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菲利亚拿着餐叉卷曲一口青汁pasta,而一旁的杰西丝吃的则是risotto  di  mare。主位上的父亲正和哈利叔叔交谈甚欢,隐约也谈起些生意上的事。
    奥菲利亚并没有注意去听,这些事如有需要再向身为顾问的克里斯打听也不迟,至少目前看来g部们还不至于明目张胆的不合。
    原本是想和连恩一起去吃中餐的,可惜了。
    杰西丝虽与奥菲利亚关系甚好,却也不敢在这样的场合下同她聊天,这个规矩繁多的聚餐她也觉得很是无趣。
    长辈的话题聊得差不多了,矛头自然指向了她。
    “菲亚,基思是叔叔最得意的青年g部。”哈利阁下招呼着奥菲利亚,“长得也是一表人才。”
    来了,即使是交好的家族也依旧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安插眼线的机会。
    “既然是哈利叔叔的爱将,我怎么可以夺人所爱呢?”奥菲利亚礼貌的婉拒,末了还对基思轻笑一下,礼数周到。
    阁下瞧着自己的女儿如此,笑得眼角的皱纹又深了几分。
    这顿冗长的晚餐终于在暮色中结束。
    “抱歉,每年都会有这么一出。大小姐该是烦透了吧。”杰西丝终于在临走时和奥菲利亚说上了话。
    这个奥诺家族的女g部是奥菲利亚最为欣赏的,她能让一向有些看轻女性的哈利叔叔重用就足以说明她的能力。
    “杰西丝,私下的时候喊我菲亚就好。”她嗔怪着杰西丝的生疏。
    只是奥菲利亚次次纠正也不见她有所改变,每次都被她笑着搪塞过去。
    送走了他们,奥菲利亚听到了滑板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是连恩回来了。
    她偷偷把连恩拽到角落,将他按在墙上亲吻。
    连恩微低着头,伸舌同她交缠。
    他第一次被大小姐偷袭的时候,可是险些将她按倒在地。待他发现那人出招的习惯和奥菲利亚别无二致时,这才完全卸了力道。
    然而无可避免的,奥菲利亚还是被他扭疼了手臂。虽然这是自己的本能反应,可伤了大小姐也是事实,他低着头有些惴惴不安。
    一向明事理的大小姐总是不会让人失望:“是我偷袭在先,你做的没错。”
    “但是,你察觉到的有些慢了。”奥菲利亚一转话锋,“所以要有所惩罚。”
    连恩对于这个结果并无任何不满,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奥菲利亚口中的惩罚竟是如此的荒谬。
    大小姐要自己和她做爱。
    没有任何回绝的余地,奥菲利亚的吻就那样落了下来,似羽毛般轻柔的扫过他的唇。
    他们没有回房,就在不远处的庭院里。还算茂密的小树丛后藏着一片不大的草坪,平日里除了修剪草木的仆人外也鲜少有人经过。随着夜幕的降临,它变得隐秘而又安静。
    记忆与那晚开始重叠。
    奥菲利亚解了连恩的皮带拉开牛仔裤的拉链,那杏鲍菇就弹了出来,伞盖还擦到了她的手背。
    接着她撩起了自己繁复的裙摆,料谁也不会想到,奥菲利亚的下身空空如也,什么也没穿。
    她在晚餐前的沐浴后,只穿了身复杂t面的长裙,内里却是如此的肆意放纵。经着刚才的亲吻,奥菲利亚的穴口已经足够的湿润。她扶着连恩的物什对准了位置缓慢的坐了下去。
    女上的t位入的极深,即使已经尝试过多次,每一次的重新进入奥菲利亚仍是需要时间适应。
    连恩在与她的情事上总是充满着耐心,他只是将双手掩藏在裙摆之下,揉捏着她挺翘的t,以此来分散急于想要挺动的欲望。
    他的手是常年拿枪的,右手的虎口和食指指肚处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子。稍硬的触感摩挲着她的臀瓣,奥菲利亚软了腰肢,探手进连恩的卫衣里,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腹肌。
    得了肯定的连恩开始律动起来,奥菲利亚觉得自己被撑成了他的形状。
    两人衣着完整,从远处看就好像是大小姐在和自己的保镖切磋一般,只不过结果出人意料,是奥菲利亚赢了。
    连恩的挺动极富技巧,会在上顶的同时向后,下落的时候回前。内壁的各个角落都被照顾的很好,奥菲利亚的嘴里溢出几丝呻吟。连恩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她音调细微的变化,之后的每一记深顶都冲着软肉而去。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向她袭来,连恩感受到了内里的收缩,他快速的抽插了几下就托着奥菲利亚的t将它拔了出来,两人分离的瞬间一泼清液就那样灌溉在了菌菇之上。几乎就在同时,奥菲利亚的红核得到了他的回馈。
    白浆穿过瓣肉击在她的嫩珠上,那种又痛又爽的感觉是奥菲利亚喜欢的。为了这个特别的情趣,她时常会选择在奇怪的地方偷袭连恩。
    在一次巧合下,连恩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他便在无套的情况下时不时地刻意对准藏珠的位置射出自己的精华,这对他来说并非难事。他不是没有建议过大小姐不要这样做,吃药对身体并无益处也照旧会有怀孕的几率。
    可终究是建议,大小姐究竟采纳与否则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
    因着杀手的特x,连恩会随身携带武器。但与此同时也会尽可能的减少其它的随身物品,因为在对决时,那一点点的重量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那是奥菲利亚第一次动手打了他,只因在他的牛仔裤口袋里发现了一个避孕套。
    “连恩,它会要了你的命的。”这是他第一次见大小姐如此伤心。
    奥菲利亚跨在他身上趴下,听着连恩强劲有力的心跳。这样的运动量对少年来说并不算什么,他的呼吸几乎可以算得上平稳。
    反观自己有些急促的喘息,奥菲利亚有些忿忿不平:“连恩你连气都不喘,再来一次!”
    “大小姐,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
    经着连恩这么一提醒,奥菲利亚才想起两人的交合e处早已泥泞不堪。再来一次,只怕是白浊混合着蜜液会沿着她修长的腿滴洒一路。现在她倒是念起内裤的好来了。
    她不情愿地从连恩身上起身,等他整理好着装再一同朝卧室走去。
    途经大厅的时候,他们遇上了克劳德,这个只听从阁下命令的暗杀者。
    纵横情场多年的克劳德只看了奥菲利亚一眼,就从她微红的脸色上判断出了刚才的桃色情事。
    “大小姐对连恩还满意吗?”克劳德一语双关,语气满是讥讽与不屑。
    奥菲利亚并不理会他,继续往前迈着步子。
    克劳德挡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怎么,大小姐的眼里只剩下连恩了?”
    腿间的黏腻使得奥菲利亚不愿同他纠缠,随手抢了克劳德怀里的glock  19抵着他的下巴:“注意你的言辞。”
    克劳德举起双手,随意地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脸上依旧带着戏谑:“很抱歉,大小姐。”随即瞥了眼不远处的连恩一眼。棕发少年紧盯着自己,仍是维持着那张扑克脸。
    奥菲利亚扔了枪,和连恩一道离了大厅。
    克劳德看着大小姐优雅离去的背影,舔了舔唇:“迟早要你在我身下浪叫。”光是想着那场景,就叫他硬的发疼。
    risotto  di  mare:海鲜意大利烩饭。
    --

章节目录

末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澪并收藏末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