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还未死,便请皇帝留遗旨,这与逼宫何异?
    故而在剩下几人紧张而又期待的眼神中,夏侯淳缓缓摇头。
    徐晟眼神黯然,缄默不语,对着夏侯淳躬身一拜后,便步履蹒跚地带着剩余阁臣憾然离去。
    倒是一直伺候在旁的刘文珍忍不住地道:“殿下,您刚才为何不答应徐阁老所请?”
    夏侯淳不悦地看了他一眼,对方立即醒悟,噗通一声跪地后,啪地一巴掌抽在脸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越是敏感时刻,越不可阵脚大乱,尤其是敌我不辨之际。
    徐晟一向以靖帝辅臣自居,今见事急便欲跳槽,是为不忠也。
    瞅了瞅匍匐在地的刘文珍,夏侯淳目光幽幽,不言不语。
    良久之后,方才淡声道:“宦官不得干政,下不为例。行了,起来吧。”
    待刘文珍起身后,夏侯淳目光一抬,沉吟片刻,“摆驾,去万宁宫。”
    万宁宫,正是萧贵妃居所。
    刘文珍脸色微变,低声提醒道:“殿下,最近那位的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
    夏侯淳眉头一挑,瞥了他一眼后,淡声道:“知道了。”
    刘文珍眼皮直跳,竭力压低声音道:“殿下,奴婢是说,那位数日前传召了御医!”
    夏侯淳瞳孔一缩,无病召御医,显然是有喜了。
    从三舅杨忠口中获悉,萧贵妃的真实身份竟是玄宗前任宗主的入室弟子,身份尊崇无上,修为高深莫测,难怪颇受靖帝宠爱。
    而且在夏侯淳生母逝世后,其入主大靖内廷整整十五年,乃是后宫当之无愧的无冕之主。
    对这位后宫之主,夏侯淳一直心怀戒备,即便她一直并无子嗣。
    一旦靖帝有何不测,这位权力欲极盛的贵妃娘娘必不会甘于寂寞。
    恐怕不需要外廷那些靖臣道奴们的怂恿与撺掇,这位贵妃都会以‘人主’姿态临国。
    夏侯淳目光幽深,天都峰那位沉寂了几十年,却于荀月前突然颁谕闭关,而这位贵妃娘娘又恰巧有了妊娠。
    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么?
    他喃喃自语地道:“莫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再联想靖帝移交政务,他猛然醒悟,低呼道:“不好!”
    他霍然起身,疾声道:“陛下在何处?速带我去!”
    外间刘文珍心神一抖,忙不连迭地回道:“天穹阁!”
    ――――
    天穹阁,位于太康城百里外的天穹楼,楼高八层,楼外雕梁画栋,檐牙高啄,翘燕如飞,四周交河环绕,湖泊点缀,颇有‘天河’之谓。
    粼光闪闪的水波边缘正有两道身影漫步,稍前之人身着龙袍,颇有闲情雅致地赏景观湖,似在留恋。
    稍后半步之人名唤丘虔礼,靖国玉都人,正是新任天穹阁主。传闻其幼时以‘神童’闻名乡里,不满十岁便头角峥嵘,获一州刺史赏识收入门下。
    十年后更是以‘钟灵毓秀’之名获先帝垂青,赐字‘谒庭’,名扬东靖内外。
    今以钦天监副监、检校吏部侍郎位列朝堂,随后再迁天穹阁副阁主,乃其实际控制者。
    随着夏侯黎被贬,这位被靖帝雪藏多年的丘副阁便走上前台,成为了天穹阁新掌执。
    倘若说镇魔狱乃是靖帝手中暗剑的话,那么天穹阁便是整个靖国的法刀了!
    天穹者,天都之上也。
    当夏侯淳急匆匆赶到时,正听靖帝问道:“谒庭啊,你说我还能活几日啊?”
