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顷,一位貌似五旬的恭顺老者拜谒道:“臣张延寿参见殿下。”
    张延寿,字博武,因其专精经史,博学多闻,被人尊为‘张子’。
    当然,他本人是婉拒不受的,至于内心如何,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夏侯淳脑中回忆着这位的履历背景,不想不知道,一想吓一跳。嚯,还真是个极有来头的大佬啊,其祖上乃是本朝开国副相张君毅,父辈张昭、张宸礼等人皆曾官居显职。
    至于这位更是三岁知文,十七及第,始调校书郎,后迁右补阙三年,再转兵部主事五年,其后一直履任吏部尚书,直至前年方才擢为中书侍郎。
    简而言之,此人乃是根正苗红的靖国党!
    眼见这位屈身行礼,夏侯淳脸上露出温煦笑容,连忙起身迎接,同时招呼一声:“给张相看座。”
    而今的张延寿年高体弱,都是操劳国事导致,积劳成疾啊。
    张延寿面由心生,恭谨和顺,堪称表里如一的典范,行为举止从不逾矩,即便太子赐椅也是正襟危坐。
    他恭声问道:“不知殿下唤老臣过来,可是有何交代?”
    夏侯淳拿出柳喻奏疏,直接递给他,温声言道:“阁老对此如何看?”
    对方稍加一览后,便记起此事,呈送给御座上的奏疏皆需中书过目、精挑细选,他自然熟记于心。但太子亲召,还特意抽出,那就非同寻常了。
    他脑中快速捋了一遍,柳喻所言并无大碍,但此人乃是景泰元年及第,那时陈功为座主,算是柳喻的授业恩师,过往履历且不提。
    但此人后又转投时任中书侍郎的萧元正,也就是而今的萧相麾下,算是一段不起眼的黑历史,其究竟是何立场暂时不好说,但观太子特意关照,莫非是欲代父问罪?
    他合上奏疏,递给夏侯淳,斟酌一下措辞后,方才轻声道:“御史之责在于监察百官,肃正朝列;若至尊懈怠,其亦代众发声,此举并无不妥。
    但毕竟为君巡察,岂可转头置喙君上不是。而且老臣观其言辞语句间,皆是痛心疾首,此举恐有失人臣身份。”
    夏侯淳含笑点头,摩挲着奏疏,颔首道:“张相论官公允,不偏不倚。”
    张延寿搞不清夏侯淳葫芦里究竟要卖什么药,试探性地问道:“可要申饬此子一番?”
    夏侯淳摆了摆手:“无需如此,本宫只是例行询问,给父皇一个台阶下;他那边我也劝回去了,算是鞭策一下他吧。”
    张延寿身子一僵,这话似乎埋有地雷,不能轻易触碰啊,他偷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到靖帝并未在附近后,方才暗松了口气。
    随即有些幽怨地看了一眼夏侯淳,暗道太子您能拿陛下开涮,老臣可不敢乱讲话啊。
    他见张延寿神情放松,便知火候差不多了,便佯装不经意地问道:“不过张相可曾闻牝鸡司晨?”
    张延寿心中一紧,暗道正戏来了。
    二圣临朝多年,太子虽观政三载,但毕竟在朝中根基尚浅,无法抗衡万宁宫那位;其或是恐其日后生变,方有此问。
    他暗叹,合着先前所言不过抛砖引玉啊。
    他脸色一肃,稍作思索后心里便有了底,沉声道:“回殿下,自古以来从未听闻此类事。却是不知殿下从何得知?”
