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珩是傅榕的男神。
    就是那种走在路上都会下意识抬眼去寻找的人。
    只可惜啊,男神专心高学术,没时间谈恋爱。
    当然,作为一个合格的小迷妹,傅榕也从未萌生过将男神占为己有的邪恶想法。
    毕竟在她心里,男神是可遇不可求的,像夜空中清冷耀眼的月亮一样,是令她每每看见,就忍不住心生敬佩的存在。
    所以入学以来,傅榕始终在薛珩面前扮演着听话懂事温柔单纯小学妹的角色。
    对了,忘了说,他们都是法学系学生。
    但是今天的薛珩有些不一样。
    具t是个怎么不一样法,傅榕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吧,你懂的,就是那种感觉……
    薛珩男神今天有点撩。
    天地可鉴!这绝对不是傅榕自己瞎硬硬的!同系的好姐妹也这样认为!
    今天早上,薛珩一进教室啥也没说,径直绕过一排排座位,大步流星地走到龟缩在倒数第一排低头玩手机的傅榕身边。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行云流水!
    不愧是你,薛珩。
    那个时候的傅榕当然没心思想这些,她满脑子都是高中上课看小说被班主任抓到的无措感。
    糟糕!人设要崩啊!
    慌慌张张地放下手机,傅榕不尴不尬地抬起头,眼神闪躲地望向男神的脸。
    “早啊,学长。”
    令人没想到的是,薛珩听后竟朝她微微抿唇,露出了一个清浅却温和的微笑,傅榕心中反复感叹“阿伟死了”,脸上却扬起了乖巧的笑。
    “学长也来听杨教授的课吗?”
    此处应该有掌声。
    能将心中波涛汹涌、狂风大作,脸上稳如老狗做得如此自然流畅,她也算是牛人一个。
    “不是,我来找你。”
    傅榕:嗯???黑人问号.jpg
    这不重要。
    “学长找我有什么事吗?”傅榕承认,她必须承认,当时的她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紧张。
    难道她将男神照片打印贴在床头的事情被他知道了??还是,她手机网盘里加密的男神那接近三百张偷拍照被他看见了??
    沉浸在即将经历“社会x死亡”的恐惧里,傅榕面露哀色,因此并没有看见薛珩在说完那句话后耳垂染上的浅浅羞红。
    “我,我们宿舍有人今晚去学校附近的酒吧过生日,你……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傅榕微愣。
    难道她爱在酒吧蹦迪的癖好被男神知道了?
    不对啊,重点应该是——薛珩在约约约约她?!不可能吧,傅榕八成是你想多了,人家男神是高岭之花神圣不可侵犯,怎么可能像凡人男生一样约女孩呢?
    还是这种烂得不能再烂的理由……
    “当然可以。”
    似乎被傅榕的爽快惊住了,一贯神情淡漠,清冷得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薛珩瞳孔微微瞪大了一瞬,薄唇微向下抿,眼神错愕。
    男神既然邀请我那一定有他的理由!说不定男神是想和我在酒吧探讨一下新颁布的民法典……没错,一定是这样!
    不愧是你,薛珩。
    未来法律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那到时候我来接你。”
    “不用那么麻烦,学长到时候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去就行。”
    薛珩每天那么忙,她怎么能占用他宝贵的时间呢?那可是法学院的大众男神啊!傅榕都忍不住感叹自己的善解人意。
    闻言,薛珩沉默了一下,强掩心里的失落,朝傅榕点了点头,轻道:
    “那好吧。”
    “学长再见!”
    傅榕笑yy地挥手作别。
    正在等待挽留的薛珩:“……”
    “……再见。”
    平淡又愉快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晚上八点,在收到薛珩发来的定位后,傅榕准时赶到了生日派对举办的目的地。
    那是一家非常贵气的酒吧。
    “贵”指的是它酒水的价格,“气”指的是消费者买单时的心情。
    在订好的包厢门口鬼鬼祟祟地试探了一会儿,傅榕将整个包厢都看遍了,没有发现薛珩的身影,正疑惑自己要不要进去,背后突然响起一声熟悉的低沉嗓音:
    “不进去吗?”
    傅榕一惊,回过头就看见了全身一新的薛珩。
    为什么说全身一新呢?
    薛珩今天没有穿平时的白衬衣,而是白色polo衫搭配黑色薄款外套,一米八五的大个子安静地站在我背后,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她。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
    傅榕当时就愣在那。
    目光可疑地盯着薛珩里面穿着的那件polo衫,不,准确来说是盯着他polo衫领口解开的那两颗扣子以及……男神线条明朗性感的锁骨。
    卧槽。
    文科出身的傅榕心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但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包容了世间所有的溢美之词,低头看她的薛珩,下颌线因为低头的动作而略微收紧,脖颈肌肤上那凸起的喉结似乎在无声地诱惑傅榕向他靠近……
    天了个神,何方妖孽在此勾引贫僧!
    “进去,这就进去!”傅榕哆哆嗦嗦地扭过头,伸出颤抖的手推开了门,余光瞥过神情淡然的薛珩,强装镇定。
    稳住!傅榕!不能受到男神的诱惑!
    等等。
    诱惑?……男神?
    醒醒傅榕!这还没开始喝酒呢你咋就醉成这样?拜托用你的脚趾头想一想,薛珩诶!诱惑你?可能吗?嗯???
    傅榕在心里打醒了做梦的自己。
    这个生日派对在平静中平静地结束了,一切很好,无事发生。
    也不完全平静。
    酒喝到一半,服务员来送酒时,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酒杯,恰好泼在了一旁的薛珩衣服上。
    薛珩当时微微皱了下眉,冲吓得低头道歉的服务员摇了摇头,说了声“没事”。
    然后接过了旁边人递来的纸巾,偏过头皱着眉擦拭脖颈和锁骨上沾了的酒液。
    傅榕的目光如狼似虎。
    哦天,男神的喉结,男神的锁骨,男神的衣服被打湿了,就连肌肉的纹理都隐约可见……
    薛珩用纸巾擦啊擦。
    傅榕的心跟着痒啊痒。
    那晚回到宿舍,傅榕做了这辈子做过的最猥琐最下流最无耻的举动。
    她偷偷亲了亲床头那张照片上的薛珩,并在心里许了一个愿望。
    我希望,今晚能上了薛珩。
    真的,就一次。
    梦里就行。
    ……汝闻,人言否?
    --

章节目录

明月入我梦(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江至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至疏并收藏明月入我梦(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