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凌晨,趁着上朝空隙,夏侯淳在宫墙之上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
    煌煌巨栋、璀璨烟火。皇宫之外,繁华昌盛,锦绣山河也。
    歪歪斜斜倚靠在宫墙上的夏侯淳,轻轻抚掌轻笑道:“这大好江山,翻掌可握啊。”
    宫外烟火似锦,禁内死气沉沉,夏侯淳目光幽微,心中嘿然一声:“网已织好,只待尔入毂矣!”
    神色慵懒的夏侯淳打着哈欠,看了眼身后,随意地问道:“今日朝堂之上有何新鲜事儿?”
    轿子旁迈着小碎步的刘文珍早有腹稿:“回殿下,除了工部上疏的‘赈灾’、‘复堤’以及‘浚洪’外,便是吏部侍郎卫伯玉奏免兵部掌印郎章万育、太常寺卿柳牧与兰台令史周文濮并问罪流徙之事了。”
    轿子霎时一静,沉寂如死。
    旋即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出:“速速调出卫伯玉所有在曹档案、生平履历以及亲朋师友关系,立刻!”
    刘文珍身子一抖,一溜烟儿地跑向吏部衙门。
    轿子内当即传出震怒之声:“这个卫伯玉,坏我大事矣!”
    轿子外的阉寺宫婢们被太子怒意吓倒,尽皆战战兢兢,无人敢搭话。
    计划搁浅,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老子正要利用萧妃,将萧元正的爪牙一网打尽,结果你突然给老子来这么一手,这不是玩我么,打草惊蛇了啊!
    夏侯淳阴沉地脸,快速将卫伯玉过往履历在脑中过了一遍,任过翰林编修,乃不折不扣的朝廷清贵。
    还当了三年监察御史,虽只有八品,却有‘分察百僚,巡按郡县,纠视刑狱,肃整朝仪’的权力,堪称位卑而权重。
    随即在礼部转悠了两年后,便外放为临安郡首攒足资历。且这位卫侍郎外放之后,竟仍然兼着殿中侍御史之职!
    其后应召回京,被火速提为吏部员外郎,直至而今的吏部侍郎。
    吏部,向来是副相徐晟的大本营,莫非这位卫伯玉是他的马前卒?
    不过卫伯玉今日捅下这破篓子,恐怕连这位徐阁老都保不了他。
    在道门、朝廷共掌朝政的大靖国,近三成达官显贵都明为靖臣实为道奴,而卫伯玉奏免的这三人都是道门在俗世的领军人物。
    一旦章柳周三人被罢免,其余道奴们必会人人自危,殷鉴在前、唇亡齿寒,谁敢不尽力施救。
    何况卫伯玉此举,无疑是触及到道门的利益,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夏侯淳眯了眯眼,此人闯下如此大祸,是杀还是救?
    几乎在夏侯淳获悉卫伯玉奏议之事的同时,宫外一道庞大气机自朱雀坊腾空而起,堂而皇之地朝着太康城外掠去。
    置太康空禁、巡防于虚设,视羽林卫于无物,即便宫禁之内有数十股远超其实力的气机,那人依然有恃无恐,简直是太猖狂了。
    宫墙之上,靖国太子夏侯淳心中愤恨不平,脸色冷若冰霜,但碍于实力有限,只能冷眼旁观,无能为力。
    直至那道气息遁出太康城后,他揉了揉脸,这是他第一次领会到超越凡俗的力量,喟叹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滋味不好受啊。”
    看来小爷也要学会修道,至少挣个保命术,光靠刘文珍这种凡间护卫还是不保险,毕竟自己会呼风唤雨、长生久视他不香么。
    他心中恨恨地道:“总有一天,老子可以凭自己手中剑干死他们!”
