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事后的第二天,阮圆圆趁蒋女士还未醒来,连忙收拾行李,搬出了蒋词家。
    蒋词目睹了她搬离他家的全过程。
    他没有阻止她,也不曾给予帮助,只是用那双布满血丝的、疲倦深沉的眸子,眷恋缱绻地凝视着她。
    他送她到楼下,在她转身离去前,他给了她一个拥抱,在她额头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他嗓音干哑,却字字清晰,温柔缠绵:“我在未来等你。”
    我们是有未来的,所以,我在未来等你。
    阮圆圆眼睛酸胀,眼眶险些兜不住泪水。
    她微微颔首。
    他放开她的瞬间,她第一次觉得,这个冬天漫长又难捱,残酷且冰冷。
    阮圆圆打车回原先租住的房子。
    这个时候,高三学生已经开学了,一中附近的店铺也已开始营业,给这街道添了些烟火气息。
    她提前下车,在这烟火气中,踽踽独行。
    靠近一中校门的知止楼里,高三学生的朗朗读书声,若有似无地飘了过来。
    她在一家早餐店前停下,看着蒸笼逸出的腾腾蒸气,有些失神。
    店老板给她拿了两个包子,又递给她一杯豆浆,和蔼道:“高三早就开学了,怎么你这时候才回学校啊?”
    阮圆圆接过装有食物的两个袋子,扫码付款,讷讷道:“我高二……”
    老板一怔,讪笑:“高二不是还没开学么?你回来得可真早……”
    她赧然一笑,不说话了。
    她独自住了几天,便迎来高二下学期。
    她跟蒋词再次见面,是开学第一天。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们的状态,从热恋
    ρΘ1⑧кáň.cΘм(po18kan.com)
    ,变作形同陌路。
    小组另外四人敏锐地察觉到情况不对,向来嬉嬉闹闹的人,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阮圆圆总觉得,蒋词迟早是要回那里住的。
    为了避免跟他有过多交集,她申请在校住宿。
    边绿夏不解,私下问她怎么一回事。
    阮圆圆向她坦白。
    边绿夏沉默了一会儿,灿然一笑:“我陪你一起住校吧!”
    她话音刚落,阮圆圆禁不住红了眼眶。
    于是,开学没两天,阮圆圆和边绿夏就住进了学校宿舍。
    因为她们申请宿舍的时间比较晚,所以被安排在了顶楼。
    八人间的宿舍没住满,除了她们俩,宿舍里还有两个其他班的女生。
    高楼层的水压低,大冷天洗个澡,水不够热,水流还小。
    边绿夏偶尔会抱怨两句,却没有要退宿的意思。
    阮圆圆被她感动到不行,愈发珍惜这个朋友。
    开学第一周的周考成绩,决定了接下来的半个学期,将会如何分班。
    周六那天,蒋词拿着东西,从座位起身,准备去教师宿舍楼考试。
    在他离开前,他久违地与阮圆圆说了句话:“考试加油。”
    就因为这四个字,阮圆圆打消了考试放水的念头。
    考试成绩出来,阮圆圆依旧维持在火箭班的中等水平,蒋词仍稳居年级第一。
    但是,分班安排出来时,满座皆惊。
    位居第一的蒋词,居然被排进了二班!
    一班在六楼,二班在二楼,两个相隔最遥远的班级。
    阮圆圆恍然明白,为什么蒋词会说“考试加油”了。
    他早就计划好了。
    她退了一步,搬进学校宿舍。
    于是他也退一步,换了一个班级。
    他们心有灵犀,总想把温柔留给对方。
    分班过后,阮圆圆有了一个新同桌。
    对方是个爱说笑、自来熟的女孩子,很快就融入了这个班集体。
    蒋词的离开,并没有改变什么。
    火箭班一如往常,每个学霸照旧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中。
    蒋词的到来,似乎只是在这片汪洋大海,刮了一场龙卷风。
    他轰轰烈烈地来,过了没多久,又轰轰烈烈地离开。
    除了在火箭班那一段短暂,却热闹喧哗的过往,他什么也没带走;
    除了火箭班班服上那一个名字,他什么也没留下。
    阮圆圆对蒋词的思念程度,呈开口向下的抛物线。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越来越想他。
    抵达最大值后,那股疯狂思念的劲儿,便渐渐消退,在某个地方稳定下来。
    她知道,不论再怎么想他,也不能受他影响,耽误了学习。
    因为,他们约好了,要在“未来”毫无顾忌地在一起。
    她时刻记着他们的约定,那他呢?
