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点半过后再来看,已经订阅过的,不会重复收费
    因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运此书内容,造成书籍内容缺失,给广大用户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请转往起点阅读,继续观看,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因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运此书内容,造成书籍内容缺失,给广大用户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请转往起点阅读,继续观看,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君朗公?!”
    “君朗公?!”
    来人赶紧出声喊叫,伸手去扶刘焉。
    刘焉身子晃了晃,好悬没有栽倒。
    被人扶着坐下,歇息了一会儿,身体的不适方才消失。
    “走,随我一起去东门,去迎接贾校尉。”
    面色显得有些苍白的刘焉,出声这样说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会儿?”
    来人显得关心的询问。
    刘焉摇摇头:“这会儿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迎接贾校尉入城要紧。”
    刘焉摇头拒绝。
    随后在闻讯赶来的四子刘璋的陪同下,迅速朝着东门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时还有病在身,还要不顾身子难受,各种操劳,奔波,刘焉就觉得很是悲壮。
    自己给自己感动的不行……
    ……
    刘焉一直坚持身上有病,也要去亲自到东门迎接贾龙。
    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过自己此时的态度,向贾龙,以及贾龙的手下,传达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买一些人心。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想要亲自辨认一下,来的到底是不是贾龙。
    可千万不要是刘成那厮的兵马,诈称是贾龙的兵马,过来赚取绵竹城的……
    ……
    “患难之际,方见人心。
    危难之时,才辨忠奸!
    贾校尉,我刘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涂!
    今番度过危机,我一定不会亏待贾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汉中太守这些,贾校尉可以任意挑选!”
    绵竹城东门这里,刘焉亲自出去迎接贾龙。
    伸手拉着贾龙的手,刘焉就这般说了起来。
    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不断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贾龙的手上。
    将贾龙恶心的,直想将手抽出来,将这些混合物,擦到刘焉的脸上……
    “君朗公,属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卫西川,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属下又是君朗公的属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值此危难之际,自当站出来,为公分忧。
    不然,岂不是要让天下之人,笑话我西川没有男儿?”
    贾龙义正言辞的说道。
    说到后来,眼睛都红了,眼泪眼眶之中打转儿。
    听到贾龙这样说,刘焉忍不住握贾龙的手握的更紧了……
    ……
    一番极为感人的相见之后,贾龙带领着自己的一万五千兵马入城。
    大开的绵竹城东门,在贾龙的部下进入到里面之后,马上就关闭了。
    在贾龙以及贾龙的这一万多兵卒,进入到绵竹之后,许多人的心中,都觉得安稳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刘焉,则直接引着贾龙,以及贾龙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级将领来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时赴宴的,还有他的三子刘瑁,四子刘璋,以及绵竹城守将吴懿、吴兰、雷铜这些人。
    席间,刘焉,刘璋、刘瑁频频起身,与这些将领倒酒,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会儿饭菜之后,刘焉很快就将话题引导到了接下来的战事,以及绵竹城的防守这上面。
    众人开始商议。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了差不多的两个时辰,方才结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议下来。
    贾龙等人,准备离开,去布置城防这些。
    刘焉却在这个时候,笑着先让众人等一等。
    说着,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从后面转出来了一队人。
    随着这些人的出现,一阵儿香风,也随之传出。
    这群人,都是妙龄女子。
    一个个穿得艳丽,长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刘焉来到益州,初步安定下来之后,所做的可不仅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车架,冠冕这些这样简单。
    还选了不少妙龄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后宫。
    为之后的称帝做准备。
    到了现在的危急关头,刘焉也不想着将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诸公辛苦,日夜操劳,身边没有合适的人陪伴可不成。
    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让人精心调教了一番,很会侍奉人,诸公一人一位,带回去……”
    刘焉笑着对贾龙吴懿等人说道。
    可见刘焉现在是真的着急了。
    也不管这是不是自己预备的后宫了,也不管自己脑袋上的颜色帽子,是不是会多上许多。
    也不管他是不是跟吴懿一些人错着辈分。
    也不管这些人今后,在与这些女子们,做上一些事情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然后变得很来劲。
    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将这些女子给推了出去,送人了。
    贾龙吴懿等人,自然是连连推辞。
    但刘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将这些女子,塞到这些人怀中!
