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骑营十里外,柏树坡。
    如墨夜色侵袭葱茏山头,影影绰绰的山贼接连冒头,悄无声息地朝着千骑营迅疾掠来,仿若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他们尽皆黑马,清一色夜行衣笼罩全身,黑鹰寨远在五十里路外,他们奔袭半百,弧形迂回而至,绕过潼关城,直插千骑营后背。
    粗略一观,足近两千人,尽皆手持刀剑斧钺,也有背枪持矛,悬刃挂刀,至于皮甲软盔之类,悉数摒弃。
    这只野秃鹰不仅带来所有家当,还搬空了整个山寨,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意欲毕其功于一役。
    胜了,盆满钵满;输了,身死寨灭。
    黑色如同幽灵如影随形,溶月似明灯指引山贼向前,越过丛林,跨过沟渠,直抵千骑营里许外。
    隔山背后,两千余众人马俱息,地上五俱探马悉数被杀,千骑哨卒更是尸首分离,愕然被戮。
    一阵悉悉索索传来,钻心鼠苏鬼头带着五六人穿着千骑营哨卒衣袍归来,喜声道:“大哥,他们都睡下。”
    秃鹰狠色一闪,环视一周后,凛然厉色道:“此次袭营,兵贵神速,彼等不知我们星夜前来,猝不及防之下必然难起防备,我们要做的便是杀溃这些残兵败将,勿让其有反杀之力。”
    众人肃然拱手,无声抱拳。
    秃鹰大手一挥,两千余人勒马而遁。
    钻心鼠苏鬼头猥琐脑袋一缩,悄声道:“大哥,他们不会当场溃败吧?”
    李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漠然道:“两人对阵一千人,胜算足有三成,还是夜袭,再加上出其不意,定可出奇制胜。”
    飞天隼孙老二束身紧绷,连眉一挑,眸光闪烁,似有精明算计在内,瞅了瞅李英后,再对苏鬼头宽慰笑道:
    “昨日我跟宗大人私下会晤过,待我等冲锋之后,潼关便会出营掩杀,如此前后夹击,千骑营不死也要脱层皮。”
    身侧诸葛诞手持八卦布,头戴诸葛巾,身罩鹤氅裘,手中羽扇轻扇,悠悠地道:
    “那些当官的不是豺狼便是虎豹,这位宗大人更是方圆百里的土皇帝,跟他联手无异于与虎谋皮,咱们还是谨慎点好,以免被人卖了还帮他数钱。”
    孙老二怫然不悦,冷冷地看着诸葛诞:“不是军师说联手潼关令么?这么这会儿突然反悔了?”
    神棍也不搭话,只是抬眼夜观天象,暗叹一声,他心中似有隐忧与不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按理说他该提醒李英,但却隐隐察觉到黑鹰寨似乎换了主子。
    五人不再多言,执缰夹马徐徐向前。
    俄而,半里。
    千骑营似有喧哗,高呼声乍起。
    五鹰身形起伏,跃至众贼之前,扬手高呼:“兄弟们,杀!”
    两千山贼迅疾掠出,口中怪叫连连,喔喔直喊。
    目光上移百丈,俯瞰下方,便可发现千骑营正被这股山贼包围,俨然围三阙一,颇谙兵法之道。
    轰隆声滚滚袭来,千骑营噪杂片刻后,便陷入死寂。
    砰砰两声,拒马直接被撞飞,营寨栅栏更是被马蹄践踏成稀烂,营帐边缘大火连营,似乎即将崩溃。
    但就在这时,一道冷冽声音忽然响起:“放!!”
    唰!
    营帐之外,一片密集箭雨落下。
    噗声一片,足有百余山贼闷哼中倒地,坠马之后或被后来者踩死,或被拖行十余丈,哀嚎不已。
    五鹰变色,老二疾呼道:“大哥,我们中计了!”
    神棍手中的长褂被点燃,眼中变幻不定,攥紧李英道:“大哥,不能撤!”
    苏鬼头看着不断飞来的箭雨,缩头举盾挡箭,惊慌失措地道:“大哥,我们怕是被坑了。”
    咚咚铁蹄声阵阵,千骑营列装上马,齐头并进。
    陈玄离漠然抽刀,怒视厉喝道:“杀!!”
    众人轰地称诺,静若处子、动如雷霆的千骑营齐齐人马跃出,自营外杀入营中。
    浩荡的奔腾气势如同千军万马,整个潼关都颤抖,城楼上如临大敌,盔甲碰撞声、兵戈铿锵声以及人呼马嘶声,混乱嘈杂,上下紧张。
    楼上道袍与将领并肩而立,目光凝重,缄默不语。
    一刻钟。
    不,没有一刻钟。
    千骑营只用了半刻钟便将两千山贼剿杀干净。
    甚至在其等完成第一波冲锋之后,山贼便直接溃散,哭爹喊娘的夺命而逃。
    盏茶功夫,这个叱咤方圆百里的黑鹰寨便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百余人还活着了。
    一刻钟前,千骑营便开始清剿苟延残喘之辈了,或是补刀,或是追杀溃兵。
    同时荒野之上,被团团围住的上百道身影死死护住五鹰。
    哒哒声靠近,白马跃出,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饶有兴趣地看着五鹰。
    衣袍染血的李英豁然转头,死死盯着来人。
    “大胆!”刘文珍眼神一冷,似有给这个小山贼一个教训。
    夏侯淳摆手制止,抬眼看去,除去秃癞李英外,那个羽扇纶巾的诸葛诞令他颇感兴趣。
    他笑道:“黑鹰寨常年打雁却被雁啄,不知李统领有何感想?”
    李英抿嘴不言,怨恨的目光越过夏侯淳,直抵潼关城楼上的某个道袍,他沉默少许后,缓缓言道:“殿下投了个好胎。”
    身侧陈玄离眼神一冷,右手一挥。
    十余个山贼闷哼倒地,余者神色惊恐,骚动不安。
    “狗贼!!”那飞天隼等人怒目而视,大骂不已。
    夏侯淳笑了笑,颔首道:“所以你们打错了注意啊。”
    他撩起散乱的飞发,瞅了李英五人一眼,随口言道:“都说说吧,谁指使你们的?背后可有朝中大臣襄助?”
    飞天隼孙老二暗恨地瞥了一眼城楼上的潼关令,冷笑道:“说出来又如何,莫非你还能杀了他们不成?”
    李英抿嘴少许后,阴鸷眼神勾住夏侯淳,冷然道:“我留下告诉你一切来龙去脉,放我们兄弟走。”
    诸葛诞沉默不语。
    “大哥!”众人变色,齐呼道。
    夏侯淳眉宇一挑,嚯,有情有义啊,行趴,那本宫就成全你们。
    他环视一周,瘪了瘪嘴后,丢下一句:“五个人,只能活三个,你们自己选吧。”
    说完便勒马回营,只剩下一干人阴晴不定。
    李英正欲说什么,噗地一声,利刃蓦然戳入,自左侧贯胸而过。
    他瞪大双眼,继而怒喝一声,一掌拍翻袭杀之人。
    颓然倒地之人,正是飞天隼孙老二,他给了黑腹蛇低吼道:“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余者纷纷变色,骚乱骤起,但都怒视道:“姓孙的,你该死!!”
    黑腹蛇大手一扬,不少戒备的李英嫡系被忽然暴起的昔日兄弟扑杀殆尽。
    军师诸葛诞、钻心鼠脸色大变,相视一眼后,毫不犹豫地翻身下马,高呼道:
    “殿下,我等愿降!”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