    他明明在成绩排行榜独占鳌头,却再不踏足火箭班。
    他会在与她擦肩而过时,偏头用余光瞥她,勾唇浅笑。
    他会在她生理期的那几天,准备好红糖姜茶,叫边绿夏帮忙送给她。
    他会整理好笔记和试题,托火箭班里要好的那几个人,放置在她桌上。
    他和她的英语作文仍然时常被当做范文,印刷出来,发给各班同学积累记诵。
    ……
    他们明明不在同一个班级,但阮圆圆始终觉得,他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那个让阮圆圆觉得漫长难捱的冬天,终究还是成为了过去。
    冬天一过,便是春天。
    弗城的春色,从来都是匆匆而过。
    一声聒噪的蝉鸣,一池绽放的荷花,拉开了夏日的序幕。
    6月8日晚,高考结束,高三生彻底解放,陆陆续续离开弗城一中。
    边绿夏在高考这两天回了趟家,再回到学校时,她给阮圆圆带了一篮樱桃。
    她说:“蒋词托我给你带的,说是明年樱桃成熟时,想跟你一起吃樱桃。”
    阮圆圆甜蜜地笑着,忙去洗净樱桃,跟宿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临舍里的另外三个人分享。
    这一篮樱桃,清甜可口,稍稍消了些她长时间不能和他亲近的苦涩。
    6月9日的学业水平考试一结束,阮圆圆他们这群高二生,便从安虑楼,搬进了知止楼,成了准高三生。
    在知止楼,一班和二班紧邻,阮圆圆跟蒋词的距离瞬间拉近了一大截。
    但是,他们中间始终隔着一道不可逾越的界限。
    他们极力控制自己,最暧昧的举止,不过是与对方刹那的对视。
    高三的节奏比高二紧凑得多。
    除却八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他们每天过着“两眼一睁,开始竞争”“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日子。
    这栋楼的灯光,是全校最早亮起的,也是全校最晚熄灭的。
    这栋楼的人,每个都如魔怔般,眼睛看的、耳朵听的、嘴里念的、脑子想的,无一不是学习。
    有时候,阮圆圆会被莫大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
    可一想到隔壁班的蒋词,想到他稳居年纪第一,还被人称作“学神”,她就觉得热血沸腾,又有了干劲。
    高三这一学年,有不少人参加各类竞赛,准备高考自主招生的笔试和面试,争取各大高校的保送资格。
    阮圆圆忙成了一个陀螺,转啊转的,最终败给了一场感冒。
    感冒是件很麻烦的事。
    效果越好的药,越容易引人发困。
    阮圆圆这段时间都过得浑浑噩噩的,难以集中注意力听讲,四肢酸软无力。
    11月月考即将来临,她怕影响状态,在考试前两天,停止吃药。
    开考前一晚的晚自习,阮圆圆如往常般,学到教室熄灯前的最后一秒。
    她关了门,一转身,就见隔壁教室门前,伫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走廊的灯明晃晃地亮着,她怔怔地看着他,有些恍惚。
    眼前的少年,顶着干脆利落的板寸头,可眼角眉梢的桀骜不驯,统统换作了沉稳克制。
    他已不复初见模样,却还是令她念念不忘。
    其实搬到知止楼后,他们见面的次数多了些。
    可见面,真真就只是“见面”,都个招呼都不带打的。
    他现在站在这儿,显然是在等她。
    等她做什么?