    夏侯淳下意识地看了看丘虔礼,眼中似有希冀之色。
    丘虔礼置若罔闻,垂目低声道:“陛下乃大靖国祚庇佑之人,必能享寿万载,与国同休。”
    靖帝闻言失笑道:“一般相信这话的皇帝都快死了”。
    “卑职该死”丘虔礼诚惶诚恐。
    英明神武地靖帝摆了摆手,“咱们不兴这套。”
    随即将夏侯淳招致身前,指着丘虔礼言道:“这是你丘叔叔。”
    夏侯淳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侄儿拜见丘叔叔。”
    丘虔礼颔首回道:“太子不必多礼。”
    人君面前,礼不可废。
    靖帝负手缓行,目光远眺,轻声问道:“我儿所言之策,你以为如何?”
    夏侯淳看了眼丘虔礼,看来在他之前他们便就‘御道’之策有过商讨。
    只见丘虔礼稍作沉吟后,缓缓言道:“太子所言中肯,乃持重之言。”
    他看了眼靖帝之后,轻声道:“玄宗势大难制,此为共闻。而玄宗之强,不仅在于那十余位道境存在,更在于数百真人境。”
    他语气一顿,沉声道:“更为关键的是,早在五十年前那位便被道榜抹除,而今近一甲子过去,不知其修为究竟臻至几何。”
    他目光复杂,幽幽一叹:“实在是难以揣度啊。”
    靖帝轻嗯一声,也并未对丘虔礼‘长大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不悦,只是淡声道:“你们天穹阁本就因其而设,日后还需要勤勉修持,勿要落下太多。”
    丘虔礼肃然恭诺,犹豫片刻后,羞赧地道:“是属下丧胆了。”
    靖帝摆手道:“掌教之盛,强过天人,此乃众所周知,别说你们,便是其余三大座主都不敢言胜,无须堕志。”
    丘虔礼神色一缓,当即称是。
    靖帝目光飘远,轻声道:“至于分化之策,虽然妥当,但却非数十年无法建功。朕,等不及啊!”
    夏侯淳心中一个咯噔,下意识地道:“爹,你可不要做傻事啊。”
    靖帝转过身凝视着夏侯淳,轻声道:“你记住,朝政多出内阁,若事有不谐,可问昌台;若江湖多变,穹阁可倚。”
    夏侯淳当即瞪大了眼,“爹你.......。”
    靖帝拍了拍夏侯淳言的肩膀,笑道:“靖国没了我,还是靖国;可没了你,便断了传承。”
    夏侯淳只觉山崩地裂,完了,老子最大的靠山要没了。
    他脸上变幻不定,苦涩地道:“爹,靖国没了你,会出大乱子的。”
    靖帝目光幽幽,看着夏侯淳意味深长地道:“朕把镇魔狱和天穹阁都交给你,若你仍然无法掌控全局,那便说明你没有资格当这个靖帝。”
    夏侯淳脑中轰然一声,看着靖帝久久未语。
    老头,你这么说话,真的好么?
    夏侯淳心乱如麻,这个老皇帝莫非之前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否则这会儿怎么这么硬气?
    观其姿态,俨然是要上天都峰硬刚啊。
    莫非小爷看错人了?
    他下意识便要再劝,不料靖帝摆了摆手:“不必劝了,朕意已决!”
    夏侯淳无语,他其实是想说,能不能把军队也留给我。
    靖帝瞥了他一眼,淡声道:“放心,该留给你的,都会留给你的。”
    道完之后,便朝着丘虔礼挥了挥手。
    丘虔礼躬身一拜。
    看着靖帝的背影,夏侯淳心中暗叹,知道这位确实存了死志,他张了张嘴,朝着丘虔礼微微拱手后,便快步跟上。
    丘虔礼目光深沉,悄然暗叹,不言不语。
    翌日,靖帝终于应邀而去,秘密前往天都峰。
    自始自终都未曾留下‘遗诏’、‘密旨’。
    辰日,太子夏侯淳临朝摄国!
    廷议时,百官奏请萧妃垂帘听政。
    太子缄默良久后,方允之。
    自此,二圣临朝之后,再现牝鸡司晨!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