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有些明白当初希尔薇在白雾世界说过的那些话了。
    当时他只是将一个村庄的村民和同伴的性命放在天平上衡量,而刘泠杉做的选择,是拯救百万人的性命,还是牺牲百万人,去培养几个未来可能拯救更多人的人。
    地位越高,能力越强,那么所要做出的决定就越是残酷。
    坦白说,苏明并不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价值,他觉得自己在这一个月里修炼获得的收获,根本不可能和百万人相提并论。
    所以,他觉得刘泠杉的决定,一定还有更深的原因……否则副局长不可能做这样的决定。
    “我先带你们参观一下这里,三位请跟我来。”
    阿克拉提亚的声音打断了苏明的思考,他带着苏明三人穿过倾倒的教学楼,走进旁边的员工宿舍,然后他们依次参观了宿舍、食堂、医疗室。
    这整个学校都被简单划分成三个大部分,教室完全改造成了放置伤员的地方,这里所有的学生都不再上课,而是负责轮流看守黑雾。
    “这个学校里现在有六百名学生,a级以上的有五十九名,一般从黑雾里出来的怪物都是c级,普通学生就能解决,但有时候会出来a级的怪异,就只能靠天赋比较好的学生们去战斗。”
    说完,阿克拉提亚停下脚步,转身谨慎地询问道:“三位……都会异化吧?”
    “嗯,我们都会。”谷东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那表情就像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异化的技巧似的。
    苏明连忙在一旁纠正道:“刚刚入门,虽然能勉强使用,但还没有经过实战的考验。”
    阿克拉提亚听到苏明的话,本来喜悦的神情荡然无存,脸上平添了一丝忧虑。
    不过他很快便振作了起来。
    “能使用就足够了,对方那些怪物,必须得用异化才行我们这里一个会异化的都没有。”阿克拉提亚说道。
    “为什么不把掌握异化的异能者调过来?”苏明问道。
    “前线的战斗强度是有高低的,我们这里怪物出现的频率最低,厉害的人都在其他地方坚守。”阿克拉提亚回道。
    苏明心想,这绝对也是副局长的刻意选择,她知道他们现在实力有限,所以特意选了一个压力很小的驻守地。
    苏明有种感觉,这次任务应该也是训练的一环,而训练的目的,大概是希望他们努力将异化用于实战。
    “敌人究竟会是什么级别的呢?”苏明期待地自言自语道。
    ……
    黑雾区里,一辆车轮胎爆胎,速度缓缓慢了下来,刘泠杉打开车门下车,发出一声没有含义的笑声。
    “爆胎了,之后用走的吧。”刘泠杉一边说,一边看向光线昏暗的前方。
    黑雾内部,他们的可见范围只有三十米,再远的地方就非常昏暗了,但好在这里指南针没有失灵,所以他们可以朝着一个方向不断前进,只要能朝着一个方向不断走,就绝对能抵达黑雾的最深处。
    “为什么要把那三个人带来这里,来这里前你没收到关于黑雾生物的报告吗?”林德下车,冷冷问道。
    “收到了。”
    “那为什么还带过来?那三个人应该还没熟练掌握异化吧?”
    “苏明已经差不多掌握了一点了,另外两人还完全不能将异化用于实战,但他们的异能很适合防御,如果他们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谁是战斗的核心。
    只要他们三人能好好配合,刚才我们杀掉的那只生物,他们应该可以应付……而且,不是还有你徒弟嘛。”刘泠杉笑道。
    林德眉头皱了起来:“我有个问题一直想要问你。”
    “问吧。”
    “为什么你要用这么激进的教育方法?”林德问道。
    在培养异能者后辈的过程中,大部分导师都会选择将学生训练到可以维持生存的水平,然后再将他们扔进危险的战场里。
    而刘泠杉不一样,她只会带学生入门,之后就直接将他们丢入战场。
    普通导师的教育方法,好比拳击教练教会一个学生拳击基础,再让他上擂台和对手打比赛,而刘泠杉则是只教会学生戴拳套,然后直接把学生关进八角笼里,去打生死黑拳。
    林德从来不认同刘泠杉的教育理念,他觉得这种教育过于粗糙,而且没有优势可言。
    “真是问了一个好问题,但解释起来很麻烦,以你现在的社会经历,或许听不懂我的解释,所以还是算了吧。”刘泠杉说。
    林德眉头皱的更紧,心中郁闷得很。
    自从他获得s级专员的称号之后,已经没人能用这种敷衍的语气和他说话了,就算是联盟的高层,拒绝他提问时用词都很委婉,但刘泠杉却会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你太笨了,说了你也不懂,还是别知道了。”
    说实话,那样很伤自尊,虽然从小到大一直被这么伤自尊,但他还是无法适应。
    林德深呼吸一口气,严肃问道:“你说说看,说不定我能听懂。”
    “呵!如果你说‘我绝对能听懂’,凭着你这份自信,我还浪费时间和你说几句,但就你现在这种不自信的心态,感觉说了也是浪费时间。”刘泠杉嘲笑道。
    “你说,我能听懂!”林德压制脾气,重新说了一遍。
    刘泠杉瞥了林德一眼,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笑声,然后说:“你知道我活了多久吗?