    秋夜萧索,细雨淅淅沥沥。
    蒋词步履沉缓地朝她走来,干燥温热的大手,牵起她垂在身侧的小手。
    她吸了吸发堵的鼻子,任由他牵着她的左手,带她下楼。
    他柔声细语地说:“我听边绿夏说,你感冒了,还不肯吃药,嗯?”
    她说话带着鼻音:“吃药太累了……会困,我不想吃……”
    她其实很想撒娇,想扑进他怀里,向他索要一个拥抱,一个亲吻。
    但是,他们就
    ρΘ1⑧кáň.cΘм(po18kan.com)连牵手都偷偷摸摸的。
    遇到了前来巡楼的保安,两人在同一时刻松手。
    在保安转身离去时,他们又悄悄把手拉在了一起。
    蒋词撑伞,把阮圆圆送到了宿舍楼下。
    他摸了摸她的头,说:“小姐姐,我不在你身边,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我会担心的。”
    阮圆圆抬眸看他,“知道了~”
    过了几秒,她说:“快到决赛了吧?你要加油哦~”
    他为了物理竞赛,准备了那么久,她衷心希望,他能得偿所愿。
    蒋词莞尔一笑,飞快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站在原地,目送她进宿舍楼。
    12月底,物理学会公布名单。
    蒋词和边绿夏获得金牌,进入国家集训队,保送清北。
    作为女朋友和好朋友,得知这消息,阮圆圆发自内心地替他们高兴。
    但,她也有点丧。
    他们越是优秀出众,越是衬得她一事无成。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何劲,好心安慰她:“他们少了参加高考的乐趣,真可怜。”
    “……”阮圆圆觉得,他这还不如不安慰。
    高三第一个学期结束,火箭班只剩不到一半的人继续学习,准备六月的高考。
    边绿夏搬出了宿舍。
    她离开前,请宿舍另外三个女生去吃了顿火锅。
    阮圆圆那晚喝了点酒,抱着边绿夏哭了一宿,感谢她这么久以来的陪伴。
    边绿夏不是个伤春悲秋的人,被她这么一弄,居然也有伤感,边喝酒,边哭了起来。
    最后,还是蒋词跟何劲过来,将两个酩酊大醉的女生,背到了宿舍楼下,让另外两个女生扶她们上楼。
    高三的寒假特别短暂,只有一周的时间。
    放假的第一天,阮圆圆在宿舍里睡了个饱觉,醒来就收到了边绿夏发来的微信。
    她让她去她家过年,还给一桌丰盛的饭菜拍了个小视频,发出来诱惑她。
    阮圆圆推辞片刻,拧不过她,于是带着行李,打车去她家。
    去到才知道,原来蒋词、何劲、钱途、游宇他们也在。
    “你爸妈呢?”阮圆圆问边绿夏。
    “他们出去旅游了~过两天就回来。”边绿夏说着,夹了块鸡肉,放进她碗里,“这一桌菜,可是他们几个男生做的呢。”
    阮圆圆非常给面子地鼓掌,“哇喔~你们可真厉害~”
    “浮夸。”蒋词笑她,眼中的宠溺赤裸直白,叫她羞红了脸颊。
    顺利保送清北后,蒋词卸下了身上沉重的枷锁。
    他肆无忌惮地把目光驻留在她身上,当着大家的面,跟她打情骂俏。
    钱途跟游宇这俩母胎单身狗被虐得不轻,愤愤地说,高考结束后,他们一定要去表白!
    何劲凑了一耳朵过来,揶揄道:“你俩打算怎么表白啊?说来听听。”
    他听他们说完后,捧腹大笑:“就你俩……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寒假过去,该高考的人,迅速回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学习状态。
    边绿夏离校后,应该由班长保管的诺基亚,交到了阮圆圆手里。
    这天上午,第五节课上课前,她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蒋词发来的,说他中午会在新食堂一楼等她。
    阮圆圆一下课,就直奔新食堂,一眼就看到他拎着个保温盒在门口等她。
    “你怎么来了?”她好奇地问。
    蒋词推了下她的肩膀,让她进去。
    两人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坐下,他打开保温盒,食物还散发着袅袅热气,香味逸出,闻着就让人饥肠辘辘。
    “昨晚,我跟我妈说你学习学得勤奋,都累瘦了。她今天就煲了汤,让我送给你。”
    他把勺子递到她手边,“你快尝尝,小心烫。”
    阮圆圆接着勺子,想起高二寒假发生的那些事,心里有些难受,轻声问:“阿姨她现在怎样?”
