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泰十一年春,正月朔旦,皇太子夏侯淳加元服,及冠。
    乙丑,太子谒太庙。
    丙寅,旭日东升,太子夏侯淳佐靖帝,会百官于太极殿,悉皆赐帛。
    辰时,礼部尚书陈功建言:太子者,国之储君也,今既加冠,当参廷议、辅国政。
    同为麒麟阁大学士徐晟附议,宰相萧元正则以‘太子私德有亏,方招谣言,岂可旬月俄复’为由驳回。
    张相默允,故廷议许可。
    及至新任刑部都官郎中柳喻上奏,信誓旦旦地道:“今臣察京狱官囚多为萧相党众构陷,请巡查萧党,以避私权相授。”
    众臣沸然,纷纷侧目而视。
    这位初来乍到的柳御史头天上朝,便一炮而红。
    只不过,那些人看向他的眼神血红充煞。
    而‘党争’之论,自今日始矣。
    殿堂之上,窃窃私语声不绝如缕,柳喻充耳不闻,侃侃而谈地道:
    “历来国祸莫不由党成群、聚众谋异而致。今臣获悉,萧贼以国柄私授为荣,以师友宾朋为援,暗通于宫廷禁中、曲结于将伍之间。
    臣恐其欲谋大事于外朝、行篡夺于丹陛,恳请圣人降旨,贬斥萧党、收系元正,以消祸弭,复我靖国隆威,还神器于圣上。”
    此言一出,连观政参政的夏侯淳都不禁瞅了他一眼,不禁有些佩服,连这话你都敢说,老子果然没看错你!
    靖帝眉宇一挑,对着自己的大舅哥萧元正言道:“萧相可有何话说?”
    下方萧元正本是宛若泥塑,意欲三缄其口,怎耐圣人垂询,不可不答。
    稍作无奈后,意欲摘冠请免,靖帝当即摆手:“萧相不必如此。”
    萧元正无奈道:“必是捕风捉影之事,微臣多年检正自省、积年不怠,廷臣往来皆为国事,怎敢私授?
    再则臣亦自知外戚干政本属大忌,故未尝无一日不惕惧自警,更与僚属臣工行止有距,从不敢逾越。”
    这脸皮,连夏侯淳都忍不住侧目,心中慨然,果然历史上那些所谓的‘让权’‘自鉴’都需要仔细考究啊。
    不料萧元正话锋一转,沉声道:“不过无风浪不起,臣既招此恶谣,绝非空穴来风,想来定是臣多有忘形之举,令察臣不愉、卑吏嫉妒。”
    他俯身一拜,诚恳惭愧道:“臣请陛下降罪,赐我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旁侧柳喻眉头乱颤,气得他肝火直往外冒,几近咬牙切齿地看着萧元正,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你居然都说得出来,还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他当即抬笏振声激动地道:“陛下,臣有奏。”
    靖帝轻轻一摁,将他压下,言道:“萧相乃朕之股肱,国之栋梁,不可轻易动摇。且常干翼朝政,有勋绩于靖国,不可以小疵掩大德,不必再说了。”
    他语气一顿,掷地有声的道:“何况此乃无中生有之言,岂可行此污蔑之言?”
    柳喻神情一沮,默默退回朝列。
    旁观的夏侯淳算是明白了,这哪是萧党势大,分明是自家老头子姑息养奸呐,难怪萧相难遏,萧党猖獗。
    他微微皱眉,第一个回合,连对方一个子儿都没扣下来,近乎被碾压。
    撇了一眼靖帝,都知道柳御史是我的人,还这么不给面子,老头子你这是要造反不成?没看见车轱辘都碾压到本太子脸上了么?
