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笑笑走进书房,开口正准备讲话,身后的埃尔顿从他身边穿过,托着银盘到苏明面前,银质托盘上放着一罐已经加温过的肉,旁边还有一瓶尚未开封的水,这就是苏明的午餐,虽然简陋,但逼格还是不一样。
    “埃尔顿,谢谢,你下去吧,我和老周有话要说。”
    “是。”
    周笑笑看着老管家离开,书房的门刚一关上,他便开口质问:“这次你打算怎么做?外面的人全都乱套了!”
    “这可不像你,冷静点,面对的局面越是复杂,就越要冷静。”苏明拿起勺子,开始吃午饭,他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可以想象其他人的肚子也和他一样。
    在吃不饱的情况下,人类这种生物会更加吝啬于付出,想让大家饿着肚子贡献自己的力量,的确有点强人所难,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如果这次分配可以强迫,那还好说,但如果这次是自己选择是否战斗,到最后不会有人当那个承受伤害的人。”周笑笑盯着苏明,缓缓推了推眼镜,神情严肃道,“我已经听到了一些不好的言论,一开始提出这种建议的人不知道是谁,但赞同这个方案的人不少。”
    “他们是想要舍弃老人吧?根据统计,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有五十多人,七十岁以上的有十一人,五十岁以上的更多,这些老人不参与劳动,但却享受着和其他人一样的食物,这的确会让那些付出劳动的人感到不快,我能理解。”
    周笑笑有些吃惊,他望着苏明的脸,竭力想要从苏明脸上看出些什么,他看到了从容,镇定,而且一点也不犹豫,看起来……似乎……他好像也已经做出了决定。
    “你本来,就打算这么做?”周笑笑倒吸了口凉气,眼中流露出一丝厌恶。
    苏明吃饭的动作一顿,抬起头,一脸懵逼地盯着周笑笑:“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这么做,如果单单从现实物质因素去考量这些问题,当初我根本就不会分给那些老人家食物。
    如果我们做不到人人平等的话,那和弱肉强食就没区别。
    如果我们能把老人和年轻人区分开来,那么异能者也可以把自己和普通人区分开来,更强的异能者会和弱小的异能者划开界限,就和健壮者鄙视瘦弱者一样。
    异能者至上时代的社会形态会在我们这个大家庭重演,然后之后的结果,你应该能想象吧?”
    “哦,这、这样啊,说的很有道理。”
    周笑笑点头表示赞同,内心一阵汗颜,他刚才竟然以为苏明会牺牲那些老人,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可是,如果苏明不用这个方案的话,还有其他方案吗?
    “这么说,你想出其他的办法了?”
    “姑且算是吧。”苏明说,“但度过这次危机并不代表今后也会安然无恙,到底牺牲谁的矛盾永远不会消失,下一次游戏开始时,或许就没这么好运了。我必须尽快开始行动。”
    周笑笑闻言,心中十分感慨,他对眼前这个人升起了深深的敬意。
    在这种人类互相竞生的环境中,人类都会回归原始的本性,能在这种残酷的环境中保持这样的品德,绝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苏明现在想要拯救所有人的行为,无异于走钢丝,他想做的事,难度等同于要在一个四面笔直的崖低开辟出一条逃离绝境的生路。
    说实话,高尚的品德,抱着自己必死的想法,或许还能维持,但要为所有人寻找一条活下去的生路,并不是单靠道德和自身能力就能做到,周笑笑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意志,才能相信在魔鬼的地盘上,还能有活着出去的办法。
    “不是我要泼你冷水,我们之前讨论过,如果没有办法,最后要选十三人,你会怎么选?”
    “我还没有想好……但我觉得有人选比没人选来得好,至少活着出去的会是人,而不是怪物。”
    ……
    漂亮的小姑娘坐在花园里的树上,白嫩的脚丫荡来荡去。
    树下,猫头鹰的所有队员在草地上席地而坐,人手边都是一罐空了的肉罐头。
    “哥,那家伙感觉很强。”白羽飞晃着脚丫子,随口说了一句。
    背靠大树的白驰飞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妹妹说话,于是回道:
    “既然连小羽你都说他很强,那他应该的确不弱,或许在s级异能者里也是比较能打的,我现在基本确定他就是那个苏明了,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不是温室里的贵族所能拥有的,他一定跨过了不少死亡。”
    “通缉令上说,他有一种可以夺取异能的异能,会不会现在他装成好人的样子,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异能者信任他,然后把我们的异能也夺走?”白羽飞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白驰飞哈哈大笑,伸手捏了捏妹妹的脸蛋。
    “不会的,就算他真的是打那种主意也没关系,他夺取异能肯定有前提条件,并且完成这个条件的难度并不小。短时间内我们不用担心他会有什么动作。”
    “但是老大,刚才他那个方案,简直就是摆明了把命交到我们手里,这种人真的会是杀人魔吗?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做的所有事都不像坏人。”毛球低着头,轻声嘟囔道。
    白驰飞微微颔首,说道:“你说的没错,的确是很奇怪的方案,说实话,连我都没想到他会这样做。暂时就看看之后会发生什么吧,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哈哈!”