    “很开心。”蒋词愉悦道,“儿子保送清北,小男友虽然没了,但她勾搭上了人家的辅导员,正在跟对方网恋呢。”
    阮圆圆面露诧异,不过一瞬,又恢复了常色。
    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要不是时间紧迫,阮圆圆觉得,蒋词可能会拉着她聊个三天三夜。
    往后很长一段时间,蒋词经常会来学校找她,给她送午餐、晚餐,偶尔还会带些宵夜、零食过来。
    就算他已经保送了,但他也没彻底松懈下来,放弃学习。
    他会利用不多的时间,帮她分析错题,给她讲解疑难点,向她传授学习心得。
    经他提点,阮圆圆一模二模都考得很不错。
    是夜,吃完宵夜后,蒋词送她回女生宿舍楼下。
    因为明天是三模,所以蒋词今晚的话不由多了些。
    聊着聊着,两人的手便牵上了。
    一道刺眼的光束照过来,与此同时,还有一中年男子的低斥:“哪个班的?学校禁止早恋,你们不知道吗?!”
    阮圆圆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倒霉,碰巧撞上教导主任来女生宿舍楼,抓早恋的小情侣。
    她下意识往楼上窜去,溜得挺快。
    身后传来蒋词轻飘飘的一句话:“我已经保送了。”
    她听出了他话里的笑意和狂妄,心跳陡然漏了一拍。
    越是临近高考,高三生越是躁动不安。
    大家既盼着高考早日到来,又担心自己还没准备好,不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每个人的心态,或多或少都出了点问题。
    有人自暴自弃,再也不肯听讲刷题了。
    也有人废寝忘食,差点晕倒在教室。
    许婧每天都在给他们加油打气,告诉他们不必紧张,把高考当成一次普通的考试就行了。
    一旦发现哪个学生状态不好,作为班主任,她就会私下找那名学生交流,帮对方重塑信心。
    她也找过阮圆圆,就在高考前一天。
    她说:“我知道你跟蒋词的事。”
    阮圆圆愕然,低垂着头,热气从头顶往下窜,脸颊、耳朵、脖颈红了个透。
    许婧莞尔:“这事儿是蒋词跟我说的。他让我帮忙把他调到二班,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圆圆,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而他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你们要是在一起,如果是站在朋友的角度,我肯定是支持你们的。可你们是学生。所以,我只能按照他的想法,把你俩分开。”
    “他那时,十分坚定地跟我说,你们可以暂时分开,但永不分手,他会在未来等你。圆圆,他现在上岸了,就在另一头等你,所以……你要加油呀!”
    “老师,祝福你们。”
    那天晚上,阮圆圆没有翻书看笔记,也没再刷题。
    她就静静地坐在床上,闭目,回忆与蒋词的点点滴滴,回忆在火箭班经历
    ρΘ1⑧кáň.cΘм(po18kan.com)
    的一切。
    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她抬手擦去,做了个深呼吸,勉为其难地扬起一个微笑,倒在床上,入睡。
    高考仅短短两天。
    阮圆圆其实记不清这两天的细节,可为此付出过的日日夜夜,她却刻骨铭心。
    当最后一张答题卡被收走时,她想的竟是:不知道老师明天会不会先讲这份试卷。
    直到信心满满地走出了考场,她才猛地意识到——兢兢业业的老师们,再也不会站在三尺讲台,为他们讲解这些卷子了。
    她的心里瞬间空落落的。
    重担突然卸了下来,她感到无所适从,茫然无措。
    蒋词和蒋莉的身影,倏然印入眼帘,她怔了一下。
    他们母子俩笑着走向她,蒋词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他亲吻她的脸颊,在她耳边低声说:“辛苦你了,阮圆圆同学,你真棒!”
