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一个又一个,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为何天底下像她的女人那么多,她费劲千辛万苦,没想到死了个成星河,来了个苏沉影,好容易将那个宠冠六宫的苏昭仪送去见了阎王,却又来了个五分像的梁雁鸣。
    陛下拥着她的时候,不只六宫众人以为见了鬼,就连她都以为她又重新活了过来。
    不,她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了!
    当年成星河的骨灰就是她撒到胭脂井里的,她服了“羽化”,被那几个小内侍用破炕席卷起来扔到了北山的乱葬岗。
    “羽化”是天下奇毒,可保尸身百年不腐,相传前朝废帝的宠妃骊姬貌美如花,身死之前便服此毒。
    她的尸身虽沾染了污秽,但还是生得那样美,仿佛没有断气,就只是静静的沉睡在那里,明ya艳动人,姝丽无双,连死都不能让人放心。
    萧凝裳手中拿着匕首,一刀一刀的把她的脸划画,那伤口竟不知不觉流出了血……
    她大惊,急忙把匕首扔的远远的,“来人啊,以糠塞其口,以发覆其面,本宫要她挫骨扬灰,永不超生!”
    萧凝裳守着中毒昏迷的谢宵,悄悄让纨素去传了宁国侯,无论是什么人,她才是这大渝后宫的六宫之主!
    而献贤殿里,温泽是一身的疲惫,那批杀手这次是有备而来,而那暗器上的毒也是见血封喉,值得庆幸的是这毒尽他和太医院之力尚可解。
    只是温泽探其脉象之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谢宵这些年似乎一直在服食五石散,此剂性子燥热,又名“寒食散”,初服此药,必加开朗,体力转强,但若长时间服食必会成瘾,轻者舌缩入喉,脊肉溃烂,重者痛苦异常,残疾送命者bb皆是。
    难不成谢宵真的在求仙问道,以求长生?
    “阿韧,那晚的事你有何看法?难不成先太子府真的还有旧人在世?”
    先帝的孝昭训皇后是她的亲姨母,她自幼长得宫廷,也时常出入太子府,软刃上的枭鸟痕迹她再熟悉不过。
    但是谢宵行事狠辣,他出手向来斩草除根,当年太子“谋逆”,他一道圣旨满京城杀了个血流成河,唯恐一个不慎,给自己留下后顾之忧。
    太子府的那场大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过后只剩下断墙残垣,寸草不生。
    “这些年我也多番查访,民间偶有先太子尚存于世的传闻,但每每不是招摇撞骗,就是被谢宵捷足先登,多半都是假消息。”
    温泽帮她调着方子,突然抬眸问了她一句:“阿姐,你可希望先太子还活着?”
    毕竟那是他们的表哥,姨母曾经是那样的疼他们,太子宣是她唯一的血脉了……
    “希望,却也不希望。”为了那把龙椅,牺牲了多少人的性命,她微微一停顿:“对了谢宵他,是不是已经没了大碍?”
    温泽倒是自信满满:“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他那么轻易的死去。”
    梁雁鸣,不……
    现在应该叫她成碧了,自从温泽说他三年前捏过一具傀儡跟她有八分像之后,她一直怀疑梁雁鸣这身子也是他拼凑出来的,像倒不是很像,也就只有五分。
    二八年华的少女,就算是出家为道,也是带着少女特有的明媚娇羞与甜美清新,光洁饱满的额头,盈盈秋水的桃花眼,只是现在的五官相较于之前,少了两分g魂摄魄的艳色,却多了三分温柔如水的清丽。
    但是她的眉间却总有散不开的哀愁:“阿韧,我醒来已有数月,你还不打算告诉我真相吗?”
    六年前成家军在蠡河到底经历了什么,七万大军全军覆没,他帐下的燕云十八将尸骨无存,他们都是和温泽一起长起来的,情同手足,少年将军,个个能征善战,意气风发……
    他又是如何死里逃生,容颜大变,一跃成了什么玉溪山云清观的天一道长,不只是精通岐h之术,甚至能聚魂魄,识鬼神。
    她睁眼之时,人已经身在京师千里之外的玉溪山,初初他甚至还不愿与她相认,他只让她叫他“道长”。
    偶然间一清晨,她听云游四方归来的避尘道长,玩笑般喊他“温泽”,他到底是谁,她便一清二楚了。
    女子十五及笄,她的字祖父早早就示下,但是男子二十加冠,旁人只知道成王府的小世子叫“成琢”,却不知道他的字……
    那是因为成王府那位天资不凡,英姿勃发的云麾将军,很早就死在了战场上,马革裹尸之时不过才十六岁,尚来不及加冠取字。
    但她是听祖父说过的,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取“星河”二字,意在岁月清欢,无忧无虑,成琢则取“温泽”二字,意在君子如玉,适温宜泽,又怕玉太过于“脆”,所以r名便唤“韧哥”。
    --

章节目录

承欢殿(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浮屠一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屠一霸并收藏承欢殿(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