。
    灵琼眸子转一圈,“崽,这不是你干的吧?”
    能驱使这么多鬼怪同一时间到一个地方……
    “是我做的又如何?”景忱年并没否认的意思,“这就是我们不同的地方,我们不是一个阵营的。”
    灵琼不接那话,“你为什么袭击他们?”
    景忱年:“要什么为什么?我的存在,就是阻止你们通关。”
    灵琼在脑海里划掉几个可能,慢慢地猜:“你是要找什么东西吧?”
    上个副本,景忱年找到boss的尸骨才恢复实力。
    那这个副本呢?
    景忱年揉下眉心,“你去好好打你的副本行吗?别掺和我的事。”
    灵琼一本正经:“可你是boss,我打副本就是打boss,我不找你找谁?”
    景忱年:“……”
    景忱年想说脏话,但良好的修养让他忍住了。
    …
    “快跑……”
    “往左边,快点,冲出去,那边过去!”
    “这边也有鬼怪!”
    “怎么这么多鬼怪?它们过来了!”
    鬼怪偷袭,让玩家失去好几个人,此时鬼怪们也不偷袭,光明正大出现,群攻他们。
    在普通鬼怪中,有许多和小丑一样的童话鬼怪。
    鬼怪数量远超玩家,一起群攻过去,几乎是把玩家淹没在里面。
    有一些玩家手里有道具,此时也不敢再藏着,纷纷使出来。
    鬼怪把那些玩家堵住,也不要他们的命,像猫抓耗子一般,逗他们玩儿。
    景忱年见时机差不多,不和灵琼废话,从暗处出去。
    小丑见此,一溜烟跟上景忱年。
    鬼怪把玩家围成一个圈,那个壮汉和周五,此时都摒弃前嫌,背靠背,警惕着这些鬼怪。
    嘻嘻哈哈的鬼怪分开一条路,墨色长衫的男生,携着历史的洪流,不紧不慢地走进来。
    有那么一瞬间,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出现幻觉,走错时空。
    待他们看见男生身后,蹦蹦跳跳跟上来的小姑娘,表情又是一变。
    怎么又是她!!
    这个男生没见过,但灵琼他们认识啊。
    之前装npc骗他们,后来又卖入场券,想不认识都难。
    她怎么好像……和这些鬼怪是一伙的?
    这个副本,好像不是分阵营的啊!!
    有的副本鬼怪自己就分派系,和鬼怪结盟,运气好也可能通关,可明显这个副本不是这种模式啊!
    “都看我做什么?我只是来看看,看他。”灵琼把众人的注意力引到景忱年身上。
    众人:“……”
    有区别吗?
    你们不是一伙的吗?
    景忱年不在意灵琼的小动作,视线扫过众人,都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抬手在虚空一抓,那边一个人,直接从人群中飞出来,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人群倒抽一口气,忍不住往后退。
    他们刚才还有侥幸,这个男生是人的话,那现在这点侥幸就荡然无存。
    跪在地上的男人惊恐抬头,“你你你……”
    景忱年微微垂眸,在男人惊恐的视线中,抬手掐住他的脖子。
    “唔……放……过…救、救命……”男人想要挣扎,然而掐住他的力气,犹如一把铁钳,完全挣脱不开。
    他试图向身后的同伴求救,可惜此时同伴们还在震惊中。
    就算有同伴听见,也没有人敢直接上去救人。
    四周虎视眈眈的鬼怪,来历不明但看上去就实力超凡的男人,以及那古怪的女生,他们哪里敢上去送死。
    男人呼吸困难,满脸涨得通红,眼底的光彩逐渐黯淡下来。
    他要死在这里了吗?
    他还不想死……
    进入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男人挣扎的力气都变小了。
    就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钳住自己的力量突然一松,他跌回地面。
    “呼呼呼……”
    男人撑着地面大口喘气。
    没死……没死……居然没死!!
    然而欣喜不过两秒,脸上的狂喜定格,男人低头去看胸口,殷红的血迹流淌而出,染红衣裳。
    男人喉咙里发出咕噜声,却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景忱年抬手覆上男人眼睛,往下滑了滑,然后将人推开,抽出一张手帕,慢条斯理擦干净匕首上的血迹。
    灵琼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崽子这么凶残的吗?
    这……
    这也太好看了叭!
    不愧是她家的崽子,杀人的时候都是这么帅。
    倒在地上的男人身体开始消失,如鬼怪一般灰飞烟灭,在他消失的地方,静静地躺着一个魔方时钟。
    [18:34:51]

章节目录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墨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泠并收藏十万个氪金的理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