    这还没完,只见萧党阵营中有一人站出。
    “臣有奏!”吏部侍郎郝夫忍出列,执笏拱手道。
    靖帝倒是颇有难心,颔首道:“准奏。”
    郝夫忍面容坚毅,沉声道:“臣闻官者,乃国之命穴、民之父母。举凡大动,非廷臣众议、吏部察荐不可为;若失此节,则有名不正言不顺之嫌。
    今闻太子私举馆吏为朝官,暗引廷臣为爪牙,肆意构陷宰辅、诬蔑重臣。臣窃以为,此举当为靖律所不许。”
    夏侯淳脸色蓦然一沉,冷眼俯瞰着下方从容淡定的郝夫忍,咬牙切齿,暗恨不已,这刚给萧元正扣了一顶帽子,便被其党附泼了一盆冷水。
    嘿,这现世报来得倒还挺快。
    靖帝隐晦的戏谑眼神看了眼司马元,轻咳一声后,方才对对着郝夫忍和颜悦色地道:“太子既已及冠,自可参政辅国,荐举良才美玉也属应当。”
    驳回上诉之后,靖帝还朝夏侯淳促狭一笑,暗笑让你能,看吧,这些朝官可不是省油的灯。
    夏侯淳面无表情,眼观鼻鼻观心。
    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斗法太不可取了,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要真让这些人这么肆无忌惮地诋毁小爷,那我这太子之位怕迟早要被人拿掉。
    不行,得反击。
    得杀鸡儆猴!
    另外,老子的复仇大计也该提上日程了。
    他那丹凤眼微微一眯,狭长的眼缝中掠过一丝杀机。
    继而轻描淡写地看了下方一眼,当即有人心领神会。
    新任侍御史关九思昂扬向上地阔步迈出,大声道:“臣关九思有奏。”
    “准!”
    关九思深吸口气后,沉声道:“今臣查明,此前诬陷太子谋逆,裹挟东宫诸卫进犯太极殿者,乃东宫太监张丞恩与羽林军右统领杨忠,请陛下降旨诛此二贼,以复储君清誉,肃正朝纲威严。”
    杨忠,云中人,本为禁卫一都尉,后经萧党运作,迁至羽林军,名为拱卫禁中,实则植其党羽。
    张丞恩,本为前皇后宫中太监,后因忠心有嘉,被赐予夏侯淳为贴身大太监,然而暗中却被萧妃拉拢。
    夏侯淳既要复仇,这二人自然是首要诛灭对象。
    廷上不少人脸色微变,悄然对视之后,微微皱眉,这事儿不好插手,毕竟是属于靖帝家事。
    何况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咱们这位陛下虽然宠信萧相,可也极其疼爱亲儿子呀。
    果然不出夏侯淳所料,既然‘太子无咎’,那自然是臣下之过了。
    当即凝声颔首道:“前羽林军杨忠犯忤逆禁,蓄意谋逆,即刻将其收押刑部大牢,秋后问斩。”
    至于大太监陈招寺么,虽说你向朕举报了‘太子谋逆’,对朕忠心,但却是背主叛上之徒,将你放在寡人身边,朕心不安呐。
    旋即继续言道:“前东宫太监张丞恩噬主谋逆,即斩!”
    听闻连陈招寺都被斩了,萧元正也不仅嘴唇轻动,似是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这让一直观察他的夏侯淳很是失望,暗中腹诽:你可是堂堂宰相啊,自己的‘小灵通’都要被斩了,你难道不伸出援助之手么?
    就不怕麾下党众寒了心?
    殿中气氛有些压抑,萧党众气氛萎靡,暂时偃旗息鼓。
    靖国党开始抬头,只闻副相张延寿奏请昔日东宫前司仪郎晏书同有‘规谏驳正,侍奉储君’之功,请犒赏之。
    晏书同,抚州贤昌人,十五因‘神童’被赐进士出身,初授弘文馆正字,后迁太常寺奉礼郎,名为参赞礼仪,实则以学习熏陶为主;后因侍主有功,寻加司仪郎。
    今次以此人为点,论功行赏,也是张延寿欲将‘太子谋逆’彻底翻篇,以达拨乱反正的目的,也免去日后谏官御史们的喋喋不休。
    靖帝稍作沉吟,晏书同颔首道:“张阁老举荐合理,着吏部论功行赏。”
    萧元正额角微突,方才诛那二人以儆效尤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还要冠冕堂皇地镀金装潢,那萧某人就不能忍了。
    只见他微微偏头,身后当即有人出列,沉声道:“陛下,臣以为此举不妥!”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