    “两百年?”
    林德试探道,认识刘泠杉这么久了,他从没从任何人嘴里听到过刘泠杉的具体岁数,他只知道她获得很久,她是第一批加入联盟的人,而且她刚刚加入联盟没多久,就获得了不死战神的称号。
    “比这个还要久,我在大崩坏之前就获得再生能力了。”刘泠杉说。
    林德脸色为之一变,他狐疑地看着刘泠杉,想要看清对方是不是开玩笑。
    “你学过大崩坏前的历史吗?”
    “崩坏之前的历史不是必修科目。”林德回道。
    在大崩坏之前,大陆是一个整体,每个国家都有着自己的历史,这些历史和国家的地理位置息息相关,研究历史有巨大的借鉴意义,所以才有这么多历史学家孜孜不倦地研究。
    但在大崩坏之后,地域格局彻底改变,人类社会秩序几乎推倒重来,许许多多小型社会陆续出现。
    从那以后,就很少有人研究大崩坏之前的历史了。
    学者们就算研究禁忌岛社会演化的过程,都不愿意研究那些崩坏前的文明。
    毕竟有许多有价值的课题放在面前等着历史学家去一一研究,放着那些珍贵的近现代历史不研究,去研究已经崩坏掉的大陆历史,那就是愚蠢。
    “华国你总应该知道吧,现在我们说的话都是中文。”
    “这个我知道。”
    “唐宋元明清呢?”
    “是朝代,我知道。”
    “我是明朝时的人,我在那时出生。”刘泠杉面无表情道。
    林德微微吸了一口凉气,身为s级专员的他,久违的有些激动,听刘泠杉说起自己的出生,他就感觉一副传奇的画卷正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明朝……这就是传奇的开端吗?
    林德心里默默想道。
    “简单说一下关于刚才那个话题的观点吧,我从明朝时出生,那时是封建社会,我是一个平民老百姓,那时我的再生速度也没有现在这么快,只是能让伤口快速止血愈合而已。
    总之,那时候我的生活很苦,出生不久就遇到饥荒年,靠吃土活了下来。
    后来遇到了一个人,然后做了强盗,一直活到了清朝,然后遇到了外国联军的入侵,当时华国差点就沦陷了,应该说是已经沦陷了。
    但那时诞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人,他拯救了这个国家,直至如今他还是我最崇拜的偶像。”
    “那个人也和你一样在大崩坏前就有异能?”林德忍不住插话道。
    “哈!异能算什么?那位伟人拥有的可不是异能这种随处可见的东西,你们这些在大崩坏后出生的年轻人,都不会明白他究竟有多么伟大。”刘泠杉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林德皱起眉头:“他是什么样的人?”
    “是一个能看穿未来,改变了世界的人。当时亿万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像蚂蚁一般在油锅上煎熬……国家四分五裂,内忧外患时,是他站了出来。
    他对所有人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所有人说,愚公移山,人定胜天。
    他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将分崩离析的国家融合重铸,将流离失所的人聚集一处。
    那时,所有人都成了同一个人,所有人都不再为个人,而是为集体着想。
    他站上了顶点,对全世界说人民万岁。”
    刘泠杉停下脚步,用力眨了眨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
    这一刻,林德竟然从刘泠杉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悲伤。
    林德震惊了,他认识刘泠杉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这个女人流露出悲伤的表情,这让林德更加好奇,能被刘泠杉这样推崇的伟人究竟是谁,是爱因斯坦还是牛顿?还是什么淹没在历史里,不为人知的英雄人物?
    “后来呢?”林德问。

章节目录

高维猎杀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月入寒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入寒渊并收藏高维猎杀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