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熙柔一动,夏侯淳便暗道不好。
    这个娘们总能给自己太多‘意外之喜’。
    半步炼婴对上真气巅峰,无异于碾压。
    然而当她再次穷追猛打之际,一道白虹倏忽而至,闪落在平台之上。
    人未落,令先至。
    呼啸破空声传来,方熙柔当即色变,毫不犹豫地刹车倒飞。
    众人心中一凛,额头一仰,只见一枚大若拳掌的白玉令牌浮空在前,其上光芒闪烁,散发着不亚于炼婴境界的气息。
    方熙柔漠然浮空,寒声道:“天心令!”
    覆面人微微眯眼,目光凝重,缓缓言道:“天心令乃是无情道一脉圣物,可助修士感悟‘体悟天心’,领悟天道妙法。”
    夏侯淳皱眉,“此宝很不俗?”
    慕容烟轻声补充道:“天心令属于上品灵器范畴,本是玄宗之物,后无尘门分家带走了此宝,未曾料到居然出世了。”
    夏侯淳轻轻点头:“原来如此。”
    被抽懵的姚紫煜终于回神,他神色阴狠,喝道:“大师姐,彼等外贼擅闯我无尘门,还请大师姐主持公道!”
    方熙柔回转,在夏侯淳身侧飘落,给他暗自传音:“小心了,来人跟我不对付,你来应付。”
    啥?夏侯淳直接瞪目,原来你方才是公报私仇啊。
    这时空中异象徒生,有天女散花,神魔浮影,更有无上妙法梵音吟唱,一阵阵莲花遍布四方,霎那间绽放。
    众人只觉一寒,似有天道法眼罩身,俯瞰芸生。
    形影出没,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眨眼功夫便至眼前。
    一袭白衣胜雪,映入眼帘。
    更扎眼的还是那三千雪丝飞舞飘荡,仿若千里之外须臾可至。
    其人剑眉星目,目光冷漠如冰,夺目似电,仿佛可照射九幽,祛除人间一切污秽。
    似雪中的一团炽阳,更像黑暗中一道剑光,摄魂夺魄,凛然心惊。
    小姑娘上官静肃容作揖,“拜见大师姐!”
    这时夏侯淳已是知晓来人身份,无尘门年轻一辈领袖,天心!
    作为能与玄宗真传争夺道门‘道子’的修道奇才,这位出道伊始便享有盛名,各种荣耀光环加身不说,还有无情道至宝‘天心令’的自动认主,可谓是出道便是巅峰。
    更令夏侯淳心惊胆战的还是此女的修道岁月。
    其人一岁悟道,迄今不过十八载。
    寥寥十八载便臻至炼婴之境,堪称天赋异禀。
    吐出口浊气后,夏侯淳抱拳一拜:“太康夏侯淳携同行数人拜访无尘门,天心道友有礼了。”
    天心剑眉平淡,视夏侯淳于无物,目光直接落在方熙柔身上,淡声道:“以大欺小,你倒是长进了不少。”
    这是一对冤家。
    夏侯淳默默让出道路,神仙打架,小鬼莫入,他选择将场地让开。
    哪知温玉入怀,一阵柔软贴来,方熙柔柔美一笑,一脸无辜地道:“天心姐姐误会了,方才可是我夫君让我出手的呢。”
    夏侯淳暗骂,这小妖女净会惹是生非,待天女目光落下,他干笑一声,连连摆手:“误会,天心姑娘,这是个误会!”
    那姚紫煜捂着通红脸颊迅速爬起身,躲在天心身后,不敢怨恨方熙柔,却将怒气撒在夏侯淳身上,厉声喝道:
    “外道贼子擅闯我无尘门,按照本门门规,当即刻斩杀,以震宵小,还请大师姐出手,为山门清理杂碎。”
    这话一出,那可真是得罪一大片人。
    覆面人冷哼一声,“找死!”
    天心抬眼,冷漠眸子一闪,饶有兴趣地瞥向慕容烟主仆,“南楚余孽?”
    慕容烟不卑不亢,徐徐言道:“南楚慕容烟见过太上道子。”
    无情道全称太上无情道,自成一脉,一干志同道合之辈却不限于无尘门,尚有玄宗‘天心阁’、漠北天寒门以及江南道楼观派三支。
    只是随着岁月流转,物是人非,昔年道门第一大脉风光不再,不仅在与玄宗内丹派争夺掌教大位时失败,还被内丹派逐出山门,流落海外。
    不过而今再次归来,想是元气有所恢复。
    无情道传人众多,道子名号自然炙手可热,慕容烟先行唤天心为道子,既是恭维,亦是敬服其实力。
    慕容烟似无修为,天心不至于恃强凌弱,轻轻点头后,目光再次落在夏侯淳身上,其眸子一寒,冷声道:
    “入了我无尘门,便须遵我规矩,莫非堂堂太子连这点礼教都不知么?”
    修道人自可睥睨一切,别说小小太子,便是堂堂皇帝至此,若无修为,在她们眼中,仍然不过一抷黄土罢了。
    方熙柔闻言笑容一滞,心中恼怒,这娘们说话太伤人,尤其是这份理所当然的态度,更让人憋屈。
    倒是夏侯淳缄默少许,俯身一拜:“方才是侍从无礼,冒犯了无尘门,还请道子恕罪。”
    打不过就认怂,大丈夫能伸能屈,不丢人。
    方熙柔冷哼一声,“怂货。”
    慕容烟上前一步,与夏侯淳并肩而立,抬头挺胸,仰视天心,含笑道:“小小无尘门,焉能敌我两国耶?”
    话语刚出,身后风云变幻,似有龙吟声炸响。
    天心瞳孔一缩,“这是.....一国气运?”
    倘有开启法目之人在此,便可发现在慕容烟与夏侯淳身后,正有两条头角峥嵘的虚幻龙蟒抬头,一股高高在上的俯瞰姿态,森然冷视天心等人。
    适时,无尘门所在的伏牛山发出一道‘哞’声,姚紫煜脸色惨白,上官静大怒,“你敢惊动本门镇山灵兽!”
    夏侯淳下意识侧目,只见慕容烟姿态雍容,高傲鹅颈挺立,虽无修为,但身上却有一股睥睨任何修道人士的无上气势。
    这种气势,脑海中只有一人拥有。
    大靖贵妃,萧眉。
    天心冷眸凛冽,冰寒如霜,诛杀身带国运之人不仅会反噬己身,还会连累山门,牵动宗门气运,即便不会立刻降下三灾六劫,渡劫破境之时亦会频出岔子,最终走火入魔。
    这种人,最好杀,也最让人头疼。
    气氛僵持片刻后,一道温和笑语声在众人耳畔响起:
    “太子殿下莅临,鄙门蓬荜生辉,还请三位到迎宾楼歇息。”
    天心耳廓微张,似有传音飞入,她面无表情地道:“诸位随我来。”
    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便悄然化解。
    姚紫煜神色茫然,这就没了?
    那老子岂不是白挨打了?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