    一番过年串亲戚,走礼收压岁钱都要激烈与精彩的撕扯之后,贾龙等人,拗不过非要送女的刘焉。
    最终只能是将之收下。
    来的时候,这些武将们都是一个个来。
    结果现在从刘焉这里离开,反倒是成双成对起来了。
    不说贾龙这些人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反正刘焉心里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着成双成对离开的贾龙等人,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心里面觉得很踏实。
    这些人都已经手下了自己如此贵重的礼物,想来在之后对战之中,会尽心竭力,为自己卖命的……
    而刘瑁、刘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亲,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顾无言。
    这还是他们的父亲吗?
    ……
    贾龙兵马进入到绵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刘成的兵马,就已经出现在了绵竹城的视野之中。
    率先到达的,乃是头部先锋成廉。
    见到刘成的部下前来,可以说是风声鹤唳、闻成变色的绵竹城,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特别是正对着成廉兵马的北门这里,更是一片的紧张。
    一个个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成廉的兵马,会在这里攻城。
    而成廉的兵马,并没有攻城的意思,只是自顾自的在距离北门三里多地的地方,安营扎寨。
    一切都做的不慌不忙,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绵竹城上诸多全副武装的西川兵马一样……
    “让我率兵出去,前去袭击营寨!
    只在这里死守,也不是办法……”
    “君朗公?!”
    “君朗公?!”
    来人赶紧出声喊叫,伸手去扶刘焉。
    刘焉身子晃了晃,好悬没有栽倒。
    被人扶着坐下,歇息了一会儿,身体的不适方才消失。
    “走,随我一起去东门,去迎接贾校尉。”
    面色显得有些苍白的刘焉,出声这样说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会儿?”
    来人显得关心的询问。
    刘焉摇摇头:“这会儿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迎接贾校尉入城要紧。”
    刘焉摇头拒绝。
    随后在闻讯赶来的四子刘璋的陪同下,迅速朝着东门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时还有病在身,还要不顾身子难受,各种操劳,奔波,刘焉就觉得很是悲壮。
    自己给自己感动的不行……
    ……
    刘焉一直坚持身上有病,也要去亲自到东门迎接贾龙。
    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过自己此时的态度,向贾龙,以及贾龙的手下,传达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买一些人心。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想要亲自辨认一下,来的到底是不是贾龙。
    可千万不要是刘成那厮的兵马,诈称是贾龙的兵马,过来赚取绵竹城的……
    ……
    “患难之际,方见人心。
    危难之时,才辨忠奸!
    贾校尉,我刘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涂!
    今番度过危机,我刘焉一定不会亏待贾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汉中太守这些,贾校尉可以任意挑选!”
    绵竹城东门这里,刘焉亲自出去迎接贾龙。
    伸手拉着贾龙的手,刘焉就这般说了起来。
    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不断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贾龙的手上。
    将贾龙恶心的,直想将手抽出来,将这些混合物,擦到刘焉的脸上……
    “君朗公,属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卫西川,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属下又是君朗公的属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值此危难之际,自当站出来,为公分忧。
    不然,岂不是要让天下之人,笑话我西川没有男儿?”
