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山。
    此山位于泽州境内,在太行西南方,因其形状如同青牛匍匐,气势惊神而得名,传言此山藏有‘牛鬼蛇神’两大土地山神。
    适时,风啸雪涌,白雾封道。
    哒哒声愈发临近,虎吼马嘶。
    唰地一声,一道倩影凌空飞跃,白绫越空,携‘美’飞行。
    下方白虎巡狩山林,仰头龇牙咧嘴,低吼阵阵。
    观其嘴角血渍,俨然饱餐了一顿。
    呼哧一吐,白虎吐出一截马骨,冰冷眼神瞥了下高空那对男女后,便钻入密林。
    御空而行的夏侯淳脚踩树梢,瞅着白虎入山,若有所思。
    方熙柔挤了挤鼓囊囊的浑圆,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妇人之仁。”
    夏侯淳咂巴咂巴嘴唇,带着猎奇眼神,“那可是白虎啊,几百年难得一遇,杀了太可惜。”
    下方踏踏声靠近,两道马匹破雾而出。
    马鞍上慕容脸色煞白,覆面人浮地而行,面无表情。
    别说区区白虎,就是白龙将世,她也能将它斩了。
    一阵破空声靠近,夏侯淳与方熙柔自空中洛在马背上。
    对着慕容道:“此地毗邻泰行外围,猛兽如云,慕容姑娘还是小心为好。”
    旁侧杨忠跟上,惑声问道:“殿下何不将此孽障斩杀?”
    慕容定神之后,抬眼北眺,目光凝重地道:“万万不可斩杀,否则我等会将那两位招来。”
    方熙柔嗤笑一声,“偏远小地出来的人,总会相信所谓的邪神鬼怪之说。”
    覆面人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冷哼道:“井底之蛙。”
    方熙柔大怒:“就你们那点水准还自夸自大,不就是些巫蛊祭祀拜神之术么,搞得好像很厉害似的。”
    夏侯淳也不知第几百次劝架了,摆手制止后,随即看向慕容,“慕容姑娘可知伏牛之秘?”
    慕容稍作沉吟后,言道:“泰行山脉南北绵延数千里,盛闻山中藏有邪神妖魔,但无人真正见过。”
    说到这里,她瞥了一眼方熙柔,这位灵门小圣女虽被人骂为‘小魔女’,实则不过功法与道门不一,并非真正的凶神恶煞。
    与其说是魔道,不如是玄宗口中的‘旁门左道’。
    但泰行内的邪神妖魔,则是鬼怪之流了。
    方熙柔翻了翻白眼,“这儿当然没有邪神鬼怪了,目前占据伏牛山的乃是一个唤作‘无尘门’的道派。“
    她戏谑一笑,“方才那只白虎说不定就是其护山兽。”
    夏侯淳勃然大怒:“护山灵兽?那你还怂恿我杀了那只白虎?”
    岂料这个小娘皮不以为意,目光灼灼地看向云端,似能透过层层云雾,直抵某个耸入云霄的倒牛峰。
    她嫣然一笑,“这条小白虎极具灵慧,倘若炖了,说不定能让你突破真气境呢。”
    自出太康后,夏侯淳体内修为便不曾增长,尤其是越靠近城池俗世,灵气愈发稀薄,唯有层峦叠嶂的雄峰周围,方有灵机氤氲。
    这也是夏侯淳摒弃大部队,轻装上阵的缘由之一。
    背景再硬,身价再厚,倘若自家不争气,没两把刷子,迟早被人刷经验。
    所以,这次北上镇抚幽燕,招揽各地文臣武将是为丰满羽翼,而行走灵山大泽算是为寻觅破境机缘了。
    杨忠与江维峻并肩而行,他微微皱眉地道:“无尘门居然搬这儿来了,为何朝廷丝毫不知?”
    无尘门,乃道门分支,主修‘清心寡欲’道,乃玄宗‘无情道’分支,太宗时期被朝廷使计分离,彼等视万物为刍狗,冷眼俯瞰世界,乃是真正的‘天道’修士。
    江维峻眯眼,轻声道:“而今玄宗与我大靖对立在即,彼等昔年曾被太宗陛下封至东海灵岛,而今却悄无声息的回了关中内陆,甚至在我东都眼皮子底下,他们想干什么?”
    杨忠闻言冷笑,“白眼狼回老巢,肯定不会是报恩。”
    方熙柔轻踩马鞍,悠声道:“我可警告你们,这儿可是人家的地盘,你们这样乱讲话,要是被人家听到了,可是要惹上麻烦的。”
    覆面人忽然抬头,冷哼道:“麻烦已经上门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人闻至,话先到。
    四周桦叶莎莎,一股轻风从四面八方钻来。
    飞雾疾速翻滚,似有龙腾虎跃之兆。
    “吼!”
    夏侯淳脸色一变,“小心!”
    他飞身而起,朝着慕容一扑,噗通一声,两人滚落在地。
    坐骑一声惨叫,轰然倒地不起。
    只见其颈部正有两颗拳头大小的牙孔,一番剧烈挣扎后,方才哀鸣死去。
    马尸身旁,正有一头白虎逡巡徘徊。
    锵地一声,杨忠与江维峻齐齐抽刀。
    两人战马方才便被吓走,差点被摔死。
    江维峻低骂一声,“都怪你,乌鸦嘴。”
    崎岖山道共行了十几天,两人也算熟识了。
    杨忠瘪嘴,“胆子小还敢戍边,活腻歪了?”
    方熙柔饶有兴趣地看着夏侯淳,朝着云雾翻腾之地,给夏侯淳努嘴道:“诺,你等的人来了。”
    覆面人将慕容扶起后,对着夏侯淳怒声道:“你钓鱼就钓鱼,扯上我家公主做甚?”
    那边藏在云雾之中的人终于忍不下去了,直接娇喝道:“何人擅闯我无尘门!”
    夏侯淳拍了拍衣袍脏雪,对着云雾翻腾之地拱手道:“东都夏麟意欲拜访无尘门,姑娘可否帮我引见一下贵门门主?”
    白虎低吼一声,一个飞跃,便绕过夏侯淳等人,钻入那翻腾雪雾之中。
    白虎只是野兽,并非灵兽,对夏侯淳等人构不成威胁,之所以故意整这一出,自然是夏侯淳的‘引蛇出洞’之计了。
    飞雾中那女子轻哼了一声道:“不见,没空。”
    杨忠大怒:“放肆!”
    夏侯淳连忙止住他,对着云雾中那姑娘笑道:“劳烦你回去禀告你家门主,就说你们有桩大机缘将至,他自然会见我。”
    几个凡人跟他们无尘门谈大机缘?
    “没兴趣,快滚!”
    夏侯淳笑道:“真没兴趣?要知道这买卖,可事关你们无尘门的生死。”
    那云雾当即大怒:“你敢威胁我?”
    四周呼啸声响起,乳白色雪雾疯狂躁动,波涛汹涌般席卷过来。
    夏侯淳笑而不语,方熙柔眼露不屑,覆面人护住慕容,身上气息越发冷漠。
    一道钟磐声忽然响起,悠悠声传至:“贵人登门,有失远迎,静儿,请几位贵客上山吧。”
    方熙柔瘪嘴,“这老不死的果然还在。”
    夏侯淳神色凝重,心神悄悄一提。
    这是他首次面对修道门派,事关‘合纵连横’大计,不容有失。
    一定要将他们拖下水!
    不对,是要带他们一起发财!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