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中,是一片属于竹的世界。
    长竹如林似海,淹没了术道门派的弟子。
    每一根竹皆似修炼成精,拔地而起,化作青衣男女,围攻着那上百名年轻弟子。
    “中计!”
    “是妖怪所化!”
    “妖孽受死!”
    “不要怕,只不过是一些初入气感的精怪。”
    起初术道门派的弟子们还能与竹精抗衡。
    凭借开府、观魂的修为,配合药粉、法符释放术法,倒也收割了一批又一批竹精的性命。
    不少术道弟子越斗越兴奋,战意昂扬,斗志勃发,只觉得毕生所学,终于派上了用途。
    然而竹精的数量实在太多,漫山遍野,蜂拥而来,死了一批又来一批,依旧前赴后继。
    并且越往后,竹精的修为越高,显然都是积年老竹所化,不少竟已达到观魂之境。
    而最强的几名上道门弟子也才不过观魂。
    术道弟子们这才意识到不对劲。
    他们想要突围时才发现,自己已经弥足深陷,被困竹海,失了先机。
    最终,众人只能退守于山壁前。
    原本斗得不可开交的中道门弟子和上道门弟子,此时也早已不计前嫌,联手拒敌。
    “这些竹精本没有这么厉害,都是受到妖术点化,才拥有观魂境的修为。只要我们杀出这片竹林,它们即便追出来,也会化回凡竹。”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清秀的少女,身着一袭淡黄色的裙纱,眉宇清冷若雪,二十之龄,便已拥有观魂之境的修为。
    适才她斩杀竹精的数量也是众人里最多的,乃是出身上道门云天宫的女弟子。
    众人苦苦迎敌,无暇分心。
    要么已知突围不了,凶多吉少,更是懒得回应。
    唯独一名身着蓝袍的青年,掐指释放出一道道剑光,一边从容战妖,一边苦笑道:“可眼下我等根本突围不了。上面那个妖怪,就是在拿我们当诱饵啊。”
    听到同为上道门的一剑山弟子所言,黄裙少女眸子微颤。
    她抬起头,看向山壁竹亭中,正在微笑抚琴的清癯男子……也是那个变身成不良帅,将他们骗来竹林的妖怪。
    那妖怪身上的气息,似乎并不强大,也就观魂境左右。
    然而那妖怪抚琴时的韵律,透着玄而又玄的意境,俨然是在指挥操控着漫山遍野、前赴后继的竹精,宛如军阵,将他们困死在此地,重创,羞辱,却迟迟不下杀手。
    “如果我们是诱饵,那所引诱的……”
    “自然是我们背后的师门。”
    “我早已捏碎警符,可师门到现在都没有派来援兵。”
    “大家不用慌!师门定是在推演卜算,寻找我们的具体位置!”
    “是啊,我们这么多人都陷落于此,师门定会派护法长老前来援救的!”
    大多数术道们弟子依旧对师门充满信心与期盼,相互打气鼓劲。
    可也有部分弟子,眼神渐渐黯然,战意也愈发消沉。
    譬如云天宫的何海清。
    又譬如一剑山的庞芥。
    他们虽然年纪不大,可出身上道门,从小见惯了‘上道无情,人人皆为棋子’的师门作风。
    纵然自己是师门这一代的佼佼者,可仍算不上那几个被师门视若珍宝的仙苗。
    即便师门已经发现,自己等人在红尘历练途中,被妖怪所困。
    可也只会在第一时间,选择推演卜算,查明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之后,再派高手营救。
    这便是大局。
    在这过程中,妖怪是否会因为等得不耐烦而痛下杀手,这就无关大局了。
    “何师妹,可有捏符向云天宫传信?”
    “有是有,不过又有何用?事到如今,只能靠自己了。”
    “也是,只能怪我们自己无能,陷落妖怪的局中。”
    两人的传音里,虽无半句埋怨自家师门,可也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失落与悲戚。
    忽在这时。
    一股磅礴的气息,从峡谷外传荡而来。
    “铮!”
    回荡峡谷竹林的琴声戛然而止。
    上方的竹亭中,抚琴男子猛然按住双掌,狭长的眸中浮起一丝喜色。
    可很快,那抹喜色变成了惊讶与困惑。
    “不对,来的怎么不是……”
    它话音未落。
    轰!