    贾龙义正言辞的说道。
    说到后来,眼睛都红了,眼泪眼眶之中打转儿。
    听到贾龙这样说,刘焉忍不住握贾龙的手握的更紧了……
    ……
    一番极为感人的相见之后,贾龙带领着自己的一万五千兵马入城。
    大开的绵竹城东门,在贾龙的部下进入到里面之后,马上就关闭了。
    在贾龙以及贾龙的这一万多兵卒,进入到绵竹之后,许多人的心中,都觉得安稳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刘焉,则直接引着贾龙,以及贾龙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级将领来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时赴宴的,还有他的三子刘瑁,四子刘璋,以及绵竹城守将吴懿、吴兰、雷铜这些人。
    席间,刘焉,刘璋、刘瑁频频起身,与这些将领倒酒,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会儿饭菜之后,刘焉很快就将话题引导到了接下来的战事,以及绵竹城的防守这上面。
    众人开始商议。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了差不多的两个时辰,方才结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议下来。
    贾龙等人,准备离开,去布置城防这些。
    刘焉却在这个时候,笑着先让众人等一等。
    说着,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从后面转出来了一队人。
    随着这些人的出现,一阵儿香风,也随之传出。
    这群人,都是妙龄女子。
    一个个穿得艳丽,长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刘焉来到益州,初步安定下来之后,所做的可不仅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车架,冠冕这些这样简单。
    还选了不少妙龄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后宫。
    为之后的称帝做准备。
    到了现在的危急关头,刘焉也不想着将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诸公辛苦,日夜操劳,身边没有合适的人陪伴可不成。
    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让人精心调教了一番,很会侍奉人,诸公一人一位,带回去……”
    刘焉笑着对贾龙吴懿等人说道。
    可见刘焉现在是真的着急了。
    也不管这是不是自己预备的后宫了,也不管自己脑袋上的颜色帽子,是不是会多上许多。
    也不管他是不是跟吴懿一些人错着辈分。
    也不管这些人今后,在与这些女子们,做上一些事情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然后变得很来劲。
    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将这些女子给推了出去,送人了。
    贾龙吴懿等人,自然是连连推辞。
    但刘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将这些女子,塞到这些人怀中!
    一番过年串亲戚,走礼收压岁钱都要激烈与精彩的撕扯之后,贾龙等人,拗不过非要送女的刘焉。
    最终只能是将之收下。
    来的时候,这些武将们都是一个个来。
    结果现在从刘焉这里离开,反倒是成双成对起来了。
    不说贾龙这些人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反正刘焉心里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着成双成对离开的贾龙等人,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心里面觉得很踏实。
    这些人都已经手下了自己如此贵重的礼物,想来在之后对战之中,会尽心竭力,为自己卖命的……
    而刘瑁、刘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亲,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顾无言。
    这还是他们的父亲吗?
    ……
    贾龙兵马进入到绵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刘成的兵马,就已经出现在了绵竹城的视野之中。
    率先到达的,乃是头部先锋成廉。
    见到刘成的部下前来,可以说是风声鹤唳、闻成变色的绵竹城,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特别是正对着成廉兵马的北门这里,更是一片的紧张。
    一个个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生怕成廉的兵马,会在这里攻城。
    早上七点半以后,再来看,已经订阅过的,不会重复收费
    因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运此书内容,造成书籍内容缺失,给广大用户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请转往起点阅读,继续观看,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因为特殊原因,本站不再搬运此书内容,造成书籍内容缺失,给广大用户造成不便,如有需求,请转往起点阅读,继续观看,给您造成的不便,敬请谅解。
    “君朗公?!”
    “君朗公?!”
    来人赶紧出声喊叫,伸手去扶刘焉。
    刘焉身子晃了晃,好悬没有栽倒。
    被人扶着坐下,歇息了一会儿,身体的不适方才消失。
    “走,随我一起去东门,去迎接贾校尉。”
    面色显得有些苍白的刘焉,出声这样说道。
    “君朗公,您要不要再歇息一会儿?”
    来人显得关心的询问。
    刘焉摇摇头:“这会儿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迎接贾校尉入城要紧。”
    刘焉摇头拒绝。
    随后在闻讯赶来的四子刘璋的陪同下,迅速朝着东门而去。
    一路上,一想起自己此时还有病在身,还要不顾身子难受,各种操劳,奔波,刘焉就觉得很是悲壮。
    自己给自己感动的不行……
    ……
    刘焉一直坚持身上有病,也要去亲自到东门迎接贾龙。
    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想要通过自己此时的态度,向贾龙,以及贾龙的手下,传达出最大的善意。
    好收买一些人心。
    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则是想要亲自辨认一下,来的到底是不是贾龙。
    可千万不要是刘成那厮的兵马,诈称是贾龙的兵马,过来赚取绵竹城的……
    ……
    “患难之际,方见人心。
    危难之时,才辨忠奸!
    贾校尉,我刘焉之前,眼可真的是瞎了啊!
    居然那般的糊涂!