    夏侯淳目中闪过一丝幽深,含笑摇头道:“谣传罢了,张相就当本宫一句戏言吧。”
    岂料张延寿脸色微变,瞥了一眼帘幕之后,脸色抹过郑重,低声道:“太子慎言。”
    夏侯淳脸色一僵,轻咳一声后,佯装震怒,转头看向帷幕之后的起居舍人,无奈地道:“拿来。”
    那人身形一僵,沉默片刻后,撕下刚写起居注,双手奉上。
    夏侯淳随意一瞥,便见其上记载:太子言,贵妃萧眉有牝鸡司晨之兆。
    他心中嘿然一声,脸上和颜悦色,赞道:“倒是尽忠职守,无愧信臣之名。”
    起居舍人,虽只从六品,但因其掌修记帝王言行之权,隶属于大靖国史馆。
    而如今的国史馆监名唤梅文钦,乃先帝太宗后期的秀才,因其精通史籍而破格录为‘同进士’,已任馆监十余年矣。
    那人抬头凝视夏侯淳,轻声道:“太子言行,关乎国体社稷,不可不察,还望殿下明鉴自省,以防旦夕巨祸。”
    旁侧张延寿有些尴尬,狠狠瞪了一眼起居舍人,连忙补救道:“太子勿怪,小儿狂言不知尊卑,殿下宏量,还请饶其犯上之罪。”
    夏侯淳摆了摆手,饶有兴趣地看着对方,只见其眉宇疏朗,皙面赤唇,竟有俊逸之相,令他观感大好,笑问道:“怎么,莫非你能帮本宫消此祸患不成?”
    旁边张延寿显然与那青年是熟识,提了一句:“殿下,此小儿名唤关九思,五年前拜入梅馆监门下,上月方提为起居舍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夏侯淳眉头一挑,脑中有此人履历,关氏嫡长子,康都‘八骏’之一。
    关氏一族,祖籍陇西,其高祖曾官至前燕左骁卫大将军,祖上也为靖国开国功臣,算是与张延寿等皆为靖国勋贵。
    不过自其祖父、父亲两辈曾犯大错被罢,夺勋贬官,算是没落贵族,到了关九思这一代方才有崛起之兆。
    至于八骏之称源于前朝大燕武帝的八匹神骏,后有人自比‘八骏’以邀宠获幸,今朝更是将其比作为杰出良才之美誉。
    夏侯淳看着关九思笑道:“原来我靖国大名鼎鼎的八骏竟是如此俊秀良才,本宫眼拙久矣。”
    关九思神色坦然,不卑不亢地回道:“当不起殿下大赞。”
    夏侯淳笑了笑,脸不红心不跳地将那页纸撕毁后,瞅了关九思一眼后,漫不经心的对其言道:“可有胆子赴那火海刀山?”
    张延寿脸色微变,欲言又止,虽说年轻就是本钱,不冲一把枉为少年,但朝野党争不是龙潭便是虎穴,天堂与地狱近只一线之隔。
    不过当初关九思之父托世交张延寿将他调为起居舍人,不正是存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心思么,不过咫尺一步,一旦越过,便是雷霆万钧倾泄而下。
    关九思待千载难逢之机久矣,毫不犹豫地单膝跪下,沉声道:“殿下意之所向,便是卑职剑之所指。”
    夏侯淳轻轻点头,但他深知权不可轻授,仅只轻声道:“御史台掌邦国刑宪、典章之政令,有肃正朝纲之责,近来却有些懈怠了。调你去当一名侍御史,你可愿意?”
    按靖国律例,起居舍人隶属中书省,乃清贵中的清贵,日后的台阶不是丞郎便是尚书,但在本朝却被摘至国史馆辖下,这让无数‘秀才’深感憋屈,自叹屈才遭辱。
    至于御史台侍御史,同属朝官序列,虽与起居舍人同位从六品上,但身份较卑,一个是清贵权轻,前景远大;一个是位卑权重,显赫一时。
    如何选,就看自己了。
    然而关九思毫不犹豫地叩首:“微臣领命。”
    关九思知道,太子将他调去御史台,自然不是闲的蛋疼,更不是所谓的谴责降罪,而是另有所指。
    果然,只听夏侯淳轻声言道:“萧相威隆日久,不乏有人深忌馋权,你去看看都有人谁吧。”
    这是将他当作联络员了啊。
    但关九思仍然掷地有声地道:“臣必不辱使命!”
    夏侯淳轻轻颔首,偏头对张延寿言道:“关御史调职之事,便有劳张相了。”
    张延寿笑道:“殿下放心。”
    他语气一顿,迟疑地问道:“敢问殿下,不知柳御史该如何处置?”
    “擢升为刑部郎中,协助纠察京内刑狱。”
    夏侯淳回到御座,负手眺望窗外。
    关九思心头一热,他娘的,上一封奏疏就换来一个刑部丞郎,值!
    张延寿心中一跳,暗道要开始了,当即拱手称是。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