    ……
    两天后,距离猎杀目标的到来还有一天,就在这一天,那个胸膛是人面的怪物又来了。
    当时,苏明还在书房里一如既往地沉思,埃尔顿敲开了门,告诉他那个怪物又来了。
    当苏明下楼之后,所有人已经在花园里等着了,他们入躲避瘟神一般,让出一片巨大的空地给人面怪,人群前方的人因为不想过于靠近,所以拼命往后挤,然而人群后方的人却想要一睹怪物真容,拼命往前挤,于是场面就变得相当滑稽。
    等到苏明到场,现场紧张的氛围才缓和不少,而那个人面怪一直在重复相同的一句话。
    “分组,选择战斗?还是受伤?”
    苏明上前,开口向对方提出问题:“能不能选择战斗,但并不参与实际的战斗?”
    “分组,选择战斗?还是受伤?”
    人面怪重复之前的话,并没有回答苏明的问题。
    虽然有点遗憾,但这也算在苏明意料之中。
    “他们选择战斗,而我选择受伤。”苏明指着旁边的人说。
    人面怪朝苏明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胸口的嘴巴开合,用古怪的声音询问道:“你们的选择?”
    “我选择战斗。”白驰飞上前一步,举起手道。
    “我也是,战斗。”
    “选择战斗。”
    “选择战斗。”
    得到了他们确认的回答,人面怪不再纠缠,缓缓扭动身子,看向周围的普通人:“你们的选择?”
    被质问的人面露惊恐,害怕地看向苏明,苏明冲对方歪了歪头,安抚道:“没事的,告诉它你们不选。”
    “我……我们不选!”
    “对!什么都不选!”
    “我们不选!”
    每个人都放弃了战斗,但也放弃了承受战斗带来的伤害,对此,这只怪物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反对,它只是安静地转过身,迈着缓慢迟钝的步子,缓缓往庄园外走去。
    至此,分组已经决定好了,战斗的人数二十八人,而负责承担伤害的人数,只有一人。
    苏明转过身,冲所有人拍了拍手:“好了好了,都散了!大家都去睡觉吧,只有养精蓄税保重身体,才有力气对抗那些恶毒的游戏!不要太担心了,一切都在计划中,这一次的食物看起来不少,之后说不定能稍微吃的好些了。”
    一般宽慰一半画饼,在苏明的安抚之下,人们纷纷松了口气,脸上久违地露出笑容,人群中有一个小孩跑出来,来到苏明面前,抱了抱他的大腿,然后抬起头对苏明露出天真无邪的微笑:“谢谢大哥哥!”
    苏明一愣,眼神慢慢变得柔和,他摸了摸对方柔顺的头发,笑道:“不用谢,都是我该做的,快快去睡吧,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
    紧接着,一个老人也从人群中走出,来到苏明面前,抓住苏明的手,泪水从沟壑纵横的脸庞上滑落。
    “辛苦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奶奶眨着泪光闪闪的双眼,嗫嚅道。
    苏明拍了拍对方的手:“没事的,越是危难的时候,大家越要团结,夜深了,您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
    听到这话,老人才点点头,走回人群,她的儿子扶住老人,向苏明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而苏明报以微笑。
    人群散了,苏明独自一人回到书房,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紫色的月亮,脑中思绪万千。
    “不睡觉吗?今天还要加班?”
    耳边蓦然响起熟悉的嗓音,苏明身体一抖,猛然一惊。
    他迅速转身向背后看去,但身后却空无一人。
    没错……是的……她本来就不该在这里。
    “哈,竟然出现幻听了,是太累了吗?”苏明苦笑,在书桌前脱力般坐下,抬手蒙住自己的脸。
    夏晓瑜,我想你了。

章节目录

高维猎杀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月入寒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入寒渊并收藏高维猎杀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