    今番度过危机,我刘焉一定不会亏待贾校尉!蜀郡太守、巴郡太守、汉中太守这些,贾校尉可以任意挑选!”
    绵竹城东门这里,刘焉亲自出去迎接贾龙。
    伸手拉着贾龙的手,刘焉就这般说了起来。
    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不断的往下流。
    其中一些,都落到了贾龙的手上。
    将贾龙恶心的,直想将手抽出来,将这些混合物,擦到刘焉的脸上……
    “君朗公,属下本身就是西川之人,保卫西川,本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乃是本分。
    而且,属下又是君朗公的属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值此危难之际,自当站出来,为公分忧。
    不然,岂不是要让天下之人,笑话我西川没有男儿?”
    贾龙义正言辞的说道。
    说到后来,眼睛都红了,眼泪眼眶之中打转儿。
    听到贾龙这样说,刘焉忍不住握贾龙的手握的更紧了……
    ……
    一番极为感人的相见之后,贾龙带领着自己的一万五千兵马入城。
    大开的绵竹城东门,在贾龙的部下进入到里面之后,马上就关闭了。
    在贾龙以及贾龙的这一万多兵卒,进入到绵竹之后,许多人的心中,都觉得安稳了很多。
    有了依仗……
    而刘焉,则直接引着贾龙,以及贾龙部下之中的一些高级将领来到了他的府上赴宴。
    同时赴宴的,还有他的三子刘瑁,四子刘璋,以及绵竹城守将吴懿、吴兰、雷铜这些人。
    席间,刘焉,刘璋、刘瑁频频起身,与这些将领倒酒,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好。
    吃了一会儿饭菜之后,刘焉很快就将话题引导到了接下来的战事,以及绵竹城的防上面。
    众人开始商议。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了差不多的两个时辰,方才结束。
    很多的事情,都被商议下来。
    贾龙等人,准备离开,去布置城防这些。
    刘焉却在这个时候,笑着先让众人等一等。
    说着,他拍了拍手。
    很快就从后面转出来了一队人。
    随着这些人的出现,一阵儿香风,也随之传出。
    这群人,都是妙龄女子。
    一个个穿得艳丽,长得也漂亮。
    婀娜多姿。
    刘焉来到益州,初步安定下来之后,所做的可不仅仅只是私自建造天子车架,冠冕这些这样简单。
    还选了不少妙龄女子,收入府中,充作后宫。
    为之后的称帝做准备。
    到了现在的危急关头,刘焉也不想着将这些女子收在府中自己享用了。
    “诸公辛苦,日夜操劳,身边没有合适的人陪伴可不成。
    这些女子,我收在府中,让人精心调教了一番,很会侍奉人,诸公一人一位,带回去……”
    刘焉笑着对贾龙吴懿等人说道。
    可见刘焉现在是真的着急了。
    也不管这是不是自己预备的后宫了,也不管自己脑袋上的颜色帽子,是不是会多上许多。
    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将这些女子给推了出去,送人了。
    贾龙吴懿等人,自然是连连推辞。
    但刘焉根本不同意,就非要将这些女子,塞到这些人怀中!
    一番过年串亲戚,走礼收压岁钱都要激烈与精彩的撕扯之后,贾龙等人,拗不过非要送女的刘焉。
    最终只能是将之收下。
    来的时候,这些武将们都是一个个来。
    结果现在从刘焉这里离开,反倒是成双成对起来了。
    不说贾龙这些人心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感受,反正刘焉心里面的感受是超好的。
    看着成双成对离开的贾龙等人,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心里面觉得很踏实。
    这些人都已经手下了自己如此贵重的礼物,想来在之后对战之中,会尽心竭力,为自己卖命的……
    而刘瑁、刘璋兄弟二人,看到自己的父亲,都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相顾无言。
    这还是他们的父亲吗?
    ……
    贾龙兵马进入到绵竹城的第二天上午,刘成的兵马,就已经出现在了绵竹城的视野之中。
    率先到达的,乃是头部先锋成廉。
    见到刘成的部下前来,可以说是风声鹤唳、闻成变色的绵竹城,立刻就变得紧张起来……

章节目录

开局就杀了曹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墨守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守白并收藏开局就杀了曹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