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也!”陈玄离摇头道。
    他目光冷漠,淡声道:“此人名唤宗镇,十年前拜入天穹阁,后被诬‘盗丹窃秘’被时任阁主夏侯黎驱逐,实则奉其密令潜入云霄刺密,功成归来。”
    夏侯淳心中一凛,起先被污尚可说忍辱负重,后竟刺密归来,足以知晓其人厉害。
    旁侧刘文珍瞅了瞅夏侯淳,谄媚笑道:“殿下,说起这个宗镇,奴才似乎也认识。”
    夏侯淳诧异转头地道:“你也认识?”
    刘文珍腆着脸靠近,半是羞涩半是自矜地道:“殿下莫非忘了老奴这身道行么。”
    夏侯淳恍然,刘文珍乃靖国秘卫之一,自幼被靖国送入天穹阁培养,认识宗镇不足为奇,他稍作沉吟后,问道:“你以为,这个宗镇,是个什么样的人?”
    刘文珍目光一抬,落在旌旗凛凛的城墙之上,稍作沉吟之后,言道:“是个做大事儿的人。”
    夏侯淳一笑,倒是奇了,刘文珍向来极少夸人,这足以说明宗镇之不凡,但也不能说明其人可用。
    岂不闻‘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试玉尚烧三日满,辨材仍须七年期呢。
    防人之心不可无,夏侯淳稍作沉吟后,对刘文珍吩咐道:“你去传信,就说本宫明日再入城。”
    刘文珍脸色微苦,车马劳累数日,他倒是无所谓,倒是殿下娇贵屁股怕是要起茧子了。
    他哎了一声后,便快步行至城楼下,给楼上将领喊话。
    夏侯淳则对着陈玄离笑道:“陈统领,恐怕今晚咱们要在城外过夜了。”
    陈玄离心中一动,脸上不动声色地轻轻点头:“殿下不嫌委屈便好。”
    随即转头厉声道:“下马,扎营!”
    千骑营轰然称诺,齐刷刷地下马后,竟无丝毫紊乱与不协,让城楼上戍卒凛然一震,神色紧绷。
    这是一支精锐!
    瞅了瞅千骑营挖壕沟、建营寨、立栅栏、设拒马等,尽皆有条不紊,且观风寻水,深谙兵势,俨然绝非普通将领所能比拟。
    未来的镇国砥柱果然名不虚传,夏侯淳心中嘀咕一句后,他稍作沉吟,轻轻一敲马鞍。
    影子林化上前,匍匐在地。
    夏侯淳胸背挺立,目光淡漠,吩咐道:“在我明日入城之前,我要见到关于潼关的一切讯息。”
    他微微垂目,悄声道:“包括那位潼关令的师友仇敌。”
    林化肃容垂声道:“诺!”
    夏侯淳摆手一辉,身后影子闪烁了几下后,便消失不见。
    刘文珍屁颠儿跑回,将夏侯淳扶下马,“殿下当心。”
    说着便弓腰当作下马凳,夏侯淳笑骂踢走:“滚,本宫不兴这套。”
    刘文珍讪讪而退。
    ----
    子时的潼关仍然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走动的火把井然有序,逡巡着潼关内外。
    适时月朗星稀,山寂水静,城外的营垒盔甲铿锵,戟光凛冽,寒气阵阵。
    树梢之上咕咕不停,似有哨鸟正在监视着千余骑卒。
    除少许值夜巡狩将卒外,人马皆息。
    而潼关,自始自终都缄默不语。
    中央黄帐之内,夏侯淳盘膝而坐,手中紧紧攥着的鸳鸯荷包正散发着独有的体香,他轻轻摩挲,似有慨叹。
    撩妹儿这种事儿,咱们委实不擅长啊。
    无耻的夏侯淳越想越深,不断地口诵罪过罪过,非礼勿想、非礼勿念。
    但那那朦胧车帘内的倩影却让他越发魂牵梦萦,眷恋怀思。
    他垂眼凝视,荷包上鸳鸯戏水,环颈交翅,宛若‘神仙眷侣’,真是羡煞世人。
    他喃喃自语地道:“窈窕淑女,寤寐思之。”
    扯开荷包金丝线,一枚由白蜡封闭的拇指大小丹丸映入眼帘,夏侯淳心中一跳,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竟有些口干舌燥。
    随着丹丸显露,夏侯淳体内溃散的玄气纷纷躁动不安,似有渴望之意。
    他剥开白蜡,一颗大如黄豆的金灿丹丸滚落掌中。
    霎时,一缕灵雾轻烟自丹丸上飘出,沁入鼻尖后,夏侯淳精神一振,三魂七魄、五脏六腑齐齐一颤,尽皆为之悸动。
    这便是只有玄宗峰主与掌教才有资格享用的‘凝神丹’。
    夏侯淳不敢耽搁,捻丹入口,唇瓣相合、皓齿封闭后,丹丸如同洪流般滚滚铺开,部分逆流而上,直冲神庭穴。
    下者过中府、紫宫以及灵墟等穴,最终汇至关元,大部沉淀四满、气冲以及关元四周。
    并最终以顺时针旋转,形成龙眼大小的漩涡,余者分两股散入四肢百骸,滋养周天,如此循环往复,轮转八周天。
    而在夏侯淳感应之下,膻中、中脘之间似有断裂出在悄然试探、接触,最终轰然一声嗡嗡响起,气脉再次连接。
    通身上下,浑然一体,同时他目若光电,闪闪发亮,倾吐一口,便是满嘴丹香。
    他霎时闭口不言,封住七窍,屏息炼化体内丹力。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原身虽陨,却卧薪尝胆多年,辛苦积攒了一身本钱,让后来者夏侯淳一步登天,再次迈上真气境。
    修士在尽开体内三百六十五枚凡窍后,藏气于体,纳气于脉,全身流转无碍,浑然一体后,便算踏入真气境。
    夏侯淳缓缓睁眼,轻声自语地道:“天愁无光月不出,浮云蔽天掩紫薇。”
    轻吟之间,他缓缓起身,驭气擒剑,倏然出鞘。
    他眉宇一肃,凝眼冷视,剑指苍穹地道:“霄剑既为掌中执,试斩穹都老魑魅。”
    霎时锵声大作,惊颤营卒。
    ........
    潼关内墙,兵戈晃动,令为首将领皱眉,低声喝止。
    他瞅了瞅城墙上那袭道袍身影,靠近后低声问道:“他不会不敢进来吧?”
    只见那人阔额方脸,龙睛虎目之内狭长眸子一闪,轻声道:“太子并非胆怯之辈。”
    将领皱眉:“不是一直都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么?”
    道袍身影淡声道:“障眼法罢了。”
    将领深以为然地道:“皇室子弟,尽皆奸诈狡猾,确实不可信!”
    道袍甩袖转身,丢下一句话后便飘然离去:“告诉那只野秃鹰,可以袭营了。”
    将领肃然抱拳:“诺!”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