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珍小心地问道:“殿下,不知接下来该如何?”
    夏侯淳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本宫现在树倒猢狲散,你不跑么?”
    太子失势已成必然,在靖国与玄宗斗法的大局之下,夏侯淳不过一只微渺蝼蚁,更勿论而今靖帝亲上天都峰,他再无法狐假虎威,如同被人剥开甲壳,不着片缕。
    刘文珍笑了笑,道:“奴婢虽是一条狗,但也知忠孝二字。”
    他凝视夏侯淳,认真地道:“只要殿下不嫌弃奴婢,文珍愿誓死效忠主子,九死无悔!”
    夏侯淳动容,敛笑之后,沉默少许,旋即漠然摆手道:“你走吧,本宫不需要你效忠!”
    刘文珍扯开服裳,噗通跪地,掷地有声地道:“殿下若担心牵连奴婢,不若此刻便杀了奴才。”
    他咧嘴一笑:“做狗的,从来只有为主子而死,何曾听闻弃主而去。”
    夏侯淳心中一叹,下了榻,将刘文珍扶起,他有些受宠若惊,“殿,殿下这是做甚,奴才当不起。”
    夏侯淳笑道:“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本宫有你一人,可抵千军!”
    刘文珍,性忠强,识义理,持节忠君,三十载不移。
    夏侯淳慨然道:“也罢,而今山雨欲来,本宫也并非坐以待毙,你去请昭阳过来吧。”
    昭阳公主闺名夏侯婧,乃靖帝嫔妃所生,素来与夏侯淳相善。
    昔日住在公主府凤阳阁,去年被封昭阳,特赐昭阳宫,而今在南书房、昭阳宫两头跑,算是个大忙人。
    刘文珍精神一振,哎了一声后,一溜烟儿地跑出。
    半个时辰后,一道嚷嚷声自寝宫外传来。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你完了你完了,我听说他们都在商议废了你,你居然还在睡。”未见其人,却闻其声。
    夏侯淳顿时一噎,心虚地摸鼻之后,轻咳一声,循着脑中记忆应付这位的方式,朗声大笑:
    “我的小昭阳,你终于舍得来看你太子哥哥了。”
    嗖地一声,一袭火红石榴裙小身影迅速奔袭而来,颇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夏侯淳眼皮一跳,听说自家两次昏迷后,这个小妮子来看过他,只是碍于礼仪,未曾久留。
    今闻太子主动相邀,毫不犹豫地冲出南书房,在白胡老夫子吹胡子瞪眼中快马加鞭而来。
    倏然冲入寝殿,这个十二三岁的小萝莉便撞入夏侯淳怀中,她哎呀一声,两人一个胸口阵痛,咳嗽连连。
    一个揉额抹泪,恼怒不已地道:“太子哥哥你也不小心点,把你撞坏了没事儿,弄坏了我的发髻可就出大事儿了。”
    气得夏侯淳刚刚息怒的无名之火噌地蹿了上来,捏着那个圆嘟嘟的粉颊就不松手,“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哎呀哎呀,太子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是婧儿不好。”夏侯婧当即告饶,泪眼娑婆。
    夏侯淳哼哼两声,使劲揉了揉她的包子头,揉得那叫一个排山倒海、七上八下啊,“哥!!!”
    眼看夏侯婧凶眼瞪来,夏侯淳心虚地收回手,干笑道:“哈哈哈,婧儿你终于来了可想死你太子哥哥了。”
    夏侯婧背着手绕着夏侯淳走了几圈后,狐疑地看着他:“不是说你受伤了么?怎么感觉生龙活虎的,你不会是装的吧?”
    夏侯淳翻了翻白眼,轻咳一声后,给了刘文珍一个眼神,对方会意,悄然行至门外,掩门退出。
    他目光稍显郑重,凝视夏侯婧,只见其凝脂妍容之下白里透红。
    在浓浓的胶原蛋白映衬下,仿若七八岁的稚嫩美少女,眸光忽闪忽闪,任谁都会被勾魂夺魄,神魂颠倒。
    夏侯淳目光复杂,轻叹一声后,温声道:“婧儿,这次太子哥哥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夏侯婧歪着头沉思,睫毛闪烁几下后,认真问道:“可是要我跟萧姨娘求情?”
    求情?这根本不是求情能解决的事儿。
    他摇头道:“不,我要你带我去见张相一面!”
    夏侯婧杏眼瞪大,一脸不敢置信:“你咋知道我跟张姐姐好上了嘞?”
    夏侯淳捂脸,自家这个妹子太傻,不,是太单纯了。
    不忍欺骗她啊。
    夏侯淳温纯一笑,滑了滑对方小鼻梁:“这难道不是婧儿偷偷告诉我的么?”
    嗯?夏侯婧迷糊了。
    我咋个时候告诉太子锅锅的哦。
    夏侯淳防备她钻牛角尖,连忙催促道:“快走快走,晚了你太子哥哥的头衔不保!”
