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河滔滔,寒风凄厉。
    江风拂面,吹动三人额前长发,却吹不散心中的阴影。
    夏侯淳缄默少许后,轻吐口浊气,缓缓言道:“这位留守大人态度捉摸不透,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我的太子殿下,您现在可是前有幽燕虎狼挡道,后有魑魅潜藏,闹不好,咱们几个说不定就跟你殉葬了呢。”方熙柔轻捻鬓角发丝,幽声言道。
    覆面人冷哼道:“游移不定,瞻前顾后,如何能成大事?不管对方藏有何谋,若果真犯我,直接一刀斩了便是,哪来这些烦忧。”
    一语惊醒梦中人,夏侯淳心头一震,顿时豁然开朗,颔首言道:“道友所言不错,不管对方藏有何等奸谋,只要犯了大靖律法,自有刑罚苛责。”
    方熙柔瞥了他一眼,嘀咕了一句,避重就轻,果然是只小狐狸。
    夏侯淳转身,对着诸葛诞与苏鬼头二人道:“军师,你们二人这次也不用随我北上了,去太康吧。”
    诸葛诞与苏鬼头二人早已被寒冬飞雪整治的服服帖帖,早没了在山寨的雄心壮志。
    没办法,之前几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还远远不及这十数日见多识广。
    太子夏侯淳不必说,随后魔门小圣女、南楚遗民公主以及高高在上的洛邑令方储等人,哪一个都是以往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更不用说手握东都甲兵近万的昭义军大都督秦锐了。
    那等军势俨然与千骑营不相上下,也就是他们黑鹰寨瘦胳膊细腿,否则人家随随便便几百人都将山寨踏平了,都不用驻扎大营。
    他们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太子附从’这个身份,否则别说方府,便是踏入东都地界,都会遭到城防营的射杀与通缉。
    故而两人听闻太子吩咐后,非但没有丝毫抗拒,反而与有荣焉,这说明啥,说明太子没将他们弃如敝履。
    他们得感恩啊。
    二人毫不犹豫地磕头纳拜,在雪地冻土上响当当叩了三个响头,异口同声地道:“卑职谨遵殿下法谕!”
    诸葛诞先前为贼时,满腹阴谋算计,行奇诡之道,长此以往,恐陷入狭隘,越陷越深。
    派其去太康,便是欲借太康堂皇之气锤炼其心,以高屋建瓴之姿审时度势,如此方可将其引入正道,日后才可为其所用。
    苏鬼头性格圆滑,可为之副手,也算互相照应。
    稍作沉吟后,他将诸葛诞上身前,低声吩咐道:“若事有不谐,可问元朗。”
    元朗者,原讳九思也。
    诸葛诞心中一动,太子在太康果然有根基,并非如传闻中所言被一撸到底。
    也是,毕竟是靖国储君,手中哪能没有底牌呢。
    诸葛诞与苏鬼头牵来马匹,朝着夏侯淳拱手抱拳后,便向西而去。
    慕容浅笑道:“殿下乃鸿福之人,自有神佛庇佑,彼等宵小邪神必然不敢冒犯。”
    夏侯淳朗声大笑,在慕容惊呼嗔怒中,将其再次揽腰入怀,蹬石飞身而起,在空中打了个璇儿后,便安稳落在马鞍之上。
    怀中佳人白了他一眼,本就被风雪冻的直发颤的骨指攥紧夏侯淳,但毕竟被‘国仇家恨’淬炼多年,早已处变不惊,但在一日之内,被夏侯淳屡次‘冒犯’,她也算羞恼交加。
    勒马夹腹,嘶叫一声,勒缰长呼:“驾!”
    风雪卷飞蹄,龙骑震关堤。
    身后覆面人再次震怒,几近咆哮地道:“你若再敢冒犯我家殿下,我必杀你!”
    方熙柔适时发声,惊诧地道:“呀,难道不是你们家公主甘愿投怀送抱么?”
    “放肆!!”
    一阵笑得腰肢大颤的娇柔声音耸入云霄,伴着马蹄,一路朝被驰骋而去。
    俄而,又一道马蹄声传来:“殿下等一等!”
    ...........
    “我说杨大人,你这般不辞辛苦为靖帝谋前谋后,还真是忠君爱国之人啊。”
    干道之上,数骑纵横。
    最后两道并肩而行,方熙柔不爱吃狗粮,索性任由夏侯淳与慕容卿卿我我。
    最后赶来之人竟是杨忠。
    这位一贯以‘忠君爱国’傍身的前羽林军右统领,在‘背叛’太子后,竟然还不知廉耻的凑上来,你难道不怕被太子狠狠羞辱么?
    方熙柔神经兮兮地凑近,眨巴眨巴眼睛,竭力低声问道:“杨将军,能问个事儿不?”
    杨忠瞅了瞅这位自言‘灵门圣女’(未来)的妖女,他总觉得是个冒牌货,这年头,造假的人太多,连魔门小圣女都敢冒充,胆儿也忒肥了。
    他冷哼一声,“想问什么?”
    方熙柔捏着嗓子,低声问道:“你当时为何要背叛太子啊?”
    本是想戏弄于他,岂料杨忠大义凛然地道:“太子领兵犯禁,我身为羽林军右统领不阻止,莫非还要同流合污不成?”
    方熙柔瘪嘴,“你也可以视而不见,放任不管啊。太子赢了,你是从龙之臣,输了你顶多夺职,也不至于搞成如此模样,里外不是人。”
    “妖女你放肆!”杨忠自感被此女羞辱,如同当面抽耳光。
    前方夏侯淳勒马停下,皱眉问道:“发生了何事?”
    方熙柔笑容依旧,假惺惺地道:“我在替殿下开导您父皇这位忠心耿耿的大臣呢。”
    瞥了一眼杨忠,只见其抿嘴不言,夏侯淳心中明悟,这小娘们又在惹是生非了。
    不过杨忠虽是靖后母族之人,但与夏侯淳关系隔了三四层,不亲近他也算情有可原,可你背叛在先,反复在后那就不能忍了。
    这分明是将他夏侯淳当蠢货来看待啊。
    不过,他也想看看这位‘杨将军’肚子里究竟打了何等鬼主意。
    夏侯淳轻咳一声,缓声道:“我三舅对我父皇忠心耿耿,守卫太康更是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未曾有半点懈怠,你不可对他无礼。”
    方熙柔甜甜一笑,装模作样的敛衽一礼:“诺,奴婢谨遵太子殿下教诲,妾身定当铭记于心,不敢轻忘。”
    夏侯淳板着脸,“唔,你知道便好。”
    杨忠低眉敛目,缄默不语。
    他心中嘀咕,太子心结未消,工作不好展开呐。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