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飞机,隔离点就在问县。
    在风景秀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面,是隔离,也是休养。
    大巴车开过来的时候,路两边早就准备了欢迎的队伍,一样有交警骑着大摩托在前面开路。
    徐原兴奋地说:“哎,咱们乡亲们也来接我们了。哎,是我妈诶,我爸也在。嘿……”
    徐原又兴奋地想去扒窗户了。
    钟华见状赶紧把他给扒拉回来了,呵斥道:“干什么呢!注意形象,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要淡然一些,亲切一些,稳重一点。”
    徐原对这个曾经的老大,还是有些畏惧的,他缩了缩脖子,突然又道:“哎,钟老师,你老婆孩子也来了。”
    “哪呢,哪呢,哪呢?”刚还说要淡定的钟华,差点没把自己的脑袋也塞出玻璃外,他死命招手:“瑶瑶,爸爸在这儿呢!”
    徐原看的阵阵无语。
    其他人也赶紧往外看,是不是自己的家人也来了。
    壮壮跟坐在身旁的小桃手牵手,也抓紧向外看去。本来小桃父母还挺兴奋的,但是一看到壮壮和小桃那么亲热,小桃爸爸一下就愣住了。好家伙,去武汉一趟,女儿没了?
    丁师姐也在往外面张望,终于看见了岳山这个憨憨了。
    许阳也看向了窗外,寻找了一下,找到了自己父母,还有张可,还有张三千的身影。
    许阳露出了笑容,朝着他们招手。
    “那,在那。”张可指着车窗玻璃。
    “哪?”许阳父母赶紧看去,也不管有没有认出来吧,先招手就是了。
    许阳不停笑着,思绪万千感慨,虽然心中有万千思念,可现在还不是团聚的时候,经过这段欢迎区域,他们就被送进五星级酒店隔离休养了,这是给他们的特殊待遇。
    到了酒店,许阳跟家里人通了视频之后,安心在酒店里休息了。
    躺在床上,阵阵疲倦袭上来,他已经两个月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系统。”许阳在自己失去意识之前,还是呼唤出了系统。进入系统的空间,他的精力就会恢复正常的。
    系统把页面弹出来,许阳粗粗看几眼自己的属性资料,然后问:“现在有奖励吗?”
    “哒哒哒……”系统弹出对话框:“鉴于传承人在此次抗疫中表现出色,发挥出了中医治传染病,治大病的能力,并且多次在网上为中医正名,扭转了中医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形象,因此获得奖励。可由传承人自行选择偏中药类,还是偏理论类的传承。”
    许阳稍稍疑惑,这个智障又出新花样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说:“偏中药类的吧。”
    “滴……选择完成,虫类药的应用,江苏南通,跟师朱良春。开始穿梭……”
    “跟师?”许阳顿时一愣,他也没想到竟然是回到过去跟师。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许阳就感觉自己的意识被吸走了,再然后白色光芒就已经刺的许阳睁不开眼。
    “哎,哎,你干嘛呢,怎么愣着了?许阳,许阳,你帮我拿一下药,我跟人家结算一下药钱。”
    耳旁传来这样的声音,许阳究竟不是第一次穿越了,也还是有些经验的,虽然眼睛全是刺目光芒,看不见,但他还是伸手去接了过来,圆圆滚滚的,还挺光滑,冰冰凉凉的。
    “这是什么?什么药材啊?”许阳有些疑惑,眼前的光似乎有些消散了,隐隐约约能看见面前有两个人,但他只能看见轮廓,却看不清人。
    面前两人似乎是在算钱。
    许阳很努力地看着,眼前的画面也渐渐清晰起来,一个宽厚的背影站在许阳面前,对面是一个面相黝黑精瘦的农民模样的人。
    对面把钱算完了,背对着的许阳的那人转过来,说:“走吧,我们要赶紧联合诊所了,病人还在等着呢。”
    “好。”明明对方已经把脸给转过来了,但许阳看着还是有些恍惚,就跟自己成了近视眼似的。他赶紧伸手揉眼睛。
    这一下子,他也把自己手上的药材给带上来了。
    揉了几下,眼睛终于恢复清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那已经贴近了面部的药材。
    “什么东西?”许阳拿远一看,顿时头皮都发麻了,那冰冷的触觉,狰狞的面貌,让许阳的脑袋都来不及多想,恐惧就潜意识爆发出来,他惊叫一声,下意识甩手就吓得把手上的东西给扔了出去。
    毒蛇!
    他妈是毒蛇啊!
    许阳吓一跳。
    站在许阳面前的朱良春先生也吓一跳,他也惊叫一声:“你干嘛呢。”
    他赶紧往旁边跑。
    许阳也下意识看向那个方位。
    然后就见那条毒蛇在天边划过一个优美的曲线,然后啪嗒落入到了旁边的小河里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朱老看向了许阳,嘴角忍不住抽了几下。
    那个精瘦老农也看呆了。
    许阳不好意思抬头看向天空,感觉好像是有一只乌鸦飞过去……好尴尬啊,刚才那条毒蛇好像是死得吧?
    这什么破系统!
    越来越不靠谱,怎么一过来就让自己看不见呢。
    突然这么一下,一点心理防备都没有,这哪里压得住灵魂中的恐惧嘛,自己下意识一扔,谁能想到交易地点还就在河边……
    许阳尴尬地看向那个精瘦农民,问:“大叔,还有吗?”
    那农民:“……”
    今年尚未到四十岁的朱良春,突然感觉到内心苍老了很多……
    朱老带着许阳往回走。
    许阳臊眉耷眼地跟在了后面,穿越这么多次,还是头一次这么尴尬的。
    朱老也忍不住叹息。
    “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许阳尴尬道歉。
    朱老摇摇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可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突然就走神了,我不是放你手上的吗?你还被吓一跳,你没看见吗?”
    许阳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朱老说:“这下可难办了,这是条白花蛇,虽然有毒,但是效果奇好。大众药房都没药了,好不容易听说这边农民打死一条,你又给我扔了,诊所还有个病人等着呢。”
    许阳更尴尬了,他好久没这么尴尬了,他只能问:“诊所病人什么病啊,要不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朱老说:“类风湿关节炎,已经晚期了。”
    许阳愣了一下,类风湿关节炎,在后世被医学界普遍认为是无法治愈的绝症,因为这是免疫系统的疾病。
    尤其发展到了晚期这个地步,更有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外号,叫做活死人病,生不如死。而且很容易累及人体多个器官,很容易造成其他器官衰竭,严重危急人体生命安全。
    朱老摇摇头,说:“只能再等等了,先用别的药,缓一缓病情,等找到蛇再说吧。”
    许阳沉沉点头。
    两人走回了城里,就看见十字街头围着一堆人。

章节目录

中医许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唐甲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甲甲并收藏中医许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