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太子莅临诏狱。
    却不让进。
    气氛有些尴尬,刘文珍急得满头大汗,倒是夏侯淳目光平静,淡声道:“既然陛下不让儿臣过问此事,那就算了。”
    值守狱卒脸上阴晴不定,眼见夏侯淳作势欲走,他咬牙后低声道:“殿下稍待。”
    夏侯淳转过身来,看着他,目光幽幽。
    狱卒谨慎地扫了一遍四周后,低声道:“殿下进入后只管说奉了谕旨,否则无法见到那两位。”
    夏侯淳眼中露出赞赏,但心中警惕,嘀咕道仅凭一句话便可进入诏狱,老头子果然威严无双啊,但同样隐患极大,他夏侯淳可以,其他人自然也可以。
    但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和颜悦色的对着那狱卒颔首道:“本宫知晓了,你叫什么?”
    贵人问名,自是赏识。狱卒当即大喜,恭敬言道:“卑职阎旺,诏狱点检令。”
    夏侯淳眉头一挑,呵,还是一条头鱼,难怪可以将他送入诏狱之内。
    他轻轻颔首:“本宫记下来。”
    阎旺眼中一喜,将夏侯淳与刘文珍二人引入诏狱内,
    诏狱布局形同刑部大牢,越过道道封锁之后,便是上百余铁栅栏。
    栅栏之内,皆是靖国重犯。
    昔日的廷臣,而今的阶下之囚。
    夏侯淳目光深沉,微微眯眼,有些人乃是靖帝送入,有些则是夏侯淳亲手葬送。
    故而当太子夏侯淳莅临诏狱时,无数人纷纷起身,或是冷眼旁观,冷笑不语。
    也有人戏谑冷笑,阴阳怪气地道,呀,咱们靖国崇仁高贵德太子殿下居然临幸诏狱,可是新娘子上花轿,头一遭啊。
    夏侯淳漠然路过,有些人他根本不认识,也没有裙带关系,有些人纯粹臭名昭著,死有余辜。
    贪腐成性不说,还祸国殃民,但即便如此仍被靖帝饶其一死。
    这些人,大多数都对夏侯淳没有好感,冷冷地瞥过一眼便自顾自休息了。
    一路行至半道,陈招寺、杨忠面孔已然清晰在望。
    但就在这时,夏侯淳驻步。
    与此同时,左侧监牢内有人呵出一口浓痰,落在夏侯淳身前。
    “找死!”刘文珍一脸狠辣,正欲动手。
    夏侯淳止住了他,目光逡巡了那个双目喷火地长髯垂胸,乱发蓬松的五旬中年身上,轻声道:“费师傅,别来无恙啊。”
    见到此人的第一眼,关于此人的履历便浮现在脑海。
    费继淞,陇西灵州人,昭元进士及第,中博学鸿词科,初为集显院修撰,寻改崇文馆经讲助理,寻三年,充礼部书令史。
    翌年调司经局文学,其后一路兜兜转转,在太常寺、国子监等边缘小官上浪了十来年,终于在前两年步入正轨。
    而此人显著与太子脱不了干系,原因是其首次与东宫接洽便指着太子夏侯淳乱骂一通,由此以‘骨鲠忠直’显名朝野;寻改太子中允,算是正是进入‘东宫序列’。
    及至五年后,因上疏反对‘二圣临朝’再三纳谏,靖帝宽容数次,并留中不发后,被恼怒的萧妃下狱,初判流放,后改押禁三月。
    及至去年被重审,定为永不叙用。换言之,因几封奏疏,便被羁押年余。
    只见费继淞怒气未消,悲愤不已,指着夏侯淳痛心疾首哭诉道:
    “你等父子纵容萧妃祸乱朝政,致使靖国黎民上承繁杂课税之累,下纵贪吏豺官之害久矣。若再不收手,前燕亡国灭宗祠之痛已然不远,不远呐!”
    夏侯淳抿嘴不言,看着对方破衣烂裳,腐食中霉味熏天,鼠蚁横行霸道,比难民还要窘迫难堪,然而即便如此,犹不改忠君体国之念,可谓至诚矣。
    他垂头不言,忽然转身就走,行至陈招寺与杨忠监牢前,看着二人神情萎靡不振,浑身上下衣杉褴褛,破旧不堪,甚至还有血痕结痂,可见其已遭过罪。
    忽见太子临近,陈招寺眼中嫉恨之色一闪而逝,但随即满脸悔恨,噗通一声跪在夏侯淳身前,隔着铁栅栏,号啕大哭地道:
    “殿下,奴才知道错了,求殿下网开一面,饶奴婢一条贱命吧。”
    夏侯淳知道此獠利欲熏心,自被万宁宫拉拢收买后,多年忠心便早已被狗吃了,他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后,便来到杨忠面前。
    杨忠乃靖后母族弘农杨氏庶子,曾因与杨氏嫡长子争夺族长之位被逐,后因祸得福救了靖帝一命,加之杨妃温柔贤淑,深得帝心。
    故而破格提拔杨忠为侍卫长,不到五年便升至羽林军右统领之位,算是靖国中级将领中少有的俊彦与砥柱。
    而沈妃,不是别人,正是昔日的靖国皇后。
    太子夏侯淳之生母。
    也就是说,他还要唤这位杨忠一声舅舅!
    而今的杨忠不仅身败名裂,而且被靖帝处以‘秋斩’,算是罪有应得。
    但不管是原身还是夏侯淳,都无法理解这位‘太子党’缘何要背叛他。
    看着墙垛角落里蜷缩的杨忠,夏侯淳目光复杂,沉默良久,他几次欲言又止,最终涩然言道:“三舅,缘何到了如此地步?”
    垂首不语的杨忠抬头,看着夏侯淳的目光恍惚无神,他低低一笑,自语道:“原因?你说原因?”
    他神经质地发出笑容,目光诡异,看着夏侯淳,眼神逐渐嫉恨,阴恻恻地道:“你夏侯氏族掌握靖国决大部分资源,我弘农杨......”
    “三舅!!”夏侯淳直接打断他。
    他不悦道:“三舅还真拿我当三岁稚子戏耍不成?”
    杨忠神色一怔,定定地看着夏侯淳,渐渐收敛情绪,幽幽一叹后,轻声道:“你长大了。”
    旋即便听其话锋一转,“不过你也变了。”
    夏侯淳眼帘一垂,淡声道:“是你变了。”
    他语气一顿,加重地道:“变得不像我杨氏族人,反而像个萧党贼子。”
    杨忠抬眼看向夏侯淳,眼中似有期盼、欣慰以及愧疚,但终究只是化为一声叹息与释然。
    他目光逐渐锐利,深吸口气后,沉声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此中涉及甚广,三言两语无法道尽,而且以你目前的实力更难以应对如此大局。”
    夏侯淳有些恼怒,这家伙怎么油盐不进。
    他语气转冷,道:“莫非三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侄儿坐以待毙不成?”
    杨忠缄默不语。
    夏侯淳眼见‘以情理动人’无法奏效,当即变策,忽然轻叹一声,幽幽地道:
    “三舅,你把侄儿看成什么人了,我又岂会是那种贪生不怕死之人?”
    他凝视杨忠,一字一句地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三舅,你就告诉侄儿真相吧!!”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