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强势的认为我刚才吃的药没作用,况且是几个小时前的事,药效早过了,还要我把药盒拿出来,让她看看。
    我深吸了口气,即将要忍不住脾气,把身份亮出来摊牌了。
    秦竹真从身后紧紧搂住我,手伸进我上衣里暧昧的抚摸着,我的气就泄了。
    我被迫吞了两颗退烧药,生无可恋的躺回了床上,不想再应付我哥的女友,用昏昏欲睡的态度拒绝她。
    我哥看上她什么了?长得姿色是不错,这个我没话说,毕竟秦竹真长得漂亮出色,他妹不至于貌不惊人,但是她太烦人了。
    秦竹真只是坏脾气,但是至少不多管闲事,他妹绝了,唠叨就算了,还玩强制爱。
    我被她灌了满肚子的粥,被强迫吞药,这妹子还想拿着体温计扒拉我衣服,要塞腋下,我有种要被强暴的感觉。
    幸好秦竹真挡住了,他不挡成吗?万一被她瞧见我身上的抓痕咬痕,几张嘴都说不清了。
    大概是觉得我受委屈了,等她离开后,秦竹真也没给我脸色看,只问我要不要去催吐,试试能不能把药丸给吐出来。
    我打滚耍赖要他抱,他也没拒绝,可见他也觉得我的遭遇太可怜了。
    熄灯后,我搂着秦竹真的腰,揪着他的头发,逼他仰头与我亲嘴,我的腿顶在他双腿间,一直在蹭他的腿间软肉。
    他的室友都还没入睡,不过他们都戴着耳机玩手机,尤其是齐堂员,他的耳机漏音太严重了,我都能听见他看剧的内容。
    所以即使我和他发出点动静,也没人会注意,说不定以为那亲嘴的声音,是有人在吃零食。
    我一路从他的嘴往下亲,把他的乳头给吸肿了,而且坏心的只吸肿单边,那滋味麻痒难受,让他忍不住伸手撸它。
    然后埋在他腿间,给他深喉。
    他爽到一直抬臀,用老二顶我的嘴,可我没这么好心要替他服务到底,怎么可能呢?他作梦去吧!
    我在帮他口交时,给自己戴了套,然后爬回他身侧,在他耳边对他说:「上来!」
    他怔住,久久没回应我。
    「你要是不听话,非要闹到他们发现,我也无所谓。」我就是吃定了他不敢闹。
    他沉默了会,缓缓的顺了我的意,翻身趴在我身上,双腿跪在两侧,任由我用手指沾着润滑液,插进他穴里。
    还在红肿的肉穴,不一会就张开嘴,被我的手指插得收缩不停。
    他也有了感觉,咬着唇,腰身随着我的动作摆动。
    我按住他的头凑近我,两人的唇瓣相触交缠,难分难解。
    或许他不会承认,事后还有可能翻脸,可是此时,他已经被我给征服了。
    张腿让我干穴,还让我亲嘴,那动情的模样,说他是被逼的,鬼才信。
    我抠软了他的穴,扶着老二顶进去,之前被我撑开狠操的肉逼,现在依旧软绵紧缠,温暖舒服。
    我让他自己动,顶多偶尔抬抬臀,深顶一下他。
    他的双手撑在我胸膛上,跪俯在我身上,臀肉起起伏伏,听着周遭传来的耳机杂音,还有室友翻身的动静,他紧张的双腿都在颤抖。
    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听见他细微的哑喘声,我喜欢他隐忍喘息声音,更喜欢发出声音的那张嘴。
    我把手指伸进他嘴里,强势的逼他吞含吸吮它,他无法吞咽的津液,顺着我的手指流了出来,把我逼的真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操他的穴。
    --

章节目录

高压锅炖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鳳家出個小雞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鳳家出個小雞精并收藏高压锅炖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