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乾沉默了片刻,然后重新咀嚼果脯。有一种淡淡的悲伤淹没了他,他心里百味杂陈,又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感情和冲动在翻江倒海。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这么喜欢吃果脯,难怪她总是给他喂果脯,原来她一直在用这种方式安慰他。
    “没关系……我才应该向你道歉。”姜乾说。
    “您何错之有?”李清瑶摸了摸他的头,望着街上的人来人往,轻声道,“日出扶桑一丈高,人间万事细如毛。野夫怒见不平处,磨损胸中万古刀……您觉得愤怒觉得难过都是正确的,君王乐民之乐,忧民之忧,然后才能王天下。”
    不是因为这个。姜乾心说。
    不过李清瑶误会也好,她要是没有误会,那姜乾才真的要紧张了。
    姜乾将嘴里的果脯咽下,心里万千思绪,到口中却只是怏怏的一句:“有时候我也在想,或许我真的没有文皇帝那种惊世卓绝之才吧,但是或可为高皇帝……”
    李清瑶摇头失笑:“难道成为高皇帝就一定更容易吗?昔日高皇帝,耀圣武,奋英断,提三尺长剑以翦暴政,用天下英杰乃抚四极。其中艰辛,可不比文皇帝少。”
    “但高皇帝成就帝业需要功人……你愿意做我的功人吗?”姜乾抬头望着李清瑶,眼神希冀。
    几个月前他还比李清瑶矮上半个头,但现在差距已经逐渐缩小,两人四目相对,晚风吹动李清瑶的鬓发,就像起舞的绸带,看得姜乾脸上微微发热。
    “我自当竭尽所能,不过,您不该这么想。自古未有帝王之业未竟,而先寄希望于有能臣者。”李清瑶轻轻呼了口气,露出半分无奈的笑容。
    “你又这么说了,能者多劳嘛。何况即使是文皇帝,当年也是率领天下豪杰,方才能成此伟业。自古哪有一夫独治的君王呢?”姜乾说。
    李清瑶微微蹙眉,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不过这一闪而逝的微表情并未引起姜乾重视。
    余怀的夜市也是熙熙攘攘,两人也只是沉默前行。
    “你,总是吃果脯,也是因为心里难过吗?”沉默了许久,姜乾抬头看了李清瑶一眼,又低下头。
    李清瑶没有回答姜乾的问题,只是提议:“要不要去茶馆休息一会儿?那里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
    姜乾默默地抬起头:“好啊。”
    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问。
    两人身处夜市,茶馆里也是格外热闹。店里人声鼎沸,口若悬河,谈天说地。
    “这小倪日真不是个东西,这次要不是青莲君,还真就让他们的诡计得逞了!”
    “倪日挑衅我国已数十年了,如今我余怀兵强马壮,又有张、余两位将军,不知何时才能挥师东进!”
    “摩奴也是,哼,跳梁小丑,前些年还想趁火打劫,难道真以为我余怀就不能灭了他们吗?”
    “不知道朝廷上诸公是怎么想的?若是哪天真打倪日摩奴,老子愿捐出全部家当!”
    “我也是,要是真能灭了倪日,老子宁可把钱全部上交国家!”
    “……”
    李清瑶和姜乾坐在一角,默默地听着众人胡侃,姜乾笑着道:“如此民心,某人却为一己私欲不肯用之。”
    “民心可以轻易改变,大人如风,小人如草,草上之风,必偃。”李清瑶不以为然,小声说着,随即起身,走到那些人面前,苦着脸对他们道,“别提了,我听说,朝廷好像真的要对倪日用兵了!”
    众人好奇地看过去:“你怎么听说的?”
    “我有个远房亲戚,就在尚书台当差……哦,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是个小吏,不过也常常能到不少消息!”
    “哦?朝廷真的要对倪日用兵?”不管真假,众人顿时来了兴趣。
    “他是这么说的,不过他还说,一旦朝廷大规模出兵,到时日费万金,下面赋税徭役又要往上提……听说,起码要涨三成!”
    众人一呆,随即炸了开锅。
    “涨这么多?那还让不让人活了!真是该死!”
    “朝廷之上衮衮诸公,哪个不比我们老百姓有钱?为什么不找他们要?”
    “真是肉食者鄙,凭什么要我们承担朝廷的穷兵黩武?”
    “就是啊!打下倪日能给我发老婆吗?我们又捞不到什么好处!好好的打什么倪日啊?”
    众人顿时骂作一团。
    “哎……这只是那些大人物商量的,未必会通过。我那亲戚说,应该也只是提一嘴,毕竟大王年纪大了,也该权力交替了,朝廷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大动作……”
    李清瑶又匆匆补充了一句,回到原本座位上。
    “您看,这就变了。”李清瑶说。
    姜乾眼角微微抽搐:“可你在说谎,他们总会知道这是谎言的!”
    李清瑶轻声说:“是啊,但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确定就是不确定。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定不会变的,尤其是和自己利益相关的时候,人能容易就会改变自己的立场。衮衮诸公不可全信,难道百姓的话就能轻信吗?”
    姜乾明白李清瑶这又是在教导自己,点头受教:“嗯,孤记下了……”
    李清瑶微微点头,然而又听姜乾笑道:“从今往后,孤只信你。”
    李清瑶微怔,轻轻叹了口气:“您不应该完全相信任何人,任何人都有可能背叛您,任何人都有可能欺骗您。”
    “包括你吗?”
    “对,包括我。”
    姜乾又笑,显然没有放在心里,只是笑嘻嘻摆手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我记下了,这样行了吧!”
    李清瑶微微皱眉:“这并非玩笑,而是一个君王……”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姜乾有些嫌烦,但是笑着道,“对了,这次祭拜文皇帝,我想亲自念诵祭文。所以,祭文能由你来写吗?”
    “……朝堂又才学者甚多,您何必让我写?”
    姜乾郑重地看着李清瑶,脸上请求,甚至带了丝撒娇之意:“毕竟是我亲自念的嘛,我还是想念诵你写的!”
    李清瑶低头笑笑:“好吧,臣遵旨。”

章节目录

仙子不当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李白不太白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白不太白1并收藏仙子不当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