    夏侯婧肃然点头,小手一会,霸气十足地朝外面吩咐道:“摆驾,本宫要去张姐姐那里,告诉她太子哥哥醒了!”
    殿外当即传来恭诺声。
    出门之前,夏侯淳微微眯眼,给刘文珍吩咐一声,“给天穹阁丘阁主传个讯,就说侄儿欲说服张相助我一臂之力。”
    刘文珍心领神会,恭声道:“殿下放心,奴婢定将话语送到。”
    ..........
    翌日。
    雄鸡翘角司晨,时官执筹报晓,衣官穿戴衮袍,九天阊阖轻启。
    辰时,靖国衣冠拜冠冕,百官朝见垂帘人。
    公鸭声恰当出声:“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臣夏侯黎有奏!”一道身穿五爪蟒袍中年徐徐出列。
    靖国律,亲王可袭五爪蟒袍,仅次于五龙皇袍,喻意‘与天同寿,与国同休’;嗣子亦可世袭罔替。
    一道清冷声音自垂帘之后传出:“准奏”。
    只闻夏侯黎俯身一拜:“臣黎闻太子夏侯淳者,品性桀骜,乖戾难近,且其鲜习文治,不修功德,反致祸乱,实非储君之选也。
    更兼有忤逆犯上之举,今有通敌寻奸之行,遑论太子,虽皇子亦不为也。
    今臣并新任兵部主事章万育、宗正寺少卿柳牧、新任兰台令周文濮、新任谏匦副使刁玮以及太康令曹思勋等九人,恭请圣人废除夏侯淳太子之位,以肃朝纲,靖乱安宁。”
    垂帘之后,头戴凤冠霞帔的妇人气质雍容,浑体华裳,俨然贵不可言。
    她眸光一抬,视线透过垂帘,直抵丹陛之下,檀口轻启,声音字正腔圆:“太子者,储君也。怎可以私欲乱我法度?”
    众人心神一跳,不少人目光跳跃,兴奋振动,暗道果然来了。
    萧贵妃眸中悄然掠过一丝幽邃,落在那道垂拱帝国二十载的磐石身影之上,贝齿叮铃,幽幽地道:“不知张相以为如何?”
    殿中目光齐唰唰地瞟了过来,凝神瞩目,侧耳倾听。
    这是萧妃主政后,首次以帝王之礼,训问张首辅。
    这也是靖帝缺位、太子被禁后,萧党首次将矛头落在这位靖国第一辅臣身上!
    不少人目光闪烁,暗自揣测,也不知这位威隆二十载的张阁老能否扛起帝党的大旗。
    如此,在百官翘首以待之下,靖国第一辅臣张江陵发声了。
    他微微抬目,视线掠过帷幕,直抵那道贵人身上。
    贵人呼吸一滞,似有戒备。
    然而张江陵瞟掠一眼后,便缓缓移开,如同万年深渊般古井无波。
    旋即,目光掠过夏侯黎,其人神色不自然,颇似心虚。
    一道徐徐声音在殿中响起:
    “夏侯氏,乃靖国之本,太子既为靖国储君,理当以死殉国,岂可圈禁宫垣,沉迷于妓娱游乐?”
    “靖国律,帝王死社稷,太子震边陲。”
    其人声音不急不缓,如同煌煌军阵般,徐徐向前。
    平淡的如潺潺流水,恰似高山瀑布般隐藏雷霆之威,又若汪洋恣意般潜流暗涌,令太极殿衮衮诸公神色各异,廷臣们都为之缄默。
    张江陵转过身来,在廷臣悚然一惊之中,杵剑于身前,目光一抬,淡声道:
    “故而,中枢以为,太子夏侯淳当镇军御寇,为国而死!”
    中书令萧元正霍然抬首,目光冷冽。
    然而,紧接着,让他浑身冰冷的一幕出现了。
    前礼部尚书陈功、工部尚书宋京、吏部尚书卫微仲、户部尚书古朴、兵部尚书文时泰、新任刑部尚书包佑正等六部尚书齐齐俯身一拜:
    “臣等附议!”
    麒麟阁大学士、中枢次辅徐晟并副相沈文、前大学士张延寿垂首道:
    “老臣附议!”
    俄而,六部四成侍郎、泰半廷臣肃然敛容,齐齐俯身一拜:
    “臣等附议!”
    垂帘之后,萧贵妃凤眼一缩,呼吸一窒,贵体霎时一僵。
    在廷臣俯身之后,她仿若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威压扑面而来。
    这,便是靖国两朝三代第一辅臣之威。
    垂帘之后,贵人沉默良久后,方才缓缓吐出一字:
    “可。”
    与此同时,东宫之中,夏侯淳微微抬眼,慨然道:
    “剑履上殿,参拜不名,靖国上下,唯两人尔。”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