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深了,李节独自坐在书房之中,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几样小菜,不过虽然只有他一个人,但却摆放了两副碗筷,看起来就像是在等什么人赴宴一般?
    两更天刚过,就听有人轻轻的敲门,李节笑着起身亲自开门,当打开房门时,果然看到蒋瓛就站在外面,这让李节也再次笑道:“蒋兄请进!”
    “李兄客气了,本来我早应该来拜访你的,只是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所以还望李兄海涵啊!”只见蒋瓛这时也冲李节一拱手笑道,虽然多日不见,但两人依然保持着当初的称呼。
    蒋瓛已经回京城一年多了,但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和李节基本没有任何走动,哪怕是偶尔遇到,两人也都是点头而过,没有任何的交谈。
    这并不是两人间的交情断了,而是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比如蒋瓛,现在已经是锦衣卫的高层,而李节则是老朱的心腹,如果他们走的太近,先不说别人会怎么想,光是多疑的老朱那一关就不好过。
    “蒋兄不必解释,你我都清楚眼下的情况!”李节闻言也是一笑,随即请对方进到房间坐下,并且亲自给对方斟酒道,“蒋兄你回来也有一年多了,不知在锦衣卫中感觉怎么样?”
    一提到锦衣卫,只见蒋瓛就立刻叹了口气,伸手把酒一饮而尽道:“不瞒李兄,我这一年过的可十分窝囊,毛指挥使看我不顺眼,老是故意找我的毛病,偏偏我还得罪不起他,只能忍气吞声的混日子,我现在都后悔从高丽回来了!”
    “蒋兄你可没说实话,难道这一年你仅仅只是混日子?”李节闻言却再次一笑道,以他对蒋瓛的了解,对方绝对不是个混日子的人,而且以他的能力,哪怕有毛骧的打压,恐怕也难掩蒋瓛的光芒。
    果然,蒋瓛听到李节的话再次嘿嘿一笑道:“我这一年当然也没闲着,表面上看,毛骧在锦衣卫中一手遮天,除了陛下,谁也管不了他,但他这个人行事霸道,已经得罪了不少人,哪怕是锦衣卫中也有一些反对他的人,所以这一年来我也暗中与这些人接触,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果。”
    “蒋兄果然厉害,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而蒋兄就是有准备的人!”李节闻言也不禁赞叹道,难怪历史上蒋瓛能接替毛骧成为锦衣卫指挥使,这个人的确有几把刷子。
    蒋瓛听到李节的话也是眼睛一亮,因为他已经听出了李节的言外之意,当即也再次追问道:“李兄你是不是从陛下那里听到了什么风声?”
    “差不多吧,其实当初你刚回来时,我就感觉陛下要对锦衣卫动手了,只不过没想到陛下这么有耐心,一直等到现在也没有下手。”李节再次一笑道。
    老朱平时的脾气十分暴躁,这也给了外人一个错觉,以为老朱是个脾气急躁的人,但其实仔细一想就会发现,老朱在大事上可一向十分有耐心,否则也不会接受“缓称王、广积粮、高筑墙”的建议,没有耐心的人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这么说来,我总算有出头之日了!”蒋瓛闻言也坐直身子一脸惊喜的道,虽然当初李节就曾经和他提过,毛骧的位置可能不稳的事,只不过他回来这么久,一直隐忍不发,有时候让他自己都有怀疑自己是不是要一直忍下去?
