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和萍萍的儿子昶昶一天天长大,可是萍萍却越来越烦忧。
    这孩子不爱说话,沉默寡言。
    就连刚刚会说话的骁骁,呀呀呓语都比昶昶的话多。
    她有那么多孩子,1个女儿和5个儿子。
    个个都是性格活泼,只有昶昶例外。
    有时候,她和几个男人跟昶昶对话,昶昶都是一言不发,沉默地看着他们。
    他是一个寂寞的孩子。
    不爱跟另外五个兄弟姐妹玩,总是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默默地吃饭,一个人默默地画涂鸦。
    就算是跟萍萍在一起也很少说话。
    萍萍常常抱着昶昶,跟他说话,问他什么他也不爱应声,就是点点头。再跟他多聊点,他就抱着萍萍,把小脑袋埋在萍萍的锁骨处。
    大哥呢?
    昶昶出生后,他基本没有怎么管过这个儿子。
    就像对萍萍那样——既不冷漠,也不亲昵。
    萍萍和宗熙知道为什么,但是目前,他们也说不了大哥什么。
    因为,大哥不只是对昶昶这样。
    之前的晟晟、小葫芦、小毅,还有后来的骁骁,大哥都是这个态度——没怎么管过。
    哪怕当年晟晟是宗家下一代唯一的男丁,大哥虽然高兴,但是平时生活上也没怎么管晟晟。
    直到晟晟叁岁以后,开始懂点事了,也该启蒙了。大哥才开始对晟晟的教育上心。
    毕竟,晟晟是宗家的接班人,该教的都得教。
    而现在,昶昶还没到叁岁。
    虽然是大哥的亲生儿子,但是大哥不管他,他们完全说不了大哥什么。这个儿子,也不是大哥想要的。
    他们当初非逼着大哥要了个孩子,或许这就是后果。
    这个家里,大哥唯一用心的孩子,只有糖糖。
    从糖糖进入宗家的那一刻,至今仍是盛宠。
    即使昶昶出生了,大哥住的楼层,也只有两个人住着——大哥和糖糖。⒣аǐㄒаnɡShцщц.In(haitangshuwu.in)
    外界津津乐道,恒宗的大宗总真的是爱女狂魔。
    恒宗已经有很多产业划到了糖糖名下,很多具有收藏价值的钻石珠宝更不用说。
    文悦城已经在全国开了10座。按照糖糖的岁数增长。就像是她的生日礼物一样……
    这些都是大哥为糖糖打下的江山。
    对此,裴老爷子又气又没办法。
    毕竟,他怎么样也没办法跟宗政比拼。
    裴老爷子有权有地位,却没钱。他可拿不出那么多钱给孙女,让她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
    萍萍的思绪转回昶昶身上。
    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不爽了。
    “在想什么?”宗熙发现身下的女人又走神了,皱眉,往前用力顶了一顶。
    她的男人太多了,孩子也多。
    让她分心的人与事,太多了。
    “唔……没有……”萍萍搂住宗熙的脖子,呻吟了一声。
    她开着腿,闭着眼睛,全身放松,去感受男人壮硕的粗长,在她体内一进一出。
    宗熙的肉棒从容不迫地占有她的每一寸肉径。
    此刻,男人的龟头顶在她阴道的最深处。
    萍萍觉得舒服极了。
    可她的脸上,依然愁眉不展。
    “还说没有?你额头上都有个‘川’字了……”宗熙越想越气,开始箍着她的腰身,进行全力冲刺。
    终于,宗熙把萍萍撞得花枝乱颤、满面潮红,连话都吐不出来的时候,他的龟头贴住她的子宫颈,一股股精液激昂地喷射进她的体内。
    “啊……”宗熙满头大汗,压住萍萍。下半身还在用力地喷发,像是要把他体内所有的精液挤到萍萍的体内。
    男人稍作休息了一会儿,便从萍萍体内拔出了自己湿漉漉的那物。
    他的精液,立刻顺着萍萍的大腿流了出来。
    宗熙躺到了她旁边,搂着她,吻了吻她的唇,跟她进行事后的爱抚。
    萍萍见他今晚有些喘,微微吃惊——
    今晚他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他们这才做了半个小时呢……
    难道是……
    他的性功能退化了……
    不过想来也是,宗熙都43岁了,哪能永远像毛头小伙那样有劲……
    这么一想,萍萍忽然有些可怜他了。
    抱着他的玉臂,又紧了紧,像是安抚他似的。
    似乎察觉到她的柔情蜜意,宗熙愣了愣,想起刚才她的分心,吃味了,继续盘问她,“你还没告诉我,刚才在想哪个男人?”
    “……”萍萍无语,生气般地拍了拍他的胸膛,“胡说八道什么。”
    “难道不是?”宗熙一声冷笑,心里开始揣测,最近是谁比较能给她添堵。
    他先从最能给她找麻烦的王应晨开始想。
    因为最近老莫和老裴貌似没惹萍萍。
    倒是王应晨,前不久把萍萍气得不轻。
    那个二世祖买了两辆车。一辆黑色,一辆红色。其中那辆红色的,给了萍萍。
    美其名曰——情侣车。
    关键是,两辆车一共花了一亿多。
    虽然,对他们来说不算多,但是对萍萍这个常年节俭的贵妇而言,简直是难以理解。
    当时,王应晨还很嘚瑟地把他们几个都叫上了,去看他给萍萍送的新车,企图秀一把恩爱,让他们去围观他和萍萍给新车“剪彩”。
    王应晨说自己买了新车,是一辆黑色的。萍萍刚想说“家里不是有这么多车吗”,后来想想他在商场上也是要面子的。买辆新车,也是撑场面的一种。算了,勉为其难理解他。
    没想到,下一刻,王应晨掀开另一辆蒙着红丝绸的新车,告诉萍萍,“Surprise!这辆是送你的!”
    那一刻,王应晨意气风发的脸,跟萍萍第一次见他开超跑时的那张桀骜不驯的脸,重迭在了一起。
    萍萍差点气晕了过去,回过神来的下一秒立刻对着王应晨破口大骂,“创业艰难,守业更难。你们家的钱从天上刮来的吗?!我是没车坐吗?家里的车多得都快长毛了!我又不会开车,你送我一辆车干嘛?!你赶紧给我退了!”
    然后拂袖而去。
    宗熙、莫珩林和裴瀚文都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真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至今,萍萍都还在生王应晨的气。
    那应该就是在想王应晨这个混蛋没错了。
    宗熙这么一想,觉得自己猜对了。
    没想到,萍萍提起了一个名字,却不是他们四个男人之一——
    “我在想昶昶……”
    --

章节目录

浮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组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组组并收藏浮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