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时,神洛城端门外。
    阴云沉沉,浓雾暗袭,黑鸦密集攒聚,嘎嘎直叫,在跃过城墙外的枯梢上哀嚎蹦跳着,瘆人幽光冷漠俯视着绕城而过的三匹北地健马。
    经年未修的城墙似显颓圮之色,透过斑驳的刀戈枪痕,昔日燕靖对峙的烽火如同再燃。
    浸入砖缝间的乌黑血痂宛若扭曲的魔纹,零零碎碎的掉在尺许长的斧钺沟壑中,如同风烛残年的孤寡老人,苟延残喘的艰难求生。
    偶有春芽撅头,亦被凛冽残冬摧残抹杀,仅有的生机似乎也变得岌岌可危。
    呼哧一声,黑鸦振翅而飞,扑棱着翅膀朝着某个黑暗潜伏,前方一阵急促阵哒哒声靠近,刘文珍警惕戒备,冷喝道:“来者何人?”
    那人手持长戟,适时夜色未至,溶月笼纱,将其傲然面目彻底显露,只闻其昂首道:“本将燕山宋子羽,你等可是西边来的客人?”
    夏侯淳三人一愣,刘文珍皱眉,怫然不悦。
    时刻不忘给夏侯淳挖坑的方熙柔幽声道:“这洛阳令好大的架子,派个小卒来迎殿下鸾驾也就罢了,居然还偷偷摸摸的,真当咱们是投靠他来了。”
    这话被夏侯淳下意识过滤,他揽缰抱拳笑道:“不错,我二人正是从西边而来。”
    “既然是你们,那就随本将走吧。”那小将不耐烦地呼枪一挥,直接调转马头,至于阴冷森然的刘文珍被他自动忽略了。
    夏侯淳轻笑一声,给刘文珍提点了一句‘每逢大事须静气’后,便拍马跟进,与那小将并肩而骑,女扮男装的方熙柔吹了吹额前散发,阴阳人刘文珍面色红润,雄姿英发。
    借着月光昏昼,小将倜傥英容映入眼帘,浑身散发英武之气,一股昂扬向上的勃发之气冲天破霄,隔着三里外都能瞧见。
    除了独立于城防营之外的都尉制式盔甲外,长靴雪白,纤尘不染。
    目光下移,战马喘气均匀,人马合一,似经受过千锤百炼,只是马蹄见残留着碎草末与若有若无的马粪味。
    翁伯英的翻版?
    方熙柔眼神毒辣,瘪嘴不言,嘀咕道原来是绣花枕头,那小将握枪股指攥了又攥。
    刘文珍目光玩味,笑道:“不知陈都尉是受何人所请,来此迎我等?”
    其人勒马止步,马嘶人哼,转头不悦道:“那你们又是何方神圣啊,竟让方大人派遣本将亲自来迎?莫非还是陛下东巡不成?”
    夏侯淳提前止住一脸怒容的刘文珍,对着宋子羽笑道:
    “宋都尉说笑了,陛下日理万机,怎么闲暇东巡,我等不过方将军故人之后,今日路过此地,特来拜会。”
    宋子羽脸色稍缓,果真是来投靠方大人,难怪他先前一脸纠结,哼,也是,谁还没几个穷亲戚呢。
    暗中给夏侯淳甩了鄙视眼神后,便拍马奔行,口中不耐烦地招呼道:
    “今日方大人宴请东都名流,诸多达官贵人、富商大贾乃至军政要员都会赴宴,你们搞快点,去晚了,说不定连外场宴席都进不了。”
    方熙柔贴近,戏谑低声道:“难怪今日才来邀请你,原来是顺带啊。”
    夏侯淳斜瞟了她一眼,“咋滴,不抽上你几鞭子,你还真的很痒痒?”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子羽回头瞅了眼两个大男子在窃窃私语,疑似‘谈情说爱’?
    他暗自倒吸冷气,瞬间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急拍马臀,隔开一段距离。
    幽幽洛水之上,十丈战船巡曳于江面,临近傍晚,渔船商舱川流不息,充盈收获令岸上摩拳擦掌的鱼贩商贾老板们喜上眉梢,嘈杂喧哗的夜市日渐兴隆。
    犬吠驴叫马嘶,船鸣钟响人吵,好一番盛世繁华之景。
    夏侯淳三人边走边看,津津有味,见怪不怪的宋子羽眼中抹过鄙夷之色,暗忖不愧是乡巴佬,或许一辈子都未曾见过东都盛况吧。
    他轻咳一声,悠声道:“我东都夜市远近闻名,商货更是远销四方,东至齐鲁西过关中,北达朔方幽燕,南抵靖燕边境,聚八方之财,纳四海之宝,即便是太康‘两大圣地’也稍逊数筹。”
    方熙柔负手而立,矜持颔首,“照宋都尉所言,莫非夜市便可无物不卖、应有尽有咯?”
    明显找茬么不是,宋子羽轻哼一声,如同公鸡昂首,一脸傲然地道:
    “那可不,除了进奉太康的贡品与盐铁不卖外,余者但凡公子你能叫得出名儿的物什,我神洛都有,若这儿都没有,那大靖其余地方,怕也难以寻到。”
    刘文珍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盛气凌人的年轻人,毕竟是久居内庭,见多识广,嗤笑一声后,不屑地道:
    “什么都有?那可不见得吧?莫非连玄宗道宝都有?”
    明显要扳回一局的宋子羽瞥了眼刘文珍,一副夏虫不可语冰之态,让刘文珍顿时大怒:“有话便说,有屁就放,藏藏掖掖算什么英雄。”
    这种稚儿把戏的激将法对别人不管用,但宋子羽明显就吃这套,他嘿嘿一笑,大有深意地看着他们道:“莫非你们不知咱们这圈儿里有句话么?”
    旁侧方熙柔似有所悟,光洁英俊面容似有一黑,冷哼不语,这倒是引起夏侯淳兴趣,他笑道:“什么话?”
    宋子羽摇头晃脑,哼了哼后,悠然言道:“天都九重仙,洛河三江神。”
    刘文珍皱眉,这没毛病啊。
    岂料这货再次幽幽道:“左玩玄宗女,右亵小灵门。”
    噗嗤一笑,掌教有没有闺女他不知道,但小灵门不就是灵门圣女么。
    夏侯淳忍俊不禁地瞥了一眼身侧面无表情地方熙柔,重重轻咳一声,努力板着脸问道:“这句戏言天都峰与灵门知道么?”
    宋子羽猖狂大笑,扬鞭一指:“知道又如何,莫非还能将我东都百万众都封口不成?”
    “彼等若敢来我东都,必叫其有来无回!”
    这话提气,听得几人侧目连连,这口气、这魄力,还真是狂得没边了。
    夏侯淳慨然赞叹:“宋公子不愧是我大靖俊杰,!”
    几句插歌打诨之后,宋子羽便被夏侯淳吹的忘乎所以,神色飘飘然,浑然没察觉出那位面若冠玉的锦袍公子额上杀机浮现。
    只听他一口一个夏兄弟,那热枕态度与先前爱搭不理成天壤之别。
    一路走马观花,赏灯览月之后,便在酉时末刻赶至方府。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