    蒋莉也冲她竖起了大拇指。
    阮圆圆回抱蒋词,控制不住起伏的情绪,“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她哭得十分狼狈。
    蒋词和蒋女士一边安慰她,一边帮她收拾东西,搬出宿舍。
    她又住进了蒋词家。
    这次,她不是以蒋女士的干女儿、蒋词的同学的身份,而是蒋女士的准儿媳、蒋词的未来媳妇。
    五年后……
    距离春节还有几天,可响遍大街小巷的新年歌曲,已让这座城市有了浓郁的年味。
    这几天,蒋莉跟自榴散伍肆捌邻玖肆邻己的辅导员丈夫在外自驾游。
    每到晚上,她都要拉着蒋词、阮圆圆一起视频,对着自己的儿子儿媳狂撒狗粮。
    蒋词吃腻了她的狗粮,于是联手阮圆圆,反向输出新鲜狗粮。
    是夜,阮圆圆正挨着蒋词看电视,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接通,边绿夏的声音从听筒传了过来:“集美,出来玩儿啊!”
    阮圆圆怔了一下,惊喜道:“你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啊……”
    当年,阮圆圆如愿考去了帝都。
    虽然跟蒋词不同校,但两人的学校还挺近。
    他们读完本科,又顺利保研,现在在读研一。
    至于何劲,他去了其他地方,跟边绿夏谈了四年的异地恋。
    就在去年,他跟边绿夏一起出国留学了。
    “刚回来没多久……欸,我在群里发个定位,你赶紧收拾收拾,过来玩儿啊!”说完,边绿夏挂了电话。
    她在高中学习小组的六人群里,发了个定位,怂恿钱途和游宇也出来玩。
    说到钱途和游宇,他们读完大学后,前者进了自家公司工作,后者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
    蒋词瞟了眼阮圆圆的手机屏幕,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这个时间点出门,会不会太晚了?”
    “现在才八点,还好吧。”阮圆圆说着,小脑袋在他怀里拱了拱,一头长发擦着毛衣,产生静电,蓬蓬炸了起来。
    蒋词耐心地梳理着她的头发,附耳低语:“就算你不累,难道肚子里的宝宝也不会累?”
    阮圆圆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噘嘴卖萌:“它现在就是一粒小花生米,不碍事的。”
    蒋词把手覆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捏了下她的手指,说:“行吧,的确很久没见他们了……”
    临出门,他怕她冻着,站在玄关,给她加了条围巾。
    阮圆圆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瞧。
    几年过去,他还是没有换发型,但气质和面容却成熟了些,从又酷又痞的少年,变成了又酷又痞的男人。
    而她,似乎没什么变化……
    啊,不对,她变幼稚了。
    用边绿夏的话来说,她这叫“恃宠而骄”。
    “再看,我可就不保证你还能出门了哦~”蒋词对上她的视线,笑容值得玩味。
    阮圆圆诡谲一笑,小手从他裆下抚过,在他即将一个壁咚锁住她前,她打开门,踏了出去。
    “医生说了,怀孕前三个月,不!能!做!”她冲他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阮圆圆!”蒋词佯怒。
    “嗯哼?”阮圆圆双手叉腰,等他说话。
    他面色一柔,无奈地笑了笑:“回来换鞋。难不成,你想穿着棉拖鞋出去玩?”
    她赧然:“……哦。”
    蒋词和阮圆圆跟着定位,来到了一家台球厅。
    阮圆圆看着眼熟的装潢和布置,笑了:“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蒋词与她十指相扣,熠熠生辉的眸子,倒映着她的身影,“但我们故事,止于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瞬。”
    与你共度的青春,短暂却美好,疯狂且荒唐。
    但我更期待,与你共度的漫漫余生。
    --

章节目录

春日樱桃(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甜小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甜小酒并收藏春日樱桃(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