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春开上节,千门敞夜扉。
    兰灯吐新焰,桂魄朗圆辉。
    送酒惟须满,流杯不用稀。
    务使霞浆兴,方乘泛洛归。
    ――――
    东宫,烟云袅袅,檀香燃烬。
    大太监刘文珍小鸡啄米,夏侯淳凝神批阅奏折。
    一道急匆匆步伐临近,刘文珍满脸不悦。
    “萧姑娘来了。”
    刘文珍闻此耳语,似睁未睁的朦胧眼神中,一道袅娜身影款款而至。
    他当即惊醒,一溜烟儿跑进殿中,在夏侯淳耳畔低语道:“殿下,萧姑娘来了。”
    夏侯淳抬眼,将雕龙朱毫轻放在狰狞麒麟笔洗上,尚未起身便听闻一道幽幽话语传来:“霁月拜见太子殿下。”
    这位萧相爱女、萧妃亲侄女往昔常来禁中,与太子夏侯淳多有照面,只是以往因萧妃与太子势同水火,两人也仅是点头之交,关系算是不咸不淡。
    不过搜寻原身记忆,夏侯淳发现似乎这个妹子对自家有点意思啊。
    情人之间,最容易出破绽,何况还是对他极其熟悉的粉丝妹子。
    夏侯淳心中慌得一批,脸上稳如老狗,坦然起身之际,倜傥风采展露无遗,温文尔雅地含笑道:
    “盛闻霁月妹妹貌冠太康,仙女道姑无出其右,今日当面,方知名不虚传。”
    空阔的殿宇内将夏侯淳声音传至各个角落,但落入萧霁月耳中却如若天外之音,令她眸光闪烁。
    神采闪逝,萧霁月掩口轻笑之后,“太子纵观靖国上下,霁月蒲柳之姿,怎入殿下青眼。”
    夏侯淳笑了笑,伸手一邀,将萧霁月迎入后殿,香茶奉上,轻抿一口后,笑道:“萧相爱女驾临东宫,可是有何指教?”
    萧霁月眼露幽怨,佯装嗔怒,“莫非殿下以为霁月是家父密探不成?”
    夏侯淳大笑道:“若所有密探都是霁月妹妹这般绝世之姿,本宫倒想多多益善。”
    “殿下可莫要取笑人家了”萧霁月眸光幽幽,轻啐一句后,轻声问道:“不知殿下可听闻姑姑宴会京都俊杰淑女之事?”
    当日改头换面,未曾以真面目示人,对方今日前来便是确认其身份?
    夏侯淳若有所思,似有所悟的笑道:“霁月妹妹所言之事,本宫自有耳闻,皆言我太康人杰地灵,骏彦无数,不知可有妹妹中意之人?”
    萧霁月狐疑地瞅了瞅夏侯淳,真不是他?莫非当日猜错了?
    她灵机一动,忽然朝着身侧刘文珍怒视道:“当日那个随从是不是你?”
    刘文珍被突如其来的‘叱喝’吓了一跳,差点就要将这位萧府千金当场拿下。
    骤闻爆喝,他一个激灵后,茫然看着她,下意识地道:“不知萧姑娘所言何事?”
    只见萧霁月黯然轻叹,神情萧索地摆了摆手,强笑一声后,对着刘文珍歉意一笑:
    “刘公公,方才是霁月唐突了,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切勿见怪则个。”
    高高在上的萧相爱女向他赔礼道歉,刘文珍吓得一个哆嗦,且不说主子夏侯淳这一层关系,单是萧贵妃、萧相那里便够他喝一壶的。
    他连连摆手道:“哎呀呀,萧姑娘言重了,奴婢不过残败之躯,怎当得起姑娘大礼,您可切莫再折煞奴婢了。”
    演技之高超,令夏侯淳叹为观止,毫不吝啬地给了一个赞赏眼神。
    萧霁月举止有度,落落大方,浅笑道:“公公此言差矣,我娘曾教导霁月,人逢浊世,谁不是身不由己?
    公公不辞辛苦的伺候太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您本就奉职禁宫多年,也算是霁月长辈。”
    她含笑道:“您若不嫌弃,日后直接唤我月儿即可,萧姑娘萧姑娘的叫,显得生份。”
    夏侯淳一看刘文珍眼神怔怔然,似戳中其泪点,暗道要糟,这个萧府千金笼络起人来竟然是一套接一套,让人不防不胜防,居然连五体不全的刘文珍都中招了。
    他心中不断暗呼妖孽,口中一笑地道:“霁月妹妹心美性善,果然人如其名,如风华霁月,似灵神仙妃啊。”
    萧霁月羞赧一笑,“太子哥哥缪赞了,月儿受之有愧。”
    夏侯淳笑了笑,凝视萧霁月,佯装好奇地道:“适才观妹妹之意,似在找寻何人,不知其人姓甚名谁,现在何处?”
    萧霁月目光幽邃,目光之中饱含深意,若有所指地道:“那人与我也只一面之缘,但却神交已久,月儿倾慕其风采气度,寤寐恋思不得,日夜辗转反侧。”
    她忽然一叹:“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那位公子似乎并无采撷之意。”
    话说这么直白,莫非靖国风气果真这么开放?
    夏侯淳眼神恍然,笑道:“原来我家妹子已有心上人了啊”。
    萧霁月心中一慌,莫非真不是他?她想起刚才所言,脸上浮出一抹羞红,粉嫩肌肤竟有些发烫。
    她目光焦灼,连连摆手,生怕夏侯淳误会,几近求饶地道:“只是欣赏其风度,并无他意,太子哥哥切莫取笑妹妹了。”
    夏侯淳朗声大笑,引来萧霁月一阵娇嗔。
    两人你来我往,寒暄熟络之后,萧霁月忽然话锋一转,只见巧笑嫣然,美目盼兮,轻声道:
    “偶闻殿下旦日及冠,而今上元临近,不知可有闲暇与妹观灯?”
    上元节,靖国最为隆重的节日之一。
    此夜,靖国上下宵禁解除,让百姓通宵达旦地尽情狂欢。
    大街小巷之间有龙舞凤歌,华灯彩烛,绚烂璀璨如同白昼。
    灯谜酒令猜字游戏五花八门,美食糕点更是应有尽有,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还是无数才子佳人纷纷身着华裳彩服,携婢带奴,裹挟鹰犬纵横捭阖,他们或是寻欢作乐,或是寻偶探缘,亦或者勾引,呸,吸引俊杰淑女,以期续得良缘。
    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乃是陷入青春懵懂的俊彦少女们,怀春出游,与伴侣欣赏这不夜之城。
    夏侯淳心中一动,脑中掠过上元节的一切,稍作沉吟后,便颔首笑道:“佳人相邀,岂有回绝之理,何况霁月盛意耶?夏侯倍感荣幸!”
    萧霁月嫣然一笑,娇羞绯红脸颊低垂,低若蚊音地道:“太子言重了。”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