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泽去正艳宫前,梁雁鸣突然拉住他的手,抬眸:“你,不要去。”
    他转过身,紧握住她的手:“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你真正还艳!”
    做鬼这么久,她当然知道起死回生是b登天还难的事情,更何况她六年前就已经被挫骨扬灰,生死这件小事早就置之度外。
    “只是谢宵向来多疑……”
    温泽倒是没有半分的顾忌:“我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谁会相信六年死在战场的云麾将军,竟会摇身一变成了陛下身边的‘护国法师’?”
    她嘱咐:“那你多加小心。”
    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她这个一母同胞的亲姐姐,都无法从他身上找到一丝往日的痕迹,谁能想到昔年成王府那个金戈铁马,快意恩仇的小世子,竟然会变成出尘若仙,手无缚鸡之力的道长。
    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容颜大改,面目全非,想到这些她只觉得揪心的疼。
    夜深人静,当整座宸宫被黑暗所笼罩,她也被困在梦境和回忆的泥沼中,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的大婚之夜。
    最尊贵的明h,最鲜艳的大红,身下是吉祥如意的百子千孙被,远处那一双龙凤花烛摇曳晃眼,她的心却好像是跌入了冰窟窿一样。
    “把衣服脱掉。”
    他一步步的迫近,是以命令的口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她是第一次见他穿大红色,美玉一样温润的颜,却被这身红色衬得风流醉人,莹莹生辉,她没了平时的闲情逸致去欣赏,却因他眉眼间的狠戾冷酷而胆战心惊。
    殿内伺候的女官女史、嬷嬷婢女都被他呵退,盖头是他随意扯掉的,合卺酒的酒器也被他扔了出去。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死死的拽住衣领,他一步步的前进,她一步步的后退,直到退无可退,后背碰到了冰凉的墙壁。
    红烛掩映下,她明媚秾丽的脸蛋,窈窕婀娜的身子,虽然穿着凤冠霞帔,在他眼中却也是一览无余。
    “谢宵,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怎么现在连夙兴哥哥都不叫了是吗?今晚是你我的洞房花烛夜,你说我想干什么?”
    “不要,不要这样……”她拼了命的摇头。
    他冰冷的那双眸看着她挣扎,她越挣扎他怒火越旺盛,身体里被压抑的那头兽越发的无法控制,她已经是他的盘中餐,猎物越活跃,他的兴趣越浓厚。
    她穿了许久的这身嫁衣,没想到在她手里却薄如蝉翼,顷刻间成了碎片,灼灼嫁衣上的那只凤凰是她一针一线修成,如今被撕成两半,在地上哀鸣。
    她想要逃走,但谢宵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肩膀,很是用力,她吃痛倔强的咬了咬牙,眼底有泪水在打转,她却坚持没让它流下来。
    “救命啊!救命……”
    “你我早已敬告宗庙,昭告四海,如今你已经是朕的皇后,你还想找哪个男人来救你?”他将她放在掌心视为珍宝,千般疼爱,百般呵护,可是她呢,又是怎么对他的?
    一千句一万句的解释梗在喉间,慌乱间她说出来只有一句:“没……没有,我没有!”
    他似乎是厌倦了这种解释不清,你追我赶的游戏,让她现在所有的挣扎都被当成了狡辩,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抱起来,毫无怜惜的扔在龙床上。
    她本该是他的妻,已经是他的妻,这是他的洞房花烛夜,他还有什么好顾忌!
    “我和敛疏哥哥从来都没有!”他们之间一清二白。
    她解释他却一句都听不进去了,谢宵脱了上身的衣服,平日看起来有些单薄的身形,肌肉线条却是那样的流畅,如山一样的压了下来。
    她身上带着少女特有的体香,让他欲罢不能,他的手紧紧扣着她的手脚,恶狠狠道:“朕不管你心里到底还装着谁,但今夜之后你只能是朕的女人!”
    红纱帐下,隐隐约约起起伏伏的身影,宫门将这一室的情欲和y1n艳锁得严严实实,少女绝望的抽泣声和喘息声,让人无限遐思。
    散落一地的瓜果桃仁,合卺酒的玉壶摔成了碎片,他和她的喜袍交叠纠缠在一起,被淌了的“春庭雪”浸湿。
    还有他精心准备的桃花酥,他原先怕她半夜起来喊饿,但是现在也被扔在了地上。
    整个正艳宫,除了那一双燃到底的龙凤喜烛之外,那还有半点洞房花烛夜的影子。
    那一夜是她终其一生最黑暗的夜晚,现在想起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得可怕,后背似乎还咯着花生桂圆和莲子。
    这本不是皇室婚嫁该有的规矩。
    关于大婚她本不想铺张,只祭祀宗庙,昭告天下即可,他们两个人只同民间的小夫妻那般小打小闹就挺好,但他却不肯委屈了她,说无论皇家,还是民间,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依样学来。
    --

章节目录

承欢殿(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浮屠一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屠一霸并收藏承欢殿(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