妾弄青梅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望,一见知君枉断肠。
    当年的宸宫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清河郡主有三怕,一怕皇后娘娘的冷脸,二怕成王妃的念叨,这第三怕嘛,自然就是那温文尔雅,芝兰玉树一般的七皇子了。
    七皇子谢宵生母身份尴尬,谢崇原不想认这个儿子,甚至还曾三番两次暗示姨母,但姨母当时以和他作对为乐,谢崇心里却别扭,她反而越高兴。
    据说为了证明谢宵皇子的身份,侍寝的内侍嬷嬷翻遍了彤史,因为咱们这位陛下是一等一的风流人物,这半辈子究竟幸过多少女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终于那几屋子堆成山的《禁中起居注》中,找到了那一页。
    “宵”这个字既不是礼部拟的,也不是谢崇赐的,而是他要上玉谍时没有名字,特意求到了姨母的未央殿,当时正值晚膳时分,姨母随意指了字给他。
    从此冷宫长大的七皇子便有了名字……
    他那可怜的便宜娘自从死了以后,他便是靠着内侍婢女和嬷嬷的接济,才不至于饿死,所以谢宵无论是对宫人,还是和下属关系都相当的好。
    她甚至还曾偷偷问过一个半路倒戈的小h门,他当时的话让成碧印象之深刻。
    他说:“满宫里的主子都当我们是贱如蝼蚁的奴才,是一文不值的玩意,但是只有恭王殿下把我们当成人~”
    最是温润如玉,笑起来若春风和煦的七皇子,嚣张跋扈的清河郡主竟然会怕他,这对宸宫人来说仿佛是天下第一的新鲜事。
    好吧,成碧又一次讨好谢宵失败了……
    其实她不是怕他,而是怕他不理她,那对成碧来说宛如天榻了一般~
    她虽然无法无天,但仅仅局限于后宫与成王府,因着自小t弱加上法师的一道卦,自小无论是宫外还是市井,那些贵人们口中的“腌臜地”,她统统都没有去过。
    但谢宵却不一样,他自小就自由,有的是办法出入宫禁,尤其是上了玉谍分了殿阁之后,就是正正经经的主子了,他要是想出宫更是便易。
    哪像她又是乔装又是打扮,鸣翠殿里还要有人假装她做戏,万一要是被逮着一回,嬷嬷丫头跪了一地不说,还会被姨母拖出去一顿打。
    一次两次可以,看到伺候她的人被打得皮开肉绽,她便也长了记性,所以但凡宫外有什么好玩意,都是谢宵帮着她带回来的。
    在她心里,他的地位可b那中看不中用的太子哥哥强多了。
    谢宵经常出入市井,见识也逼她身边人广多了,她常常赖在他的含章殿里听故事,有些时候甚至还会害他迟了晚课。
    太傅责罚他,她回过头来就会去找太傅的麻烦,周太傅对文房四宝尤其的喜欢,尤其是砚台。
    宸宫里的库房,除了陛下的私库她无法染指之外,其他的她跟姨母讨了钥匙来,都是照进不误。
    一次,在周太傅面前摆了一屋子的好砚台,不是珍品就是前朝大师的孤品,当中尤其以那一方乌金砚最为罕见,但是她很残忍~
    “太傅,这些我今日拿来不过是让您过过眼瘾,只许看不许摸!”她小大人一样的背着手,然后让手底下的人抓紧去把正在罚抄课业的谢宵叫来,免抄一遍让摸一下,全都免抄的话,可以拿回去赏一晚。
    其实她大可以跟姨母讨来,但是吧她学得可坏了,周太傅看得见吃不着才最过瘾。
    对太傅来说,一块好砚台就相当于一位绝世美人,美人只让看不让碰,可不是这世间最残忍的事情吗?
    治病要除根,打蛇打七寸,若是要让一个人毙命的话,自然一刀过去见血封喉是快捷的手段。
    救人和杀人是这个道理,这要是教训人的话,也是这个道理,人有心便有欲望,有欲望便有软肋,这还是他谢宵言传身教教会的。
    她虽跋扈,却不是个痴傻的,谁对她好谁对她孬,她看得见也记得着。
    至于好脾气的谢宵,只会被她一个人惹炸了毛,这就要去问问清河郡主本人了,她有一千个办法能把他惹得气急败坏,他却自始至终只用那一个办法治她。
    面具拨浪鼓叶子戏这些统统没有了不少,还有那宫外的糖葫芦梨膏糖,以及她最最爱的永芳斋的桃花酥……
    明明当初是她非要看他皱眉跺脚不理她的样子,偏偏到了最后还要自己哄~
    看我小说的台湾妹子里,如有用微博、微信、qq,我微博id  浮屠一霸霸,可以私我,一丢丢小忙咨询
    --

章节目录

承欢殿(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浮屠一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屠一霸并收藏承欢殿(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