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观,东都第二观,仅次于纯阳观。
    道门兴盛,观舍如林,故而遍地青衣。
    衫木抽芽,嫩苞待放,残存旧叶孤寂地堆砌,却丝毫不显杂乱,纵横勾连之间似与石雕木塔形成玄妙阵法。
    越过重院,只见青砖黑瓦,廊腰缦回,黄纱隔幕,迎风凉亭临湖而建。
    只见翘角飞檐之下,棋盘上烽烟四起,白子虽行先手,却陷入重重包围,四面楚歌。
    老观主须发皆白,扣子捻出,幽声道:“有客西来,你不落子么?”
    与其对弈之人阔额长眉,四旬上下,只见其鹰眸冷漠,凝视着重围一语不发。
    良久之后,眉宇方闪过一丝颓色,随意丢下拳中白子,淡声道:“上神斗法,小妖岂敢放肆。”
    观主失笑,你都快炼婴了还自称小妖?
    他咂巴几句后,摇头轻叹道:“安逸日子不多咯。”
    中年男子提袍起身,瞥了一眼飞速靠近,单膝跪地的年轻都尉,“何事?”
    此人名唤郁竹筠,正是其人亲卫。
    郁竹筠垂声道:“启禀将军,太子亲往军营未果,已奔此地而来。”
    中年男子摆手道:“知道了。”
    忽而,中年与老观主同时抬头。
    只见千秋观鸿光大作,阵光闪烁,疑似强敌入侵。
    老观主抚虚眯眼,笑道:“看来这位太子殿下是个急性子。”
    中年男子浓眉稍皱,凝神看向青墙之上,旋即瞳孔一缩,似有失神。
    一道气息腾空而起,如同飞鹰振翅,翱翔于空,凌空震荡间,千秋观警钟轰鸣,响彻东都。
    适时一道清朗之声传荡长空,令无数人愕然抬首:“素闻千秋观久负盛名,常以东都首善自居,不想本宫今日却吃了闭门羹。”
    老观主莞尔,似笑非笑地对中年道:“贫道这算替你背锅了吧,说说,你当如何补偿老头子?”
    中年负手而立,直接略过这句话,偏头给对面容疏冷的年轻都尉言道:“去把咱们这位太子殿下请进来吧。”
    郁竹筠默声领命,快速转身而去,跃出阵法,便来到观外。
    马蹄阵阵逼近,玄法光芒渐息,露出数道身影。
    为首年轻男子面容俊逸,身侧两位佳人容颜绝世,无须中年紧靠三人,身后则是惊魂未定的某个骚包俊彦。
    郁竹筠目光微澜,掠过几道身影后,落在那道身穿绣龙锦袍的年轻男子身上,抱拳道:“敢问可是太子殿下,我家将军有请。”
    刘文珍怫然不悦,“殿下亲至,秦锐竟不来迎驾,莫非心有不轨?”
    郁竹筠抿嘴不言,这些内庭阉狗极擅攀咬撕扯,一旦被其逮住机会,必会大做文章,故而唯有置之不理为好。
    场面似有僵持不下,方熙柔瞥了一眼夏侯淳,半真半假的挑拨道:
    “看来这位秦大将军未曾将你这位殿下看在眼里啊,啧啧,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瞅瞅现在连个杂号都尉都敢怠慢你了,你这个太子还真是够窝囊的。”
    主辱臣死,刘文珍阴狠目光如同针刺般扎向郁竹筠。
    身后的翁伯英瞅了瞅偃旗息鼓的千秋观阵法,提缰勒马靠近,嘿然一声,他指着郁竹筠,张狂地叫嚣道:
    “快去将你们秦将军叫出来,否则惹恼殿下后,撤职是小,性命都有可能不保。”
    慕容在覆面人保护下,抗过阵法余威后,呼吸渐稳,轻吐口浊气,瞧了眼那抿嘴不言的年轻都尉后,偏头低声问道:
    “殿下果真要与秦将军为难?”
    自刚才道出那句话后,夏侯淳便拧眉不语,似陷入沉思。
    他沉默少许后,瞥了一眼郁竹筠,对方低眉敛目,看似恭谨实则不驯,他忽然轻笑,颔首道:
    “秦将军既为昭义军大都督,职守东都军务,自然不可轻动。何况本宫冒昧前来,本是叨扰,岂能再劳烦其兴师动众。”
    他直接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刘文珍后,便对郁竹筠笑道:“有劳引路”。
    身后刘文珍牵好缰绳,伙同慕容等人马匹一齐丢给了翁伯英,让他直接懵了。
    龙行虎步之间,夏侯淳也在打量着身前引路的郁竹筠,疏眉冷脸,稍显粗犷,似被风沙摩擦过,身着城防戍卫都尉盔甲。
    他心中一动,问道:“不知都尉如何称呼?”
    本不欲搭话的郁竹筠脚步一顿,侧身回道:“殿下唤我郁竹筠便可。”
    夏侯淳心中一动,笑道:“方才并非有意责怪,奴婢们护主心切,既是职责,也是耿耿忠心,还望郁都尉万勿放在心上。”
    身后刘文珍诚惶诚恐,一副请罪模样,“奴婢该死!”
    回头瞅瞅刘文珍确非演戏,他抿嘴几下后,回道:“殿下言重了。”
    这小子貌似不对劲啊,怎么对他爱搭不理的?
    夏侯淳心中嘀咕,莫非幽燕果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竟让士卒百姓不慕王化。
    幽燕郁氏,初为前燕朝臣,及至靖国代燕后便以靖臣自居,且在太宗时家族中还出了一位‘郁贵妃’。
    不过这位贵妃虽出身名门贵族,却不得太宗宠爱,曾以‘侯门艳质同蒲柳,公府千金似下流’的自嘲语名动一时。
    他念头转动,这小子莫非因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不待见自家?
    夏侯淳和颜悦色,温声言道:“我观你神似北地人士,不过北地郁氏不多,且多聚于幽燕,不过郁氏各支皆在东燕效力,却是不知缘何南下了?”
    忽而,他脑中迸出一条履历,正是与这位郁竹筠有关。
    此子幼时便擅骑射,入靖国边军戍城营,且以才力、骑射获宠,后迁东燕军都尉,及至因射杀云霄嫡将而擢升为骑军部戍边校尉。
    大靖军方虽以禁卫地位最高,但却以边军战力最强,故而但凡有戍边军将内调,必会升上一个品阶,也就是说,此子以戍边校尉内迁,足以履任裨将!
    目光一瞥,然此子此刻却身着都尉服,倘若不是遭到排挤,那么又是何缘故?
    郁竹筠抿嘴后,只是回了一句军务调动,非卑职所知。
    刘文珍大怒,夏侯淳止住他,笑着道:“原来如此。”
    夏侯淳微微眯眼,看来幽燕不是有大变,便是藏有隐秘啊。
    跃过拱门,在数十位道士警惕戒备下,夏侯淳等人来到湖亭边。
    抬目所见,一道阔大背影映入眼帘,如同巍峨泰岳般,挡住了汹涌波涛。
    那人转过身来,鹰眼如钩,瞧得人如芒在背,寒气悄生。
    两道目光在空中碰撞,似擦出了火花,让拂动的杨柳静止垂下,风声消弭,湖水荡漾,唯有沏茶声汩汩响起。
    无形的波动让方熙柔眯眼,覆面人缄默,刘文珍更是如临大敌。
    沉默片刻后,终究还是夏侯淳率先开口,抱拳道:
    “秦将军,久仰了!”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