    环绕峡谷的青雾隐阵,被一颗硕大的蛟头撞破。
    百丈黑蛟腾空飞来,幽深的眸子深处,萦绕着淡淡的血光。
    而在蛟龙头顶正中央,立着一名白袍翩跹的僧人。
    月光洒落,在僧人的脑后溅起一圈光晕。
    一时之间,竟无法看清他的面貌。
    无论是上百名正满怀期盼的术道门派弟子,还是悬壁抚琴的竹妖,都愣在当场。
    来者,并非他们期盼中的术道门派高人……而是谁也不曾想到的组合,一条蛟龙与一名僧人。
    周逸环视全场,目光落向那名妖气翻腾的男子,眼底浮起一丝喜悦。
    “阿弥陀佛,终于找到你了……小僧的青烟祭品。”
    他之前为了释放烛龙出世,而饶恕了泾河小龙一命,也因此错失了一缕青烟,说不遗憾那定是假的。
    此行太安郡,从隐市街一路杀至这郡外竹谷,最终目的,便是为了补偿那缕青烟啊。
    不等周逸多说什么,烛龙已经呼出龙息,化作飓风,卷起下方谷中密密麻麻的竹精。
    它的嘴巴猛然张大,竟比半条身躯还要高。
    须臾间,数以千计的绿袍男女被吸入龙口之中。
    它大口咀嚼片刻,“呸”地一声吐出,绿袍男女化作一根根枯朽折损的竹木,陈尸山谷。
    周逸也没闲着。
    他腾身而起,面朝山崖悬壁之上,那名清癯洒脱,仙风道骨的竹妖,微笑着一掌拍出。
    感受着僧人掌中堪比封号太守的气息。
    竹妖眸中浮起异色。
    一边施展妖术,一边淡淡道:
    “僧人,你我无冤无仇……”
    话音未落,戛然而止。
    却是它想起了那道杀僧令。
    身为杀僧令的执行者,它又怎会与僧人无冤无仇?
    只不过这些年来,天下间早已没了高僧大能,杀僧令被束之高阁,更多时侯只是一个象征。
    好好的杀局,眼看已经成功了一半,竟被一个僧人莫名其妙地闯入!
    君上那边又该如何交代?
    竹妖狭长的眸中浮起恨意,不再压制气息。
    强横的气势冲天而起,同样都是封号太守,它自然不惧一个僧人。
    数以万计的青气从峡谷地下升起,宛如剑雨,旋转着疾射向半空的僧人和黑蛟。
    退守于峡壁边的术道弟子们面无人色,绝大多数都瑟瑟发抖,眼神惶恐,有惧怕也有侥幸。
    从那密密麻麻的青气中,所释放出的气息之强,堪比一方中道门的护山大阵。
    何海清俏脸僵硬:“竟是接近真人的大妖,还真是看得起我们……”
    庞芥满脸惊骇,旋即苦笑:“难怪师门迟迟不曾露面,倘若派来的是一位魂气护法,那也是送死。除非出动真人境的长老。”
    这时,峡谷半空中,浮现出一道庞大的掌影。
    仿佛乌云一般,笼罩住偌大的谷地,也将漫天青气,压于掌下。
    掌影四周则溢出璀璨金光,环绕扩散,犹如即将破云而升的朝阳。
    顷刻之间,便吞没了那千万道青气。
    整座峡谷为之一震。
    竹妖脸色大变。
    “你怎么……”
    同样都是封号太守,僧人怎么就强这么多……未等它想明白,笼罩金光的巨掌已然落下。
    嘭!
    山壁裂开了一道深陷的掌印。
    一根通体赤红,隐泛紫光的竹子,出现在凹壁之中。
    原本深厚霸道的妖性,已在周逸掌下陨灭。
    竹妖已毙,魂飞魄散。
    竹中的灵气却仍未散尽。
    “赤竹?”