    有了昨夜刘文珍的提醒,夏侯淳脑海中的记忆放佛开了闸的洪峰,一股脑的倾斜而出。
    他也知晓了而今的靖国并非上下承平,反而有些内忧外患的气象,内忧则是道门信徒与爪牙占据大靖不少军政要职,掣肘着大靖的正常运转。
    外患就显而易见了,正是盘踞在天都峰附近的道门诸派之首-玄宗。
    太子殿下夏侯淳,也就是原身,其与靖帝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剪除玄宗爪牙,以理清朝堂、扫除妖氛,但终究收效甚微。
    最明显的反噬便是“太子谋逆”,继而被鸠杀后扔回东宫,若非自己“起死回生”,恐怕靖帝都要绝嗣字。
    至于今次这位卫伯玉上奏罢黜章万育、柳牧以及周文濮,或许便是迎合靖帝心思。
    但夏侯淳却知道,此举非但无法达成所愿,反而有可能弄巧成拙,惹怒天都峰那位掌教真人。
    毕竟,这三人便是那位在大靖朝堂的代言人!
    待刘文珍匆匆离去后不久,一位小太监神色满脸焦急地跑来低声道:“殿下,陛下催您快点过去。”
    夏侯淳拉开帘子,摆了摆手:“知道了,知道了。”
    靖帝隆恩,太子体弱,可于宫中以轿代步。
    他瘪嘴道:“连上个朝都离不开小爷,烦死啦。”
    四周侍从倒是与有荣焉,看着点头哈腰匆匆离去的司礼监太监,小心翼翼的瞥了眼轿子后,他们相视一眼,继而微微仰头,主子受宠,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大朝议,朝臣们寅时出府,卯时入宫,一番参拜大礼后便开始参议朝政,一直到戌时,大靖廷臣们都会一直待在太极殿。
    夏侯淳暗自嘀咕,这个时代当官的也同样蛮拼的。
    行至太极殿前,夏侯淳刚下轿子,便有有一位威风凛凛的儒雅中年将领映入眼帘,只见其人肃穆伫立,挺胸抬头间满是英武之气,他心中一动,上前含笑打招呼道:“陈将军。”
    那人貌近四旬,棱角粗犷,颇似边关将士,浑然不像二十八、九的青年,听闻太子招呼,也不故作诚惶诚恐,只是肃然抱拳执礼道:“见过殿下。”
    夏侯淳瞥了眼身后,刘文珍当即带着人退后十余步,俄而不动声色地看了陈玄离一眼,只见其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嘿,这货居然丝毫不慌,看来是个有底气的人,其轻咳一声后,温声问候道:“陈将军,昨日宿夜可有何异常乎?”
    陈玄离看了看夏侯淳,貌似整个禁中除了你那事儿外,其他的都挺正常的;要真有的话,只有你每次上朝都找我唠嗑、嘘寒问暖的,显得颇为异常诡异了。
    他暗中思忖着,这位太子爷不会眼见上次宫变不成,准备再来一次吧?
    他当即为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再看夏侯淳的眼神都带有审视意味了。
    不过心里这么想,他嘴上却温文尔雅的道:“回殿下,太极殿一片安宁,并无异常事件发生。”
    其实陈玄离到现在也搞不明白陛下为何饶过此子,毕竟那可是谋逆啊!
    换作任何一个朝代,只要牵扯谋逆大案,不是抄家灭族便是人头滚滚,杀得各方血流成河,偃旗息鼓。
    也就咱们这个陛下,左能容萧妃祸乱朝纲,又能赦太子犯上作乱,还对那些一根筋的廷臣腐儒和颜悦色。
    若要按他的意思,任何犯禁触律之人,悉数皆斩,管你什么贵妃太子,照杀不误!
    觉察陈玄离眼神不对劲,夏侯淳干笑几声后,稍稍拱手后便阔步入殿。
    尚未入内,便听闻宗人府大宗正夏侯濂痛心疾首地道:“无故奏免廷臣,以莫须有之名问罪太常,更欲株连兵部掌印官,此举简直是视我大靖律法于无物,置朝臣尊严于脚下!
    倘若成制,我大靖还有谁愿为国效力?还有哪位王臣敢为陛下卖命于?
    陛下,且不论三位大臣并无罪责,即便有罪也应交由三法司会审,让刑部递交诉状,都察院、大理寺监审问责。
    再经廷臣核查,如此方才显我大靖律法之森严、制度之严明以及与天下共治之心啊!”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