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体外冰火两重天,龙吟虎啸接连不断。
    姚紫煜一脸阴狠,抹过一丝嫉妒后,厉声道:“我玄门道章怎会落入凡人之手,定是此小儿盗取而来!”
    他爆喝一声:“小子,还我道章!”
    话音未落,其猝然探出一手,朝着夏侯淳头顶印章破空抓去。
    方熙柔眸光一寒,“你敢!”
    手中粼光一闪,法剑九秋月呼哧出鞘,横截斩下。
    “嗤嗤。”
    一阵电光火石间,九秋月在姚紫煜泛着灵光手臂上,斩下一道道火花,嗤嗤作响。
    摄物被阻,姚紫煜冷哼一声后,利爪蓦然一握,改抓为掌,朝着方熙柔拍下。
    魔女眼神骤冷,“找死!”
    她素指轻点,如同秋月的长剑一颤,嗡声大作,似有剑灵苏醒。
    俄而,月光大绽,幻影无数,以排山倒海之势将姚紫煜大掌吞噬。
    姚紫煜色变倒退,不料方熙柔紧随而动,叱喝道:“晓月剑!”
    剑法如初月破晓,一点明光乍现。
    姚紫煜心中悚然,透过瞳孔,便可见到一点星芒疾速扩大。
    在眨眼之间,便掠至姚紫煜双目前方。
    一旦此剑芒掠入,姚紫煜双目刺瞎都是最轻的。
    “放肆!”一道清冷爆喝声忽然炸响。
    剑芒瞬间凝滞,悬浮在姚紫煜身前寸许。
    他被吓出一道冷汗,脸色惨白,后怕不已,噗通一声,直接跌倒在地。
    方熙柔目光漠然,瞥了一眼姚紫煜后,缓缓移至其身侧的天心身上。
    此女在拜山之际出手过一次,但并未露出真正实力,方才那道喝声已有半步炼婴道法之力了。
    炼婴并非传统道门的‘元婴’,其实力媲美玄宗微尘境,也就是常人口中的‘真人’。
    心若微尘,似存若亡,心神清净,则唤真我,乃至无我之境,此境遂被唤为真境。
    而方熙柔与覆面人同有半步炼婴之力,但并未悟透道门‘微尘’之法,故彼等修行常被道门鄙夷,斥为‘伪境’。
    天心眸光高抬,敛气凝神,以居高临下之姿俯瞰二人,她语气轻淡地道:“自我道门镇世已近百年,彼等魔宗销声匿迹,未敢出世逍遥,而今却借大靖太子龙运北上,不知意在何为?”
    玄灵对立,并非一时之纠,名为利益地盘之斗,实乃道法理念之争,非此即彼,非正即邪,正如黑白对立一样。
    方熙柔失笑摇头,“你还不是玄宗圣女呢,论资排辈也该天都峰那位与我对话,你又算什么东西?”
    天心鹅颈雪白,道袍飞拂飘荡,养神境后期的巅峰修为搅动着迎宾楼外方圆十里的气机,疯狂躁动的春风在霎那间化为狂风骤雨。
    她不与方熙柔争论,修道人士向来凭实力说话,轻轻颔首后,言道:“也罢,你今日入我毂中,既是你魔宗劫数,亦为我道门福运,今日我便斩妖除魔,扬我道门之威。”
    话音刚落,一枚古篆令牌浮空而立,这枚昔日的玄宗‘天心阁’圣物材质非凡,气息流转更似上古道宝,故而传承数百年而不消,历经数位宿主劫难而不损。
    令牌散发夺目光芒,如同皓月当空,笼罩大地,其与夏侯淳头顶的太上道章‘观道’印隔空对立,颇有分庭抗礼之势。
    旋即两位圣女身形刹那间消失,一股灵晕骤然荡开,将杨忠江维峻之流瞬间冲出楼外。
    姚紫煜色变倒退,眼见光晕袭来,他暗暗叫苦,是适一道光芒撒下,将他带走。
    随后刺耳铿锵声,刀剑碰撞声不断传来,一阵破楼声响后,玄灵两道圣女便越出楼外,鏖战于晴空之上。
    覆面人抬眼,看向那位鹤发童颜老者,寒声道:“无尘门果真要自绝于大靖?”
    无尘子淡声道:“杀了你们,谁又知晓太子死于我无尘门?”
    覆面人脸色微变,恨声道:“好大的魄力。”
    她对着慕容烟低声道:“殿下您先走。”
    慕容烟轻叹一声,苦笑道:“外面重重包围,凭我凡人之躯,怎能逃出生天。”
    这时三道气息冲入迎宾楼内,一眼便瞧见那枚悬浮在夏侯淳头顶的印章,他们脸色一变,继而狂喜,“道宝?”
    真人所驭之宝,常有法宝、真器之分,而真器之上则是道宝。
    无尘子却脸色一变,沉喝道:“不可,快退!”
    三人闪身靠近,道宝自动护主,一道光华倏忽闪逝。
    作为无尘门三大秉掌者,修为自然不俗,虽未臻至真人境,却也算是老牌养神境,三人联手可抗真境。
    然而光华闪至,三人当即色变,一股窒息力量瞬间将彼等卷走。
    嘭地一声,在楼外砸出一个大坑。
    无尘子松了口气,此宝无主驭使,并未伤人,否则他们三人必死无疑。
    慕容烟凝视道章,目光复杂,轻声道:“此物果真是道宝?”
    覆面人心细如发,提醒道:“此宝已然认主,不可强取豪夺。”
    慕容烟螓首轻点,瞥了眼盘膝而坐的夏侯淳,轻叹道:“同为‘殿下’,福缘竟天差地别。”
    无尘子幽声道:“公主若是有意,我可助你夺来此宝。”
    覆面人寒声道:“这个时候还想挑拨离间,看来无尘门果真想倒向玄宗了。”
    无尘子抬眼,凝神看了看覆面人与慕容烟后,轻吐二字:“敕令:退!”
    无情道隶属天道,故又被称为‘小天道’,体悟天心,并以神法敕令为修炼之道,无尘子所吐之言便是‘太上敕令’之一。
    敕令一出,覆面人如遭雷击,身形瞬间如同弯成弓虾,倒飞出去。
    他向前一跨,便至夏侯淳身前一丈,看也不看慕容,便向‘观道’印章抓去。
    但就在这时,盘膝而坐的夏侯淳缓缓睁开双眼。
    无尘子面无表情,探手气息涨大,几乎盖过‘观道’印章气息。
    夏侯淳目光平静,吐出一口气机,喷在道印之上。
    霎那间,光华大作,满室清辉。
    一道闷哼声响起,蹬蹬声传来,无尘子倒退数十步,一脸惊疑不定。
    他惊呼道:“不可能!”
    方才抵抗,并非其道宝本能,实乃有人驾驭,莫非这位太上道印认主了?
    夏侯淳缓缓起身,对着覆面人轻轻点头,再对慕容烟笑了笑,“有劳公主护持了。”
    慕容烟眸光复杂,五味杂陈,她螓首轻摇,柔声道:“殿下无碍便好。”
    夏侯淳向前一步,观道印如影随形,缕缕清辉撒下,将其全身映衬得流光溢彩,如同谪仙立世,令人无法直视。
    遥望无尘子,夏侯淳檀口轻启,喝一字:“镇!”
    倾口一吐,便是一记神仙道法。
    顿时,无尘门地动山摇。
    伏牛山颤颤巍巍。
    无数弟子骇然变色。
    “住手!有话好好说!”

章节目录

大靖日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沐侯而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侯而冠并收藏大靖日月最新章节