    周逸看向从竹上升起的黑色小字:
    很久以前,江左某地曾有一片竹峡,峡中村民食者竹笋,庇者竹瓦,载者竹筏,柴者竹薪,衣者竹皮,书者竹纸,履者竹鞋……总之日常所需一切,都离不开竹。
    其中有一根竹,生来赤色,尤显不凡。
    常有一头金色大鸟飞来,停落竹上,往往一停便是数日。
    村民奇怪,想要赶走那鸟,可无论怎么丢石头,就是打不中那鸟。
    忽有一夜,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那竹子忽然迎风而涨,一夜之间长高了五倍。
    第二天后,村中发生了一桩怪事。
    十多名村民一夜之间离奇身死。
    他们身体干瘪,皮肤生皱,容颜苍老,仿佛被妖魔吸光了精血。
    村民大惊,请来一名术士前来除妖,可第二天,那术士也死了,死状和那些村民一模一样。
    连续请来三名术士都没用,不断有村民离奇死亡,村民们终于忍受不了,打算全村搬迁。
    而就在他们作出这一决定的当夜,宿命般的厄运,终于彻底降临于这座村子。
    全村人在一夜之间,被吸光了精血,变成了干尸。
    而那根不知吸食了多少人血的赤竹,终于妖性大成,化作人形,遵照其师之命,游历人间。
    由于它根脚是竹,也是文人雅士眼中最为清高的植物,因此它常化作读书之人,儒雅之士,结交人间官宦。
    积年累月,久而久之,它竟也能沾染甚至收容一丝紫微之气。
    虽然不多,可也足够它蒙混过关,穿过守阵,进入隐市街的不良人衙署。
    而它另一个身份,则是乱道盟中,翻天君座下的传法使者。
    竹妖本身修为,就已高达封号太守。
    至于那名翻天君,自然修为更胜一筹——十多年前,就已是一名封号节度使。
    真正让周逸感到意外的,并非那名翻天君的修为,而是它的本体根脚……
    “飞上竹头,日夜传道的金鸟……是一头金翅大鹏鸟?乱道盟中,三十六路妖王之一?按照某些神话典故,它不是应该与佛门大有渊源吗?”
    周逸没有深想下去。
    他是来找方子期肉身的,顺道杀个妖,打个牙祭而已。
    一个封号太守的竹妖,无论放眼人间还是妖界,都非同小可。
    想来能够换取更浓郁的神秘青烟。
    他正想召来烛龙,返回太安郡。
    那些退守于石壁前的年轻术修们,已经纷纷掠出,眼里有震惊,也有仰慕,随后朝向周逸遥遥参拜。
    堪比中道门派主、上道门长老的大妖,竟被僧人随手一巴掌给拍死。
    这僧人的修为究竟是有多高?
    不少中道门弟子早已通过半空中的黑蛟,认出了周逸的身份。
    “多谢荡魔法师救命之恩。”
    “之前在骑仙峡前,荡魔法师已经救过我等,法师慈悲,实在感激不尽!”
    “恭喜法师,收服了泾河小龙当坐骑。”
    半空中,烛龙睁开双眼,眸中喷薄出一丝恼怒。
    正要发作,就见僧人笑吟吟地看来,表情立即变得乖巧起来。
    自己才不可能当任何人的坐骑,哪怕对方是当世仅存的菩萨,只不过暂时依仗其庇护罢了。
    哼,只是盟友!绝不是坐骑!
    周逸见中道门弟子都还记得自己,没有被天机所蒙蔽,也就意味着他们对自己包括僧人并无恶意。
    他也不知,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随着现如今,自己的修为越来越高,倒也无所谓暴露,更何况对方只是几名还算年轻单纯的术道门派弟子。
    好吧……不止几名,是上百名。
    周逸注意到,这群年轻术修中,不仅有之前见过的中道门弟子,还有一些生面孔。
    “晚辈何海清,云天宫弟子,参拜圣僧!”
    “晚辈庞芥,一剑山弟子,感谢圣僧救命之恩。”
    以何海清和庞芥为代表的上道门弟子,紧随一众中道门弟子,拜向周逸。
    他们对于自己被一个师门前辈口中,绝不可能存在于世的僧人救下,既感惊讶又觉好奇,唯独没有先入为主的恶意。
    毕竟佛门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销声匿迹。
    师门前辈出于种种原因,对于往事也几乎绝口不提。
    周逸双掌合十,微笑道:“诸位无需多礼。此番妖劫,诸位也算平安度过,若还想得那‘仙缘’,我们太安郡中再相见。”
    众弟子面面相觑,表情古怪,神色微妙。
    何海清躬身道:“晚辈自然不敢与圣僧争仙缘,晚辈这就返回云天宫。此番红尘历练,能遇圣僧,实属庆幸。临别前,不知是否有幸,聆听圣僧教诲。”
    另一名中道门弟子也毕恭毕敬道:“还请圣僧宽恕晚辈的贪心。若能得圣僧教诲,我等也算是不妄今次下山一趟了。”

章节目录

我竟然成了圣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寒武刹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武刹那并收藏我竟然成了圣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