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行井陉,八陉之最。
    古往今来,此道便是客商必经之路,勾连泰行东西,商贩贸易络绎不绝,遂有‘晋冀通衢’之称。
    马背上,江维峻死去活来,被夏侯淳一番‘严刑拷打’后,终于吐露真相。
    他其实并非是找夏侯淳求援,其实想诓骗秦锐北上建功立业,大干一场。
    岂料费尽口舌后,居然无功而返。
    但天无绝人之路,竟碰上太子西来,遂有‘陈相失陷’之惊骇之语。
    “也就是说,陈阁老并无大碍?”夏侯淳拧紧眉头,脸色难看。
    被人戏耍的团团转不说,因他轻信江维峻之言,夏侯淳自断羽翼,不仅将黑袍卫派出,更让刘文珍等人留在东都募兵,说不定届时事未成功,那阉寺便被太康派人一刀砍了。
    江维峻心中忐忑,悄悄瞥了眼夏侯淳后,赔笑道:“殿下饶命,卑职本意不过多诓骗,哦不,是劝说一些军将北上御敌,以减轻戍边士卒的压力。”
    说着他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卑职该死,是卑职利欲熏心,竟欲蛊惑太子北上,亲赴险境,纵九死亦难恕卑职之过。”
    夏侯淳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摆手道:“行了,本宫并非小肚鸡肠之人,欺上瞒下之罪战后再说。”
    “战后?”江维峻愕然。
    先前此人尚是昏死状态,故而不知萧霁月所传密笺。
    夏侯淳目光凝重,缓缓言道:“如你所言,云霄南下了。”
    江维峻色变,脱口而出地道:“不可能!”
    见其一脸笃定,方熙柔靠拢,瘪嘴道:“怎么不可能,你睁大眼眼睛瞅瞅这是何物?”
    只见她探手一抓,凭空一握,便扣住半拳飞雪。
    轻轻一吹,雪花飘落,纷纷扬扬,好不唯美。
    她斜眼瞥了一眼另侧凝神细查雪花的棉袄美人,悠声道:“本姑娘可不像某些南蛮子,跟一辈子未见过下雪似的,走南闯北,闯荡多年,对北地也稍稍了解一些。”
    她语气一顿,徐徐言道:“云霄位于大靖西北,世代居住于北地荒原、漠北以及辽东以西等地,一年四季仅有夏至时分堪比我春时,勉强算是温暖花开,四季如春。
    余者三季则常年雨雪,大半时间都遭受白灾肆虐,可谓是‘自古百鬼常做客,哪有太平安稳年’。”
    江维峻恼火地道:“北地酷寒我等心知肚明,若是抗不了这份苦,我们也早就冻死了。”
    覆面人默不作声,慕容幽幽一叹后,轻声道:“云霄多流舛,白鬼夜忽来。虽然云霄子民身形狂野高大,但毕竟只是血肉之躯,无法常年经受风雪侵骨之寒,久致必减寿命。”
    方熙柔轻哼一声,不甘示弱地道:“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乃是一场白灾足以让大半云霄倾家荡产。”
    北地雪灾夏侯淳自然早有耳闻,勿论前世今生,都让他记忆犹深,毕竟一夜飞雪飘落,便至少有上百万头牲畜被冻死。
    那些可不仅仅只是牲畜,更是北地人的命根子。
    勿论云霄还是大靖,都因一场‘白灾’而开战。
    覆面人嘴唇蠕动,这个沉默寡言的护道人终于开口,涩声道:“两国无义战,却皆事关数十万大帐生死。”
    云霄以游牧为主,被称为‘马背上的国家’,逐水草而居,徙地而住,设栅筑栏,安营扎帐,如同馒头包。
    江维峻冷冷地瞥了眼覆面人,他冷哼道:“犯我大靖,必死无疑,太祖爷说过,我大靖家当小,经不起挥霍,寸土必争!”
    杨忠也淡声道:“他云霄子民是人,我大靖边民就不是人了?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夏侯淳摆手制止,稍作沉吟后,便给这个问题盖棺定论,“云霄南寇,虽受白灾重创,亟待复元,此事无可厚非,甚至若与我大靖交好,临边诸州便是援送衣物、粮食以及春种都可以,甚至只要不是犯禁之物,边境互市都无可厚非。”
    江维峻脸色幽深,杨忠抿嘴看着夏侯淳,只听他语气一顿,缓缓言道:“但若以此为由,兴兵来犯,杀我子民,烧我房屋,毁我良田,便是天理难容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语气虽淡,但话语中却充斥着震怒与毋庸置疑的威严,“简而言之,你若恭谨有礼,我必以诸侯乃至君王之礼待之;可你若持刃强闯,还烧杀劫掠,形同流寇,便是与我整个大靖为敌。”
    他眉头一张,沉声道:“犯我大靖者,虽远必诛!”
    话语掷地有声,看得慕容目光闪烁不停,覆面人也缄默不语。
    江维峻脸色一缓,杨忠移开目光。
    没给祖宗丢脸就好。
    陛下虽然骄奢淫逸、宠幸朝臣,但毕竟有开疆拓土之功,且北镇云霄,南逐前燕余孽,还专门定下‘以国养士,故而刑不上大夫’的规矩,故失位多年仍能把持朝政。
    武功再前,文治押后,老头子也算终生贯穿‘仁’字诀了。
    夏侯淳转头看向江维峻,问出了心中最大疑惑:“江大人坐镇肃州多年,不知多各地驻军了解多少?”
    太子询问,江维峻自然不敢怠慢,稍作酝酿后,他方才抱拳道:“回禀殿下,自太宗陛下御驾亲征后,北地军政大权早已被拆解成多方把持。”
    他目光轻叹,“有军将与地方豪强勾连,彼等豪强皆军将之威震慑乡里,以维持乡望威德;军将则享受豪强粮俸,供养士卒亲属,彼等称此举为‘互利共赢’。”
    “还有本是泾渭分明的文武两系以‘姻亲、盟誓以及拜师结义’等方式勾连纵横,内外联结,早已浑然一体,不分彼此。”
    “甚至还有贿赂朝官以蒙蔽中枢视线,亦或者对巡察、巡检以及观察诸使威逼利诱,以颠倒黑白,扭曲朝廷视线,将北地诸镇打造成独立王国。”
    他语气一顿,偷偷撇了一眼夏侯淳后,无奈地道:“更有王公贵族以私宴之名,广邀四辖境文臣武将,大肆厚赏将其等笼络麾下,收买人心,最终沦为彼等爪牙鹰犬,寄居其身。”
    他目光复杂,喟叹一声,幽幽言道:“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
    “深海潜渊,无穷无尽。”夏侯淳喃喃自语。
    北地这潭水,还真不是一般的深。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