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哥,你说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严氏架着自家夫君的胳膊,领着醉态的吕布回家,期间还不停地数落着自家夫君,“虎头他们也真是的,明知道你刚赶回家,还让夫君你喝那么多的酒。”
    吕布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没事的芸儿,今日难得大家高兴,多喝一些酒也没什么,倒是叔父他们提前离开,我这心里多少有些难受,我这还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叔父他们去说。”
    回想起张里正他们,临走时脸上浮现出的表情,吕布这心中多少有些不好受。
    严氏宽慰道:“夫君不要多想,叔父他们也是担心你,像夫君独自一人,领军去往中原之地平叛,我们吕家村的年轻人,就没有在夫君身边帮衬,你说叔父他们心里能好受吗?”
    “当初叔父要让虎头他们,跟随夫君你一同前去,可夫君那时却怎么劝都不答应,恐是怕连累虎头他们。”
    作为吕布的妻子,严氏这心中在清楚不过,自家夫君是怎样的性情,恐那时自家夫君,心中便生出了想要杀死江丰的念头。
    只是后来这黄巾贼乱爆发,吕布又被江丰谴派出去,随后自己这个域外来客出现,这杀江丰的心思,也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只是后来彻底融合了记忆后,那想杀江丰的心,又再度涌现出来。
    吕布醉笑道:“到底还是芸儿了解我,当初我就想杀了江丰那厮,只是后来出了这档子事,谁能想到我吕布,能去往汉室各地,最后还在雒阳城,跟那群臭虫不断博弈……”
    回到家的吕布,可以说是彻底放下了心中的戒备,这让在后抱着睡着的吕玲绮的蔡琰,有些痴痴的看着,从未见到过吕布这一幕的她,感受到了吕布发自内心的高兴。
    “或许此前的奉先哥哥,就没有真正高兴过吧。”
    回到家后,吕布笑着站稳身躯,看了眼在蔡琰怀中熟睡的小女,便轻声对蔡琰说道:“昭姬,今日绮儿就跟你一起睡,这小家伙也是累了一天了,就不要再把她吵醒了。”
    说完便自顾自的回到自己房间,一旁的严氏见状,不放心的嘱咐蔡琰几句:“昭姬妹妹,绮儿夜里睡觉不老实,有蹬被子的习惯,你一定要给她盖好被子,现在夜里凉了,万莫受凉生病。”
    蔡琰点点头道:“姐姐放心,我一定会看好绮儿的,姐姐你快去照顾奉先哥哥吧。”
    说完这些,蔡琰便小心翼翼的抱着,已经熟睡的吕玲绮,蹑手蹑脚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了眼进屋的蔡琰,一旁站着的严氏,先是将家门关好,随后又拿起一个木盆,盛上一些热水,随后便走进屋来,看着四仰八叉躺着的夫君,娥眉微蹙,接着便端着木盆,放在床边。
    将自家夫君的靴袜去掉,随后便将盛着热水的木盆端来,把自家夫君的脚放进去,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这一天又没少喝酒,烫烫脚有助于解乏。
    正准备起身关门的严氏,却被猛然坐起的吕布一把拉住,说了一些让严氏觉得害羞的话,“芸儿,我好想你啊。”
    严氏嗲羞道:“都是老夫老妻了,夫君怎会说出这般言语出来。”
    见自家美妻这般,喝醉酒的吕布,在严氏的惊呼声中,便将美妻一把揽入自己的怀中。
    “再是老夫老妻,那芸儿也是我的挚爱。”吕布笑着轻勾严氏的鼻梁,身上流露出几分霸气,这让坐在自家夫君怀中的严氏,脸庞上浮现出几分红晕,低头,含情脉脉的说道,“妾身也想夫君了。”
    “哈哈哈……”听到自家美妻这般说,吕布当下便大笑起来,一脚踢开盛满热水的木盆,说着便将怀中美妻放到床上,“夫君,门还没有锁。”说完便娇羞的趴在床上。
    吕布见状,笑着摇摇头,接着便起身朝屋门处走去,打开一点门缝,探头看向离得较远的屋子,见屋中烛火已灭,嘴角露出几分笑容,接着便将屋门锁好,吹灭了照亮屋中的火烛,快步朝着床上走去。
    “芸儿,夫君来了。”在吕布的坏笑声下,严氏娇羞的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而这一夜对吕布、严氏来说,那是充满快乐的一夜……
    “咯咯咯~”
    一把推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吕布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宿醉带来的反应,使得吕布现在有些头痛,本在自己身旁入眠的美妻,此时却不见了身影。
    看到床边放着的干净衣物,吕布脸上露出几分笑容,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昨夜疯狂的种种行为。
    穿戴好衣服后,吕布推开屋门,看着美妻正在忙碌早饭,对一日两餐的地方百姓来说,早饭要是吃不好,那是没力气下地干农活的,当然他们吕家,是不需要做这些的。
    “夫君~”正在忙碌的严氏,见到自家夫君走来,这脸上瞬间便浮现出几分红晕,显然是想起了昨夜的疯狂,带有几分娇羞的瞥了眼自家夫君,接着便低头忙碌着。
    见自家美妻这般,吕布发出爽朗的笑声:“哈哈,芸儿,你夫君可是饿了。”
    严氏娇羞道:“稍等一会儿,饭食马上便做好了。”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吕布叉腰看着家中的一切,那心中畅快极了,这才是我要在汉末奋斗一生的最终目的嘛。
    有疼爱的美妻,有活泼好动的小女,这要是不能奋斗出一些事业,让她们都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那自己这一辈子活得太失败了。
    不就是挑战系数增加了不少,没事,老子身边有这么多的猛将悍将,有的是机会把这些塞外异族尽数干翻。
    在蔡琰、吕玲绮疑惑的目光下,吕布站在原地,自顾自的发出爽朗的笑声,这让二人都觉得很奇怪。
    “吃饭了……”看着站在原地傻笑的夫君,严氏白了一眼,便对发呆的蔡琰、吕玲绮喊道。
    原本平静的小院,就这样再度变得欢喜起来。

章节目录

回到三国战五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仗剑至天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仗剑至天涯并收藏回到三国战五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