    “蒋兄你的出头之日的确不远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蒋兄,日后一定要吸取毛骧的教训,万不可走上他的老路!”李节这时却一脸郑重的提醒道。
    锦衣卫的权势太大,如果掌权的人再不知约束,那很可能会引起当权者的警惕,比如现在的毛骧,老朱已经准备要舍弃了,而后来锦衣卫分为南北两个镇抚司,再加上东厂甚至是西厂的建立,本质上就是为了牵制锦衣卫,防止锦衣卫一家独大,从而威胁到皇权。
    “我明白,多谢李兄的提醒!”蒋瓛闻言也再次向李节道谢道,他是个聪明人,当然也明白李节的意思,如果他不想走上毛骧的老路,那日后就必须收敛一些,行事做人也必须要低调,最好是让人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
    “哈哈,蒋兄是个聪明人,其它的话就不提了,我在这里先敬你一杯!”李节当即举起酒杯道。
    “承李兄吉言!”蒋瓛也笑着举杯,两人碰了一下这才一饮而尽。
    随后李节招呼蒋瓛吃菜,两人也边吃边聊,因为这么长时间没有走动,李节也有许多事情想问蒋瓛,而蒋瓛也向李节打听了一下宫中的动向,李节则挑一些能说的说了,不能说的则是半个字也没提,蒋瓛是个聪明人,当然也知道有些事情最好不要知道,哪怕李节敢说他也不敢听。
    “对了,锦衣卫千户胡江,与李兄的关系好像很复杂啊?”这时蒋瓛忽然停下筷子再次向李节笑道。
    “蒋兄为何忽然提到胡伯父?”李节闻言也是一愣,随即也抬头看着他问道,以蒋瓛的身份,肯定知道自己和胡江之间复杂的关系。
    “嘿嘿,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胡江这个人十分滑头,说他是毛骧的人吧,可又不太像,我曾经试探着想要招揽他,可他却没有任何的表示,这让我也有些担心,日后万一毛骧倒了,恐怕他……”
    蒋瓛说到最后也没有再说下去,胡江没有站队,表面上看是两边都不得罪,但其实却是骑墙派,这种人有时候反而是最危险的,因为日后无论哪一派得势,都可能会清理掉这些骑墙的人,蒋瓛正是知道李节和胡江关系复杂,所以才好心提醒。
    李节闻言也露出沉思的表情,他与胡江的关系的确十分复杂,虽然对方是个十分势利的人,但却能在关键时刻尽量照顾李家,后来李节也曾经提醒过胡江,让他与毛骧保持距离,不要被毛骧牵连进去,现在看来胡江虽然听进去了,但做法却还是有问题。
    “这个……我找个机会和他通一下气吧!”李节最后终于开口道,因为他忽然又想到上次见到那位胡家小姐的情形,虽然两人有缘无份,但他也不忍心看到胡家倒霉。
    “李兄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啊!”蒋瓛闻言也不禁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当初胡江那么对李节,可李节却丝毫不计较,蒋瓛自问可做不到,不过李节越是这样,他越是觉得李节是个可交之人。
    “唉,我们两家的关系可远比蒋兄你知道的还要复杂,有时候能帮就帮一把吧!”李节也再次一笑道。
    李节与蒋瓛一直聊到快三更天时,蒋瓛这才告辞离开,他这次前来见李节避开了所有人,李节也支开了家里的下人,为的就是不让别人知道他们见面的事。
    最后李节亲自送蒋瓛离开,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后,李节这才背着手回到房间,毛骧终于要倒台了,锦衣卫也要变天了,不过以老朱的性子,估计接下来就会再次削弱锦衣卫的权柄,因为经过数次大案后,锦衣卫的权力扩张太快,已经引起大臣的不满,再不整改锦衣卫的话,可能会引发更大的乱子。
    第二天一早,李节像往常一样进宫,本来他没打算去见老朱,却忽然被老朱叫到东暖阁,进来后却一眼看到一脸沮丧的朱标,以及一脸怒火坐在书案后的老朱,看样子他们父子间似乎又发生了什么争吵。
    李节对这种情况早就习惯了,老朱和朱标之间的父子感情很深,但感情深并不妨碍他们争吵,这就像是一些夫妻一样,平时也是吵吵闹闹的,其实感情可能比一些不吵架的夫妻还要好,吵闹更像是他们夫妻间的相处方式,老朱和朱标父子之间也是这种情况。
    “参见陛下!”李节快步上前向老朱行礼道。
    “不必多礼,你不是说船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吗?”老朱大手一挥,随即就再次问道。
    “不错,船队已经准备完毕,秦王等人也随时都可以登船!”李节也立刻回答道,同时他也立刻猜到了朱标与老朱争吵的原因,估计还是因为朱樉去倭国的事。
    “很好,命你立刻带朱樉登船,押送他出海!”老朱咬着牙再次吩咐道,说话时也气鼓鼓的盯着朱标。
    “啊?我也要去?”李节闻言却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老朱竟然让自己亲自押送朱樉。
    “你不用出海,只要把他押送到出海口,然后就可以回来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要给朕盯紧了朱樉,无论他提什么要求,一率不准答应!”老朱再次吩咐道。
    “臣……遵旨!”李节说话时看了看旁边的朱标,最后还是点头道。
    “父皇,儿臣去送送二弟总可以吧?”朱标这时终于一脸挫败的开口请求道,说话时也两眼通红,声音也有些哽咽。

章节目录

我要做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北冥老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冥老鱼并收藏我要做驸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